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自由
    稍加回忆,其实童话里还真的有猫,不过常常是蹲在邪恶巫婆肩膀上的黑猫,阴气森森非常吓人,时不时露出尖锐的獠牙恐吓童话的主人公。

    菲娜说话时的神态和语气里既有挑衅又有诱惑,偶尔还会露出小虎牙,真的与童话里的邪恶黑猫有几分相像。

    它把一桩看似不可能的交易摆在世华面前——以鱼尾换取人的身份。

    然而,这桩交易并非完全不可能,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如果世华真以失去双腿的残疾人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任谁也不会认为她曾经是一条美人鱼,凭借她惊为天人的美貌,完全可以最大限度地博取人们的同情。弄一张身份证虽然困难,但并非完全不可能,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但身份证不在其中。

    如果不考虑由谁来做这个手术,以及世华如何从手术中存活下来,菲娜这个提案并非张子安想象中的随口忽悠。

    “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老茶在浴室外长吟道,只不过吟得底气不足,大概是想劝世华别打这个可怕的念头,但吟到后来突然想起世华根本没有父母,就算毁伤身体也不算对不起谁。

    看来,菲娜那一阵声色俱厉的训斥已经把一楼的精灵们都惊动了。

    世华脸色惨白如纸,“菲……菲娜,你是说……要我把尾巴全切掉?”

    “对啊,你不是嫌弃自己的尾巴,想要身份证,想得到人的身份?切掉尾巴是最简单也唯一可行的选择……”菲娜的目光从她尾巴上移,最后停在她的a4腰上。

    世华的腰部以上与人类别无二致,从腰部开始有淡蓝色的鳞片出现,鳞片一开始很细密,越往尾部走就越宽大。

    如果想要执行这个可怕的想法,势必要从腰部将世华一分为二……

    血淋淋的画面浮现于张子安和其他精灵的脑海里,包括世华自己在内。

    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不禁毛骨悚然。

    这不是童话故事,她得不到腿,永远也得不到,但可以用另一种残酷的方式获得人的身份。

    但是,这值得吗?

    张子安想说不值得,但转眼打量这间狭小的浴室,却又把话吞回去。

    如果某个囚犯终生被禁锢在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间内,一步也不能踏出去,但若他愿意放弃半个身体,就能从囚犯的身份解脱,尽管残疾了,却能离开这间陋室——谁敢断言囚犯一定不会选择后者呢?

    菲娜转身,踱着步子缓缓离开,扔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随着菲娜的离开,其他精灵似乎也撤退到楼下,让世华能自己思考一下。

    “我也先出去了。”张子安说道,并且随手把浴室门关上。

    他暂时没有下楼,而是靠在门上思索,舍弃鱼尾换取人的身份,总觉得这情节有些眼熟,像是在哪看到过。

    要论读书,恐怕谁也比不过π。

    张子安走到书桌边,看到π暂时没有打字,而是抱着无名书在翻阅。

    “π,我想问你一件事。”他拉把椅子坐下来。

    “吱吱?”π挠挠头,回头指了指浴室,意思是跟世华有关的事?

    张子安摇头,“也是,也不是。其实我是想问问你,你整天待在起居室里,几乎从来不出去,不会觉得寂寞吗?”

    “吱吱。”

    π咧嘴笑了,打字道:偶尔会寂寞,偶尔会想出去看看。

    “但是?”张子安又问。

    π拍了拍它的无名书,打字道:世界都在我的书里,亲眼去看与在书里看,没什么区别。

    它又指了指热闹的书友群,打字道:而且还有这么多书友陪着我,所以不会寂寞。

    张子安相信π说的是真的,但它的情况不适用于世华,因为它的境界实在太高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它一切的好奇都可以通过无名书来满足,没有走出屋子的必要。

    “好的,π,你继续忙吧,不过要注意休息。”张子安站起来,拍拍它的肩膀,“我先下楼了。”

    “吱吱。”

    张子安来到楼下,看到一切如常,精灵们都在做着平时一直在做的事——睡觉的睡觉,看电视的看电视,玩耍的玩耍……

    但是正因为太正常,所以显得不正常,显得很刻意,仿佛大家都不想提到刚才的事。

    有两三个影迷缠着飞玛斯合影,目前没有真正的顾客。

    王乾还没有从隔壁回来,鲁怡云在低头绘画。

    “小云。”张子安走到收银台旁边,用指节敲了敲桌面。

    “什么?”

    鲁怡云茫然抬起头,厚如瓶底的眼镜片后面是一双单纯的眼睛。

    “现在方便吗?我想问你一件事。”

    张子安斟酌措辞,跟年轻妹子对话并不能像跟精灵对话一样随意,特别是他将要跟她说的事,万一刺伤她的自尊心就不好了。

    他的态度和语气令她很惊讶,有一瞬间也很慌张,以为他终于发现她在微博上连载的搞基宠物店了,所以要辞退她……

    “什……什么事?”她忐忑地问道。

    “据我所知,你一直很宅是吧?当然我这并不是贬义,因为我也很宅,闲得没事懒得往外跑,也懒得去应酬人情交际。”张子安解释道,“我只是想问问,你每天在出租屋和宠物店两点一线,不觉得寂寞吗?不会想出去走走吗?”

    鲁怡云推推眼镜,在她印象中,张子安不是会跟她商量这种事的人。

    她稍微想了想,“不会寂寞啊,店里很热闹,有这么多宠物,还有这么多顾客,在家里也不寂寞,有茉莉陪着我。”

    说着,她搔了搔茉莉的下巴,它懒洋洋地仰面朝天躺在她的双腿上,浑然不顾自己的关键部位已经走光了……

    “至于出去走走……嗯,偶尔也会想,但只是想想而已,我也想去有意思的地方看看,但仔细一想没什么必要,所谓旅游景点,不外乎人、树、屋子、山、水这些东西的排列组合,看穿了不过如此,跟着小雪看看直播更省事……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没钱啦!能养活自己和茉莉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腼腆地笑了笑。

    她年龄不大,言语间却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沧桑。

    其实大家都知道旅游景点不过如此,特别是一些人文景点,想看的话在照片和视频上能看个够,但仍然不能免俗地在节假日一窝蜂地去景点体验下饺子的感觉。

    “那……如果给你很多钱,但让你一辈子宅在家里,永远也不能出门,想要什么都可以从网上买,你会同意么?”张子安换了个方式询问。

    他觉得她可能会说同意,虽然可能是一时冲动而说同意,但没想到她却不假思索地摇头。

    “我不同意,绝对不同意!”

    她的语气非常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但你以前的生活方式不就与这类似么?”张子安心中生出一线诧异,故意打趣地追问道:“还是说……因为你觉得这样可能会找不到男朋友?”

    她一下子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道:“男……男……男朋友?跟有没有男朋友无关!再说我也没打算交男朋友……”

    “好吧,那是为什么?”

    张子安也笑了,她的样子让他回想起以前的一些女同学,她们也曾经自信地说过自己没打算交男朋友,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之后,就会把自己以前说过的话忘得干干净净,义无反顾地投入爱情之中,哪怕是飞蛾扑火般的爱情。

    所以说,并不是不想交男朋友,而是还没有遇到正确的那个人。

    世华认为自己遇到了正确的那个人,所以义无反顾地投入飞蛾扑火的爱情?

    鲁怡云认真地说:“我可以不出门,可以永远宅在家里,但没有人可以剥夺我出门的自由。不是有那首诗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说完,她更加不好意思了,“我说这话,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是不是听起来特别中二?完了!每次都是这样,别人稍微尊重我一点儿,我就得意忘形……我的脑子可能已经被二次元腐蚀了……店长先生,求你忘掉我刚才说的话吧!”

    她抱着头,懊悔不迭地说道。

    “没,千万别这么想,你说的很好啊!”张子安笑道,“好了,我不打扰你了,继续画画吧。”

    他离开收银台,但鲁怡云却迟迟无法从懊悔与自责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听了她的话,张子安似乎想到了什么。

    世华所追求的,或者说她应该追求的,也许并不是人类的身份,也不是她整天挂在嘴边的那个欧巴,而是自由,她只是自己还没有想明白而已。

    趁现在还没有几个顾客上门,张子安拿上车钥匙,跟脸红得像熟螃蟹的鲁怡云招呼了一声,开车去海边,完成他的日常工作——用水下扬声器驱赶游到附近的海洋生物,顺便在海滩上找找有没有值得捡回来的海洋生物。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