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涨潮
    小须鲸转动黑白分明的眼珠,盯着张子安,而他则以镇定温和的目光予以回应,同时用手掌摩挲着它光滑柔软的皮肤。

    张子安不知道是什么起了作用,是眼神交流,是语言声调,还是肢体接触?但他很肯定它刚才在极力克制自己,尽量避免在挣扎中伤到人,这证明它明白他们是在帮它解除痛苦。

    缝合伤口单次的疼痛不及割肉和将鱼叉拔出来时的疼痛,但至少要缝十几次甚至几十次针,这样连续的疼痛它能否忍得住呢?

    张子安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孙晓梦叫过来,毕竟她是执业兽医,在给动物缝针这方面驾轻就熟,比他强得多。

    他转念一想,她固然缝过很多次伤口,但那都是给猫啊狗啊之类的小动物进行手术,给体型如此庞大的鲸鱼缝合,她恐怕没有类似的经验。

    再说,她想取得小须鲸的信任还要一定的时间,而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至于注射麻药,这么大这么重的动物,麻药的剂量她可能也拿不准,少了没用,多了它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张子安的脚踝一凉,低头看去,海水已经没过了脚面。

    涨潮了。

    “呀!涨潮了!”小志也发现了这一情况。

    张子安站起来,远眺海面,心里暗暗焦急,“渔政拖船怎么还没来?这效率也太低了吧……”

    涨潮是将小须鲸重新拖回水里的最佳机会,一旦错过,等落潮时就麻烦了。

    哗!哗!

    潮水由于月球引力的作用而一**涌来,每次都比上次更高。冰凉的海水令小须鲸比较舒服,但会对人类的行动造成阻碍,等潮水没过腰部,他们就在海里站不稳,必须要后撤了,否则可能出危险。

    老黄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接听。

    “你们两个跑哪里野去了?还回不回家吃饭!”一道彪悍的声音从手机扬声器里传来,河东狮吼令一旁的张子安都听得清清楚楚。

    老黄尴尬地向张子安笑了笑,把风筝拐子交给小志,自己弓着腰跑远几步接电话。

    “马上回去!马上回去!我们在海边遇到一头搁浅的鲸鱼,而且它还受伤了,我们正在帮它返回海里……”

    老黄的声音远远飘来。

    “受伤?谁受伤?小志受伤了?我告诉你姓黄的,小志要是受伤,我就跟你拼命!”

    “不!不是小志,是一头鲸鱼受了伤,在海边搁浅了……”

    “放狗屁!你以为这理由我信?”

    老黄被老婆骂了个狗血淋头,不得不对着小须鲸拍了张照片传过去,才令老婆的怒火稍息,让他弄完赶紧回家。

    张子安不禁感叹,还是单身好啊!

    小志则对父母的日常已经习以为常,缠着张子安询问各种问题,因为他觉得张子安能用瑞士军刀变出很多花样来,令他觉得非常神奇。

    老黄匆匆应付了几句,挂断电话,满脸尬笑地走过来,“没见过世面的女人,我不屑跟她一般见识就算了……咱们继续吧。”

    眼看潮水越涨越高,确实不能耽搁下去了。

    张子安已经叮嘱过父子俩要做的工作,不再多言,又拍了拍小须鲸的头顶,准备动手缝合。

    伤口边缘附近的皮肉已经有些化脓,必须先割除这部分烂肉才能缝合,这个步骤很疼。

    张子安每一刀下去,都能感受到小须鲸的颤抖,可能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也可能是不断上涨的海水令它感到安心,它虽然痛苦,但挣扎的力道很有限,只是甩头或者摆尾,躯体尽量不动。

    好在,鲸的皮下脂肪很厚,而脂肪是不含神经的,化脓的皮肉没有多少,伤口本身的面积相对来说也不是很大,较深的位置没有化脓,割了几刀就把烂肉剔除掉了。

    海水继续上涨,转眼间已经没过半个小腿,他们脚下的水面已经被鲸血染红了。

    张子安又累又紧张,满头是汗,汗水**地挂在眉毛上,痒得很,却没时间去擦。

    割完烂肉,小志拎着风筝线把针递给他。

    张子安的右手用瑞士军刀上的小钳子夹住针,左手尽量将小须鲸的皮肤聚拢在一起,像缝衣服一样把针扎进了它的皮肤。

    小须鲸越来越适应痛感,也可能是疼得已经麻木了,针线穿过皮肉并未令它表现出更剧烈的挣扎。

    老黄和小志在割烂肉时已经偏过头不忍卒睹,光着看就觉得自己的皮肤也跟着疼。

    张子安没做过针线活,再加上小须鲸本身也在微微颤抖,针脚缝得七扭八歪,难看得要死,也根本谈不上对称,如果是医学院里的考试一定会被判不及格。

    然而,伤口缝合的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随着伤口的收拢,流出来的血也越来越少。

    鲸的皮肤太滑太坚韧,而这根“针”又不怎么锐利,张子安的缝合技巧更是差劲,时间一长,右手虎口又酸又麻,好几次随着它的颤抖,他的针从小钳子里滑落,甚至连瑞士军刀本身也险些脱手。

    针虽然滑落,但由于连着棉线,不至于掉进水里。

    如果是针对人类的手术,这时肯定要换针,至少要重新消毒,但时间紧迫,这时顾不了那么多了,重新夹起针继续缝合,反正鲸的抵抗力比人要强得多,希望它能挺过去。

    由于鲸在海里游动的动作幅度比较大,张子安担心伤口会在游动中迸裂,缝的针眼很密集,消耗了很长的风筝线。

    老黄小心翼翼地放线,不时抬眼眺望周围的海面,寻找渔政船的踪迹。

    张子安百忙之中让小志离开这里,退远一些,因为上涨的海水已经没过了他们两个成年男子的小腿。小志个子矮体重轻,被潮水冲得东倒西歪,随时可能被冲倒。

    小志不忍离开,但在父亲的催促下还是退到更远处,站在礁石上担心地盯着他们,害怕他们被海水冲跑了。

    突然,他眼角的余光在天边捕捉到一个黑点。

    揉揉眼睛仔细一看,他惊喜地叫起来:“爸!快看那边!有船来啦!”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