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重归大海
    海水越涨越高,留给张子安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们盼船来盼得望眼欲穿,跟贫下中农盼红军差不多,甚至觉得可能渔政的领导不在,船不会来了。

    听到小志的喊声,张子安和老黄同时望过去,果然看到一艘小型拖船向岸边驶来,隐约能看到船身上标明“渔政”的中文字样。

    老黄一大把年纪,竟然高兴地跳起来,交叉挥舞着双手喊道:“嗨!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

    其实不用他喊,小须鲸比他显眼得多,渔政拖船早就发现了他们。

    张子安加快手里的速度,给小须鲸的伤口完成了缝合。

    他的技术很糙,伤口附近的皮肤凹凸起伏,以后必须会留下难看的伤疤,希望它以后别因为这个而找不到媳妇……

    不过好在血已经止住了,顶多还有丝丝的血在往外渗,这头半成年的小须鲸生命力旺盛,血小板很快就会将伤口凝固。

    长久以来的痛苦消失了,小须鲸欢快地拍打着胸鳍和尾鳍,张嘴吸入海水,又将海水从鲸须里排出,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返回海洋。

    但是凭它自己的力量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它的头部冲着大陆方向,露出水面后的躯体过于沉重,受到的浮力不足,令它几乎不可能转向,即使借助涨潮的力量也不行。

    拖船越来越近,船上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可以看到那是几位穿着制服和桔红色救生衣的渔政执法人员。

    拖船不能离岸太近,否则连拖船也会一并搁浅。

    执法人员将发动机熄火、下锚,把拖船固定在距小须鲸约二三十米的海水里,几个执法人员坐上一艘充气小艇来到岸边,跳进水里把小艇拖到岸上。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对方领头的人主动上前致歉,态度比较诚恳,“我们也想早些过来,但船去了别的地方,现在刚调回来。”

    “你好,是我们打电话报告的。”张子安指着己方三人示意。

    “没事,来了就好。”老黄笑呵呵地说,还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这头小须鲸,在这里搁浅多久了?”对方问道。

    张子安指了指老黄和小志,“是他们两个先发现的。”

    老黄把事情的经过如实讲来,就说他和儿子在海边放风筝,偶遇这头小须鲸搁浅在岸上,儿子跑去找人帮忙,正好遇到张子安,然后他们三个一起给鲸鱼泼水降温。

    “你们处理的很好,倒是我们来得太晚了。”对方赞叹道,“是有相关经验吗?”

    老黄耸耸肩。

    张子安接话道:“我看过一些科普资料,多少了解一些。”

    “怪不得……”对方打量着小须鲸,注意到它背上的那个伤口,以及伤口上歪七扭八的缝线,“这是……”

    “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受到了,是被鱼叉刺伤的。”老黄连忙澄清责任,顺便把刚才张子安给它拔鱼叉缝伤口的事也讲了。

    “厉害!”对方肃然起敬地挑起大拇指,“我第一次看到不打麻药给鲸鱼动手术的!它没挣扎吗?”

    “挣扎了,不过还好,不太剧烈。”张子安答道。

    对方叹了口气,“其实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算了,咱们先把它弄回海里,一会儿再说吧。”

    此时不是讲话的时间,海水越涨越高,连他们几个成年人都有些站不稳。

    “救生圈,还有绳子。”那人对其他渔政人员吆喝道,“救生衣还有没有多余的?一块儿扔过来。”

    噗通!噗通!

    几个红白相间的救生圈以及救生衣从小艇上抛过来,还有一条粗麻绳。

    “我是这么考虑的,咱们把救生圈和救生衣绑在鲸鱼身上,增加浮力,然后用拖船把它往海里拖,你们怎么看?”对方商量道。

    张子安点头同意,“我觉得可行。”

    “好,那咱们就开始吧。”

    他们和其他渔政人员一起动手,把救生圈和救生衣绑在小须鲸身体的两侧,熟练地用粗麻绳在它的身体上打了个y字型的水手结。

    张子安刚才用五菱神光给小须鲸翻身时,也用绳子捆住它打了个结,但跟人家的水手结一比就太简陋了,人家的水手结绑得结实牢靠,而且想解开时只要一拉就能轻松解开,这是只有长期航海的老海员才具备的技巧。

    由于救生圈与救生衣产生的浮力,最重要的是海水上涨令小须鲸的身体大半没入水中,它的体重似乎轻了很多,在人们给它绑绳子的过程中就开始摇头摆尾、晃动身体,这是它之前绝对做不到的事情,也从侧面证明它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

    “好了,这里没咱们的事了,咱们先上岸。”对方招呼道。

    张子安他们终于可以离开海水了,现在他们几乎一半身体都泡在海里,浪头一打来就东倒西歪。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岸上走。

    张子安走过鲸头的时候,似乎感到大腿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低头一看,小须鲸正在温润平和的眼睛与他对视,眼神里似乎在传达什么很温暖的东西。

    他最后一次拍了拍它的头顶,然后挥挥手,走向岸边。

    渔政人员把充气小艇又推回海里,拿着粗麻绳的另一端划向拖船,拖船上的人将粗麻绳绑在专用的拖曳工具上。

    他们用对讲机联络,商量等潮水涨到最高时启动拖船。

    张子安和老黄的裤子吸满了水,紧紧贴在身上很难受,还挺冷。他们草草拧了拧裤子上的水,多少舒服了一些。不过这只是权宜之计,回家后得马上换裤子,否则裤子干了之后上面全是白花花的盐。

    潮水已涨至最高,小须鲸的身体大半没入水中,最大的浪头打来时,甚至只能看到它的背鳍。

    噗!

    一道稀薄的水汽喷出,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绚烂的虹彩,仿佛老式的蒸汽火车在启程前的信号,足见小须鲸雀跃快乐的心情。

    领头的人一声令下,拖船缓缓启动,由低至高慢慢开足马力,原本松弛地淹没在水中的粗麻绳破水而出,绷成一道直线,把小须鲸向大海里拖。

    小须鲸的身体终于动了,被现代机械发动机的强大动力拖着,慢慢向海里移动。

    它像是不习惯被船强行拖曳似的,本能地甩动尾鳍往岸的方向游,试图挣脱,但它的力量完全无法跟拖船相抗衡,还是被一寸寸地拖入较深的海水里。

    这时它反而安静下来,任由拖船拖着,直到拖船上的渔政人员认为已经到了安全水域,才关闭发动机,又派出小艇,将捆住它的绳子解开。

    救生圈和救生衣都是穿在绳子上的,绳子解开,它们自然也跟着绳子一起离开小须鲸的身体。

    充气小艇里的渔政人员担心它获得自由之后突然发狂将小艇顶翻,赶紧划远一些。

    小须鲸像是找不到北一样,有些懵,原地漂浮了一会儿之后,一甩尾巴,开始在海里肆意地畅游。

    它时而在海面滑行,时而又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半响之后才从相隔甚远的地方冒出头来,噗地喷出一道浅浅的气柱,尾鳍甩出两三米高的浪花,再次扎进水里,越游越远,在大家视线的注视下变成一个小黑点,最后消失不见。

    老黄暂时忘记了家里催他回去吃饭的老婆,和儿子一直站在礁石上踮着脚尖伸着脖子张望,直到小须鲸消失不见才回过神来,脸上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它就这么走了?”

    张子安笑了笑,“当然,你还指望它永远留下来么?”

    老黄笨嘴拙舌地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它不是应该一步三回头,向咱们摇摇尾巴,最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么?”

    连旁边的渔政人员听了都哑然失笑,“你把鲸鱼当狗么?还摇尾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老黄涨红了脸,却无法精确表达出自己的心情。

    张子安多少能够理解,这就像是你在路上遇到一个受难的陌生人,当你费了很大的事帮了他之后,他却一声不吭地离开了——也许你并不指望能得到金钱方面的报答,可对方总应该表达出感谢之意,至少要说声谢谢再走。

    不过,那是一头鲸,本来就不是人,不需要受到人类社会法则的约束。

    张子安拍了拍老黄的肩膀,安慰道:“老黄,它固然是受到了人类的帮助,但在之前,它也受到了人类的伤害,虽然伤害它的不是咱们,但对它来说可能没什么区别。它对人类既心怀感激,又带有深深的恐惧和戒备。咱们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它不知道咱们要干什么,所以脱困之后赶紧离开方是上策。”

    老黄叹了口气,正想再说什么,手机又响了一下,不出意外又是老婆在催促他带着孩子回去。

    张子安又笑道:“再说了,它是一头半成年的小须鲸,也许远方的海里还有它的母亲以及兄弟姐妹在等着它回去。”

    老黄点头,觉得张子安说得很有道理,便彻底释然了——它可能还有家人在等着它回去,怪不得它这么急匆匆地离开。

    他和儿子只是恰好发现这头搁浅的鲸鱼,而且最初他对向它伸出援手并不怎么热心,觉得麻烦、脏、耽误时间,要挨老婆的骂,可能还有危险。

    但是,看到这头庞然大物般的鲸鱼在自己和别人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健康,再次投入海洋的怀抱,心中油然而生出巨大的成就感——鲸鱼有多大,他心中的成就感就有多大。

    这样的经历,是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体会的,无论他们的薪水有多高,权力有多大,生活和事业有多么成功。

    老黄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默默无闻了一辈子的普通工薪族,就算年轻时曾经有过理想与抱负,在岁月的磨砺下也早已失去了棱角,每天一睁眼就想尚未还清的房贷和车贷,想孩子的教育和入学问题,想自己夫妻亟待赡养的四位父母……但是,如此平凡的他,在今天做了一件并不平凡的事,甚至值得吹嘘一辈子。

    又站了一会儿,湿裤子被海风吹得有些冷,小须鲸始终没有再回来。老黄毕竟是个中年人,体质不比当年。

    “那……我带着儿子先走了,家里的老婆跟催命似的……”他拉起儿子的手,不好意思地提出告辞。

    “真是谢谢你做的一切,我代表渔政的全体工作人员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领头的渔政人员走过去与老黄握手。

    老黄的老脸一红,“咳!哪里的话,谁遇到这种事都会帮忙的!好了,我先走了。”

    “慢走,路上小心。”张子安微笑挥手道别。

    “叔……不对,哥,再见了!”小志也挥手告别。

    张子安遥遥听见老黄奇怪地问儿子:“刚才我就想问,为啥你要叫他哥?不是应该叫叔叔吗?”

    “他让我叫的!”小志答道。

    “……”

    “爸!我要把今天的事写进日记里,行不行?”小志仰头问道,目光里满是兴奋。

    “行。”老黄一口答应宠溺地想摸摸小志的头,但被他躲开了。

    “爸!你的手好脏!回家以后赶紧洗手!不然又要挨老妈的骂!”小志皱眉说道。

    老黄呵呵一笑,把手在衣服上抹了抹。

    “爸!”

    “还有什么事?”

    “我想买一套关于海洋的书。”

    “好,回去以后从网上买,网上便宜。”

    “不嘛!我现在就想看!”

    “好好,那咱们回去的路上就绕道去一趟新华书店。”

    “真的?可我妈都催了好几次了……”

    “呵呵,她都等了这么久,就再让她等一会儿吧……”

    “爸!”

    “又怎么了?”

    “我还想要一个鲸鱼风筝!”

    “鲸鱼风筝?有卖鲸鱼风筝的么?”

    “好像是没有……”

    “没关系,看老爹我给你做一个鲸鱼风筝!”

    “啊?爸你还会做风筝?”

    “臭小子!小看你老爸啊……想当年你老爸我可是还获得过全校手工艺竞赛的第一呢!”

    “切!多久以前的事了啊!”

    “多久以前啊……好像就跟昨天差不多。”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