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老水手
    老黄与小志父子俩的背影越去越远,最后只能看到老黄背着的金鱼风筝时不时被风吹起,有人悠悠地说道:“如果像这样的人多一些就好了。”

    张子安侧头一看,是领头的渔政人员,他三十多岁,正处于年富力强的年纪,身材结实,孔武有力。

    “啊,还没介绍,我姓柯,叫柯绍辉。”他主动过来握手,“其实我看得出来,刚才主要是你在救治那头小须鲸吧?那父子俩是打下手帮忙的?”

    他的目光落在张子安的衣袖上。

    张子安的两只袖口都被鲸的血染红了,衣服上也溅到了一些血点,估计是洗不出来了,好在不是什么贵重的名牌衣服。

    相较之下,老黄与小志父子俩的身上几乎没有血迹,干干净净的,只是被海水浸湿。

    明眼人一看便知,谁是负责干活的,谁是负责喊666的。

    “要是没有他们,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头小须鲸搁浅了。”张子安说道,也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我要是说错了,你别往心里去啊,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柯绍辉盯着张子安的脸,狐疑地不住打量,“名字好像也在哪儿听过……”

    张子安很肯定自己没见过对方。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牵着狗上柏林领奖那个……”柯绍辉猛然想起来了,自己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看到过张子安的新闻。

    张子安笑了笑,没有否认。

    “啧!怪不得你对治疗动物这么熟悉,换成另外一个人在这里,估计那头鲸鱼早死了……”柯绍辉咂嘴说道。

    “科长!在吗?”对讲机里传来声音。

    柯绍辉把对讲机放到嘴边,“什么事?”

    “刚才接到报告,附近有艘渔船触礁漏水了,即将沉没,上面让咱们去帮忙,情况比较紧急。”对讲机里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们把船开过来……”柯绍辉说到一半,抬眼望向拖船,不禁皱眉。

    拖船上的渔政人员担心小须鲸身上的伤口在游动中迸裂,开船追随着小须鲸走了一阵儿,直到它安然无恙地潜入海里失去踪迹才停下,现在已经离开很远了,只在海面上露出一个起起伏伏的小黑点,距离岸边至少有十几公里。

    把拖船开到岸边,放下充气小艇,接了柯绍辉回到拖船上,再开向渔船失事地点,这一系列流程非常浪费时间,特别是失事的渔船情况危急,容不得拖延。

    于是,柯绍辉马上改口道:“你们立刻去援助失事渔船,不用回来接我了。”

    “那科长你……”

    “我自己打车回去,你们抓紧时间。”柯绍辉不容分说下达命令。

    “好,那我们去了。”

    拖船的发动机绞起白色的浪花,缓缓调了个头,向另一个方向开足马力驶去。

    其实,刚才小须鲸头也不回地离去,其中部分原因应该是它害怕这艘拖船,它分不出来拖船与伤害它的那条船有什么区别,只是张子安没把这部分原因说给老黄听而已。

    柯绍辉讲话的时候,张子安把裤角放下来,又把脱下来的鞋袜穿上。

    等柯绍辉放下对讲机,张子安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能不能跟我说说?”

    “哦,可以啊。”柯绍辉点头,“最近有很多鲸群来到滨海市外海,这个你知道吗?”

    “知道,电视新闻里演过。”张子安心说我可能是第一个知道的。

    “嗯,最近我们科很忙,总要配合上面派下来的专家一起出海,今天船来得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柯绍辉无奈地摊手,“现有的船完全不够用,而以前是绰绰有余。”

    “专家?”张子安问道。

    “因为这些鲸群来得很莫名其妙。”柯绍辉毫不隐晦,坦然说道:“电视里说是因为我市污染治理卓有成效,其实我们都明白,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们这些人,几乎每天都在外海巡逻,污染治理得如何,我们比谁都清楚。当然,近年来海洋污染确实有所改善,但还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这些事我们明白,上面的人也明白,所以请了很多国内外的专家来,想研究一下滨海市到底有什么吸引了这么多鲸群,然而……”

    他自嘲地笑了笑,“专家排着队来,又排着队走,经费花了不少,五花八门的理论提了一大堆,就差说滨海市水下藏着外星飞船了,但靠谱的一个没有!”

    张子安忍住笑,心说真是难为这些专家了。

    柯绍辉继续说道:“鲸群的数量增多,这肯定是一件好事,上面的人也支持,有助本市发展旅游嘛。不过,有些鲸鱼是带着伤来的,有的是被鱼叉刺伤,有的是被螺旋桨击伤,此外还有其他一些伤。”

    张子安打起精神,认真地听着。

    柯绍辉望向小须鲸消失的方向,说道:“受伤的鲸鱼里面,能像这头小须鲸一样幸运得到医治的并不多,伤势较轻的可能会自然好转,但伤势较重的没办法了,它们有的是死在海里之后被海浪冲到岸上,尸体被人发现,也有的像这头小须鲸一样搁浅到岸边,但是发现者不懂得怎样紧急处理,耽误了宝贵的时间,最后等我们赶到时已经死了……”

    “当然,我并不是推卸责任,这其中也有我们反应和行动迟缓的原因,像我手下那些人,好几个都是刚毕业考进来的文弱大学生,什么都不会,什么都要教,还有的晕船……你说晕船干嘛要考进渔政来?这不是给我们添堵吗?人家说考进来之前以为是坐办公室的……”柯绍辉说着说着就发起了牢骚。

    张子安倒也能理解。以前滨海市外海等闲看不到一头鲸鱼,一下子骤然出现这么多鲸群,准备不足的渔政肯定是手忙脚乱。

    “但是我看你很有经验啊?”他试探着问。

    “我?我以前是海军。”柯绍辉自傲地说道:“让我带这些大学生,简直就跟让一头狮子带一群绵羊差不多!”

    怪不得……张子安恍然,就说那娴熟精巧的水手结不是普通人能打出来的,肯定是出自老水手的手法,对方的说法并没有吹牛。

    柯绍辉盯着张子安的脸,半开玩笑地说道:“对了,因为人手不足,听说今年本市渔政要扩充规模,预算也成倍增长,以应对突然增多的鲸群。看你的年纪应该才二十多岁吧?要不要考一下试试?”

    他手下的那些刚走出校门的毛头小子实在难堪大用,他见到小须鲸身上缝合的伤口,觉得如果能把张子安招进渔政的队伍里,一定能成为即时战力。不过他也知道这恐怕不太可能,毕竟张子安也算是功成名就了,没有混进体制里的必要,只是惋惜这样的人才还是太少了。

    不出所料,张子安婉拒了他的邀请。

    “那些鲸是从哪受的伤?”张子安好奇地问道。

    柯绍辉想了想,“螺旋桨这个不好说,因为各国的螺旋桨都差不多,鲸鱼从船下潜过时,如果潜得太浅就可能被螺旋桨击伤。对了,今年本市的休渔期大概要提前了,然后解禁期要推后,听说上面正在研究如何对渔民进行补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现在真正出海打渔的渔民不多,大部分都是网箱养殖,影响不大。”

    张子安点头,来来往往的渔船确实可能会不小心击伤鲸鱼。

    “至于鱼叉造成的伤害……”柯绍辉沉吟道,“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极个别中国渔民出于贪婪和好奇所为,但大部分应该都是韩国和扶桑那边偷猎鲸鱼的渔民造成的。咱们这里的渔民没有捕鲸和吃鲸的传统,就算捕到鲸鱼,也可能会被正义感的市民举报,所以没几个本市渔民会犯傻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张子安多少猜到了,不过从柯绍辉的嘴里得到证实,还是有些感慨。

    其实中国人对鲸类这样的大型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是很强的,前几年齐鲁那边的某间大学食堂里出现一头死亡的幼年小须鲸,马上就被学生向媒体和有关部门举报了。

    “除此之外,还有的鲸鱼没有明显死因,但解剖后发现,它们的胃里都被塑料袋以及其他生活垃圾塞满了。”柯绍辉叹了口气,“可能是鱼不够吃,它们只能找别的东西来吃,这也是休渔期要提前的原因之一。”

    张子安之前没有想到这点,经柯绍辉一提,马上就明白了。

    鲸的食量是很大的,而滨海市的近海经过多年的捕捞,早就不剩多少鱼了。为了能让这些鲸在滨海市长期定居下来,市领导肯定要竭尽全力营造适宜它们生存的环境,但这并不能一蹴而就。

    柯绍辉看了看腕上的防水表,“啊,时间不早了,我要赶紧回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去开小差了。”

    张子安肚子早饿了,指着自己的五菱神光说道:“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好,多谢!”柯绍辉也没有客气,痛快地坐进车里。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