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记号
    人迹罕至的绿地里,偶尔响起一两声流浪猫的惨叫,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吧?

    片刻之后,张子安望着满地血淋淋的狼藉,还有那成对的、冒着热气的蛋蛋,不由地叹了口气——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雪狮子在这里完成了大杀特杀,差点就要超神,兴奋地上蹿下跳,“喵喵喵!世界上的公的又少了几个!”

    “别舔,这些流浪猫不知道带没带病菌,把你的爪子往这里面洗洗。”他指着一瓶消毒水,示意让雪狮子在里面洗爪子。

    “切!婆婆妈妈的臭男人!”雪狮子瞪了他一眼,但它也不想感染上莫名其妙的病菌,不然会影响它和菲娜的感情,于是依言在消毒水里把爪子洗干净。

    洗完之后爪子不仅干净了,还带着一股怪怪的味道,令它暂时失去了舔爪子的兴致。

    几只公流浪猫缩在笼子里瑟瑟发抖,胯下滴滴答答粘连着血水,它们眼神空洞,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喵喵喵!老娘不明白的是,为何你还要让老娘在它们的耳朵上划一道?”雪狮子斜睨着他。

    他答道:“这是为了做记号,标记出哪只猫割过蛋蛋了,否则不就弄混了?”

    这也算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方法,给流浪猫做过绝育后,通常会在它们的耳朵上剪一角,其他绝育人员看到了,就知道这只猫已经做过绝育,以免造成资源的浪费。

    “切!还用做记号?你会把男人和女人弄混么?是公是母,还是不公不母,老娘一眼便知!”雪狮子哼了一声,目光从他的裤裆上移,左看看右看看,“你选哪只耳朵?”

    “哪只耳朵也不选!我才不用你给我做绝育!”张子安坚决拒绝。

    “哼!那老娘只好到时候随便选一只,让别人都知道你的蛋蛋被割掉了!”

    失去蛋蛋的公猫们充满怨念地盯着雪狮子,它们本能地总想低头去舔伤口,张子安打算把它们带回宠物店,给每只猫都套上伊丽莎白圈,以免影响伤口愈合。

    弄完这里的事,张子安又去拜访李氏夫妇。

    李氏小吃店最近生意一直不错,现在是早餐时间已过、午餐时间未到的短暂闲暇,李氏夫妇正坐在柜台旁边算账。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生面孔的男青年,戴着眼镜,蹲在地上逗猫。

    “李大爷,你们这里的猫,还剩下几只?”张子安环视店内,只看到两只猫。

    “我们正想跟你说这事——店里的猫大部分都被人领养走了,我们商量着想问诊所那边还没有别人遗弃的猫。”李大娘迎上来答道。

    张子安点头,“被遗弃的猫暂时没有,不过有几只流浪猫,等给它们做完绝育和注射完疫苗,再观察几天就给你们送过来。虽然是流浪猫,但应该是被前主人抛弃的,还算比较亲人吧。”

    “那太好了!顾客最近总是抱怨猫少,都不愿意来了!”李大娘喜滋滋地说。

    张子安以眼神示意戴眼镜的男青年,低声问道:“那人是?”

    “也是申请领养的,正在考察期。”李大娘同样低声回答。

    “那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张子安看看时间不早了,提出告辞。

    从李氏至尊吸猫小吃店出来,他开上五菱神光,再次驶往海边,做每天的例行任务。

    抵达海边之后,他刚一下车,就看到有一只奇怪的鲸鱼风筝在低空里摇摇欲坠。

    “爸!你做的这是什么烂风筝啊!根本飞不起来!”

    “这不怪我啊!今天的风大!而且风向混乱,一会儿刮东风,一会儿刮北风,就算是再好的风筝也飞不起来啊!”

    张子安踏上海滩,远远听到海风带来熟悉的对话声。

    走近一看,果然又是老黄和小志父子俩在海边放风筝,但今天他们放得很不顺利,鲸鱼风筝始终飞不起来,或者飞起二三十米高又落下来,还险些落进海里。

    小志不断地抱怨,而老黄拼命辩解。

    鲸鱼风筝的骨架做得倒是像回事,但画风惨不忍睹,根本不像是鲸鱼,能令张子安认出是鲸鱼特征的,只有头顶位置的鼻孔与头部两侧的鲸须。

    “早上好。”张子安扬起手,打招呼道。

    老黄和小志同时回头一看。

    “哟,老弟,你也来啦!”

    “叔不对,哥,你看我爸做的这风筝,简直太烂了!根本飞不起来!”

    “就说是今天的风向不对!”

    张子安呵呵笑道:“你们真是好兴致啊,天天来海边放风筝。”

    “咳!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就请假多陪陪孩子,过了今天就没时间了,又要去外地出差,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老黄叹了口气,声音中充满中年男人的无可奈何,“倒是老弟你,不用上班吗?”

    “我算是个体户吧,开了一家宠物店,闲工夫比较多。”张子安不想过多地打扰父子俩难得的相处时间,寒暄了几句便想去干自己的事。

    “宠物店?”小志耳朵尖,听到他们的谈话,勾起了兴趣,“卖什么宠物?”

    “猫啊狗啊,还有鱼。”张子安随口答道。

    “有鲸鱼吗?”

    “没,鲸鱼太大,养不了。”张子安反问道:“小志,你很喜欢鲸鱼么?”

    小志点点头,目光望向大海,“哥,那头小须鲸还会来这边么?”

    “这个啊谁知道呢,也许吧。”张子安不想彻底打消他的念头,含糊地说道:“不过,即使它再来这边,应该也不会太过靠近海岸,以免再次搁浅。人不能两次掉同一个坑里,鲸很聪明,当然也不会两次搁浅。”

    “哦”小志似懂非懂地再次点头。..

    “这孩子,现在对鲸鱼特别着迷,还让我打印了好多鲸鱼的图片贴在他的卧室里他的房间简直成了海底世界。”老黄苦笑。

    “我觉得不错啊,有兴趣是好事。”张子安赞同道。

    两个大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突然,小志指着海平面大声说道:“爸!哥!看那边!小须鲸回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