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深海巨鲸
    张子安并不是随口敷衍小志,在小志的监督下,他和老黄互相加了微信好友,并且再三保证一旦看到鲸鱼,肯定会拍下照片发给老黄。

    老黄一手牵着小志,另一只手拎起鲸鱼风筝,无奈地向张子安道谢:“麻烦你了,这孩子,倔起来真是要命,也不知道是随谁”

    张子安笑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反正我挺闲的,正好也有兴趣看看到底是什么鲸鱼,你不用在意。”

    “哎呀!你们别说话了!一会儿又错过鲸鱼了!”小志使劲摇晃父亲的手。

    “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老黄苦笑着告辞。

    张子安向他们挥挥手,拿着手机坐回原位。

    身后遥遥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看来父子俩也是开车来的。

    他们走后,张子安继续耐心地等待。

    又是几分钟过去了。

    他也等得有些不耐烦,心里生起怀疑——倒不是怀疑小志,而是怀疑那头喷水的鲸鱼是不是已经游走了,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有上来换气?

    如果它没有游走那恐怕就是个超乎想象的大家伙了。

    中国周围海域似乎很少有大型鲸鱼出没,当然由于世华的出现,情况有了改变,过去的经验不适用了。

    张子安抓起一把石子,为了打发时间,让自己不至于等得犯困,站起来百无聊赖地一颗接一颗往海里扔,不断地调整出手的高度和角度,试着扔得更远。

    石子扑通一声扎进海里,溅起小小的水花。

    很快,他手里只剩下一颗石子,这颗石子的大小和分量很趁手,有了前面那些炮灰的经验,他有把握将这颗石子扔得更远。

    单脚独立,半转身,甩动胳膊,像是一位职业棒球投手一样,他用力将石子扔出去。..

    这颗石子果然飞得很远,划出一道近似标准的抛物线,咚地一声砸进海面。

    水花升起的同时,几乎远在海天交界的地方,一道巨大的水柱骤然喷出海面!

    这水柱实在太高了,尽管附近没有参照物来确定到底有多高,但目测绝对不会低于5米,大概是0米左右,甚至可能更高,而且带起的水量很大,像大型喷泉一样,绝非小须鲸喷出的2米来高的稀薄气柱可比。

    海风很大很响,若不是这样,应该会听到气流急剧通过小孔时发出的尖锐啸声。

    张子安惊讶地愣住了,差点忘了给小志拍照,慢了半拍之后才举起手机对准目标,这时水柱已到达最高点开始下落,但依然非常壮观,如同瀑布般轰然砸落海面。

    紧接着,一道庞大宽厚的黑色脊背分开深蓝的海水,像潜艇一样浮上来换气,只是由于离得太远,看不清具体细节,可以肯定的这头鲸鱼体型巨大,是一头成年鲸鱼,光看这脊背就像一个移动浮岛,应该是最大的几种鲸类之一。

    张子安不仅自己观察,还一张接一张地拍照,照片放大了之后也很模糊,但能看出是一头鲸鱼。

    最后他干脆不拍照了,直接录制视频。

    这头庞然大物在海面上劈波斩浪,独自遨游,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又进行几次较浅的潜泳,按照鲸类的习惯,浅而频繁的潜泳是为了深呼吸做准备,它可能即将进行一次深潜,这次深潜之后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浮上来,也不知道会在哪里浮上来,可能是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之外。

    张子安全神贯注地盯着它的身影,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它,机会错过就不再会有。

    果然,它这次浮在海面的时间格外长,然后一个猛子以大角度扎下去,几乎与海面呈45度角。

    巨大的尾鳍甩起来,拍在海面上,溅起高高的浪花。

    随着它的下潜,海面卷起一个小小的漩涡与白沫,片刻之后消失不见。

    同样消失不见的还有这头巨鲸。

    海面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若不是手机视频忠实地记录下一切,他真的不敢相信如此巨大的一头鲸鱼居然出现在滨海市外海。

    他又翘首等了一会儿,巨鲸没有再出现。

    但是他不打算等下去了,天知道它要多久才会浮上来,他没时间把一整天耗在这里。

    他遵守诺言,挑选了几张拍得好的照片,连同视频一起给老黄发了过去,满足小志的心愿。

    老黄很快连续回复了三个大拇指的表情。

    弄完了这件事,张子安没有忘记自己来海边的日常任务,从车里取出水下扬声器垂入海面之下,然后在附近的海滩上寻觅罕见的海洋生物,不时抬头看看远方的海面,心里抱持着万一之想。

    走着走着,他脚下踩到了一个硌脚的硬东西。

    他弯腰刨开沙子,发现是断掉的木柄,木柄颜色黑红,像是在血里浸过。

    “好巧。”

    他自语道,并且将木柄从沙子里拔出来,木柄尖端带着锐利的金属倒刺,正是从受伤的小须鲸身上取出的鱼叉。

    当时情况紧急,他取出鱼叉之后来不及细看,随手扔到脚下,后来海水涨潮,淹没了沙滩和鱼叉,想找也没处找。

    原来,他不知不觉又走到小须鲸搁浅的位置了。

    他用海水把鱼叉表面沾的沙子冲洗干净,露出鱼叉的本来面目。

    怎么说呢,这是一支比较山寨的鱼叉,应该不是那种大型捕鲸船通过鱼叉炮发射的,从侧面说明小须鲸遇到的并非扶桑的正规捕鲸队,要是真遇到那种队伍,被强力鱼叉炮击中,它绝对活不下来。

    鱼叉的金属部分生了红锈,不知是锈迹本来的颜色还是被鲸血染红的。

    张子安拿着鱼叉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手指似乎在尖端部分摸到一处不寻常的凹凸起伏。

    他又掏出钥匙串上的瑞士军刀,用其中的指甲锉把那里的锈迹磨掉一些。

    锈迹之下渐渐显露一个陌生的文字,歪歪扭扭像是刻上去的。

    如果他没认错,这个文字应该是韩文,具体意思不清楚,如果让他猜的话,他会猜这是某个姓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