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低血糖
    这位老奶奶衣着朴素而老旧,自述每天去外面捡空瓶子,虽然并不清楚她还有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但她讲述的时候神色坦然自若,总是乐呵呵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捡空瓶子而有任何的羞愧,也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褚曼华自从得了i型糖尿病,辞了工作并且和男友分手,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人生一片灰暗,看不到前途,甚至因此而长期自暴自弃,然而她把自己和这位每天顶着寒风烈日捡空瓶子的老奶奶相比,自己简直生在福中不知福。

    起初,褚曼华很同情这位老奶奶,但后来她发现,老奶奶根本不需要别人同情,人家不偷不抢,没有沿街乞讨,而是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靠劳动养活自己,有什么需要羞愧的?又有什么可低人一等的?

    需要同情的反而是褚曼华自己。她因为一点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为什么糖尿病偏偏找上如此年轻的自己,如果让她和老奶奶的位置互换,她恐怕早已经愁死了,绝不可能如老奶奶一样乐观开朗。

    老奶奶一口气说完了事情的经过,稍微有些气喘。

    张子安若有所悟地问道:“这么说,您来是想问问,这条狗是不是生病了?”

    老奶奶点头,“我知道生病应该找医生,但宠物诊所的收费挺贵的,我暂时出不起那个钱,所以寻思你是开宠物店的,能不能看出这条狗是生了什么病?如果是小病,我就买药给它回去治,如果是严重的病”

    她顿了一下,说道:“如果是严重的病,让它继续跟着我会误了它的命,最好能找到它的主人,实在不行的话就找找能收养它、给它看病的社会福利机构之类的”

    讲到这里时,她也很是不舍,毕竟这条狗跟了她挺久的时间,彼此之间已经产生了感情,她很习惯捡瓶子回家以后有一个小生命跑过来迎接,家里也不再冷清。

    但是,如果因为这个而耽误了它的病情,她更愿意让能给它治病的人来养它,最好是找到它原来的主人。

    博美乖乖地趴在地上,不动不叫,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即将与现在的主人分别。

    褚曼华看得于心不忍,她捏紧自己的手机,想伸出援手,自己掏钱给这条小狗看病,虽然她并不算是有钱人,但自从得了糖尿病,她的金钱观发生了一些改变。

    然而,她迟迟没有点亮手机屏幕,一是因为她拿不准老奶奶的手机是不是智能手机,能不能接受转账;二是她不知道这些做会不会损害老奶奶的自尊心,会被老奶奶认为是施舍。

    张子安几乎不假思索地说道:“老人家,您不用费尽心思找它的主人了,它根本就没有主人。如果我没猜错,它是前一阵从一家养殖基地跑出来的狗。”

    “啊?这样啊那应该把它还回那家养殖基地啊!”老奶奶意外地说道。

    张子安笑道,指着迷你贵宾犬说道:“那家养殖基地很黑心,对宠物很残忍,比如说像这只迷你贵宾犬,为了卖高价,刻意不让它长大,总是饿着它。”

    老奶奶嘶地吸了口气,摇头叹息:“作孽,真是作孽现在的人啊”

    “还有,就算您想把它还回去,也没地方还了,因为经过媒体报导后,那家养殖场已经树倒猢狲散,连负责人都跑路了。原本那里还剩下一些宠物,但现在已经被讨薪的员工瓜分了,为了弥补养殖场拖欠自己的工资。”张子安又补充道,彻底打消了老奶奶把狗还回去的念头。

    “哦,我倒是也听说过这件事。”旁边的男顾客插言道,“我怎么就没有这好运气呢?听说之后我就去外面想捡猫捡狗,结果去晚了,毛都没捡到一根!白白挨冻一晚上!”

    老奶奶听说这条小狗根本就没有主人,不需要把它还给原主人,着实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更加犯愁,如果治病要花很多钱,难道真要把它送到收养宠物的社会福利机构去?

    张子安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没闲着,一直在观察这条博美。虽然它表现得很乖很安静,但他依然不敢去把它抱起来观察——除非有足够的把握,否则不要贸然去触碰陌生的狗,这是常识,否则被咬了怨不得别人。

    直到确认它确实没有咬人的冲动,他才小心地把手从后方伸到它的腋下,把它抱起来,全方位地仔细观察。

    抱起来之后,他的第一感觉是,这条狗身体很瘦,体温似乎比正常情况要高一些。不用真正地量体温就能知道,这是只有每天接触不同的狗才会拥有的敏感。

    小型犬比大型犬的体温高一点儿,而大型犬比人的体温又高一点儿,这条博美的体温,如果用温度计插入它的菊花量一下的话,估计有至40度,比正常偏高。

    另外,它的四肢肌肉相比于同龄的狗稍显软弱无力。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食欲不振导致的营养不良。

    老奶奶用浑浊的眼睛担心地盯着博美,她想知道张子安是否看出了什么,但又怕打扰他,不敢开口询问。

    张子安只检查了短短两三分钟,就把博美轻轻放回到地上,说道:“您不用太担心,也没必要把它送到福利机构,它确实是生病了,但治疗费用很低,不需要花多少钱,只需要多留神照顾就行了。”

    老奶奶闻言长舒一口气,惊喜地问道:“那它是得了什么病啊?”

    “低血糖。”张子安笃定地说道。

    “啊?”

    “啊?”

    在场的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啊出来,然后不约而同地望向褚曼华,低血糖这个名词他们太熟悉了,之前褚曼华差点因为低血糖而出危险的情况他们还记忆犹新,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事一样。

    王乾的嘴巴张得最大,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褚曼华自己也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用手捂住嘴——居然这么巧?这条狗也是低血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