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捕鲸记
    世华的歌声是用人耳听不到的低频发出的,也许猫和狗也能听到,但具体的内容只有鲸和她自己能听懂。同时,由于低频声波信息传输率很低,人类一句很短的话,用低频声波来传输往往就要吟唱很长一段。

    录音的时候,她的歌声是让东北亚受到搏杀的鲸鱼来到滨海市外海避难,就这么一句话,她足足吟唱了三四分钟才说完。

    除了世华以外,没有谁能懂鲸类的语言,鲸的语法和发音更是连科学家也弄不明白。

    张子安稍微有些怀疑,世华歌声里的措辞也许并不严谨,令部分鲸产生了误会,而游入了危险的浅海。

    世华一开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过片刻之后她就懂了,立刻愤怒地涨红了脸。

    “你你这小气鬼在胡说什么我才不会弄错不要把我和那些笨猫蠢狗相提并论”她很嚣张地说道。

    “得,你生什么气啊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再说你也没资格说别人蠢吧”张子安也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质疑别人并不好,但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总之,我没有错”世华咬牙切齿地双手抱胸生闷气。

    张子安只好道歉说“好吧,对不起,是我误会了那你再帮我录一段音,大意是如果你受伤了,或者生病了,这个人是来帮你的,不要伤害他。”

    “受伤那头鲸受伤了”她心里一紧,抬眼问道。

    “我还不能确定,所以要乘船近距离观察一下。”他说道。

    她余怒未消地说“鲸又不会伤人,就算我不说也没关系吧”

    张子安解释道“这可不一定。如果它真的受伤了,而且是被人伤害的,那它很可能会对人类记恨在心。鲸都是近视眼,离得远了根本分不清人和人之间有什么区别,很可能我还没靠近它,就被它弄翻了友谊的小船”

    “被人伤害的”她马上想歪了,杏眼圆睁怒道“你明明说中国人不伤害鲸的,我才把它们叫来这里你故意骗我是不是你这个魂淡小气鬼”

    “确实不是被中国人伤害的啊,我的意思是,它们可能是听到你的歌声后,带着伤从其他地方游到中国的你等一下。”

    张子安示意让她息怒,自己走出浴室,从外面取来用塑料布包裹着的长条物体,放到浴缸边打开。

    “你看这是什么”

    塑料布包裹的,就是他从海边捡来的半截鱼叉,生锈的金属浸透血迹之后显得愈发暗红,木柄的断面参差不齐,木柄本身也因为经年累月的使用而泛旧。

    拿着这带血的东西招摇过市可能会被人误会是凶器,在当前维稳的大环境下,万一被警察叔叔请去唱茶就麻烦了,而且也可能吓到店里的顾客,所以他用塑料布包了起来。

    世华直直地盯着鱼叉,从左到右好奇地打量。她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但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飘进她的鼻子,引起她的阵阵反胃,令不好的预感在她心中油然而生。

    她伸出白皙柔嫩的手指,摩挲过鱼叉表面覆盖着铁锈的粗砺表面,感受那凌厉的弧度,最终收拢于锋锐的尖端。

    “呀”

    她的手指仅仅是轻轻蹭过鱼叉的尖,就被刺破了,虽然肉眼看不见任何伤口,却有一滴血渗出来,滴入浴缸中,回旋,扩散,渲出一朵樱花般的美丽轮廓。

    恐怕连婴儿的手指都没有这么娇嫩。

    “这是什么”她缩回手问道。

    张子安答道“这是鱼叉。”

    光听名字无法让她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他捍住鱼叉残余的一截木柄,将鱼叉高举过肩,比划出掷标枪的姿势虽然他不明白掷鱼叉的动作是不是跟这个类似,但蒙蒙她总是没问题的,想来不可能被她指出错误打脸。

    “看到鲸鱼露出水面后,就像这样把鱼叉掷出去。看见这倒刺没有鱼叉一旦刺入鲸的体内,就基本上不会脱落,倒刺会死死钩住鲸的血肉,令它们痛苦万分。这柄鱼叉并不完整,本来应该还有一截,尾端是系在绳子上,绳子又是系在船上。鲸鱼被叉中之后就难以逃脱,它们在剧痛之下会奋起全身的力量,拖着船一起游泳,然而越是这样,它们失血越快,体力最终耗尽,瘫痪在海面上,被拖上捕鲸船大卸八块”

    “以这柄鱼叉的大小判断,它是用来搏杀小型鲸鱼的,它的主人可能驾驶的并非专业捕鲸船,而只是一艘较为普通的渔船。那个人也并非以捕鲸为生,而只是一个普通的渔民,但是他会在船舱内常备一支鱼叉,一旦遇到小型鲸鱼,就拿起鱼叉赚一笔为数不菲的外快。真正的专业捕鲸船,使用的都是大小和威力数倍于此的鱼叉炮,命中鲸鱼之后甚至能将鲸鱼打个对穿”

    “这柄鱼叉,是前两天在一头小须鲸的身上发现的。它很幸运,可能是由于它被叉中之后挣扎太剧烈,也可能是长期使用之后木柄内部已经腐朽,总之鱼叉从中间断裂了从另一方面讲,你也可以看出倒刺钩得有多结实,即使木柄断了也不会脱落。”

    “它听到了你的歌声,体内带着鱼叉,忍痛一直从很远的地方游至滨海市,最终在剧痛之下不辨方向,一头冲上海滩搁浅。幸好它被发现得很及时,最终获救,只不过身上留下一道很难看的缝合伤口。”

    这些都是张子安的推测,虽不中亦不远。

    他连比划带说,讲解得非常形象,即使世华完全没见过捕鲸的场面,也不由地在眼前浮现一幕幕血淋淋的画面。

    她听得胆战心惊,像是很冷一样在浴缸里抱紧了身体,发现自己在发抖。

    “是是谁是什么人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她强忍住几欲争眶而出的眼泪问道。

    张子安把鱼叉放回浴缸边沿,把它翻了个面,指着铭刻在鱼叉上的那个姓氏让她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