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试航
    怪不得超级富豪们有钱都会买游艇,在海上自由行驶的感觉很棒。

    没有斑马线,没有交通灯,没有行人和车辆,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带着咸腥味的强劲海风吹拂在脸上,之前流的汗很快就吹干了,甚至有些冷。

    张子安一开始不太适应马达的操纵方式,不过习惯之后就觉得得心应手,甚至可以通过手掌上传来的震动强弱就能判断出目前的功率强度。

    但是他没有得意忘形,不时回头望向海岸,以免把船开得离岸过远。

    加速、减速、转弯、停船他变换方式操作小船,时刻关注蓄电池的电量,大致上了解了这艘船的极限性能,应该还算是物有所值。

    他又回了一次头,发现离岸边已经挺远了,决定今天的试航最远就到这里。

    将船停下,他从包里取出水下扬声器,将之沉入水中,开始每天的例行工作,将游到岸边的海洋生物驱离。大部分海洋生物没有像鲸类那样隔着几千公里接收低频声波的能力,否则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行船过程中,由于紧张,他的手一直牢牢握住马达的控制手柄,握得有些发酸,正好利用这机会甩甩手放松一下。

    他小心翼翼地撑着船底,试着站起来,由于小船太轻,吃水浅,想站稳并不容易,似乎随时可能摔倒。

    尽管艰难,但这个动作是必须要尝试的,否则以后出海尿急怎么办?难道要用矿泉水瓶**?不行,瓶口太小,至少也要用脉动

    尝试几次之后,他明智地决定放弃,还是用脉动吧!

    即使能站稳,全身的肌肉也处于紧绷状态,根本尿不出来好吗!

    就算是勉强尿出来,海风如此多变,海面波涛起伏,随时可能体验迎风尿一鞋的快感

    认真地说,如果不想尿进船里,**时就必须站在船边,但船里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维持平衡,几乎肯定会翻船,所以明智地放弃为好。

    在王乾他们的印象里,他目前正在优雅地赏鲸,但谁也想不到,他正在试图解锁海上**的0种姿势

    至于妹子还是上船前别喝水为好,要么就要用成人纸尿裤了。

    张子安正在用各种姿势尝试得不亦乐乎,就差拉开裤子拉链进行实际操作了,反正周围没人看到。

    就在这时,视野的尽头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

    他停下动作,转眼望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拿起望远镜再看,依然没有。

    “可能是眼花了吧或者飞过一只海鸟。”他自语般说道。

    播放的时间差不多了,他拎出水下扬声器,扔回船里,准备调头回去。今天的试航还算是比较圆满,该试的东西都试过了,连不该试的都试过了

    他刚刚启动马达,就见侧前方的海面上突然噗嗤一下喷出稀薄的气柱,吓得他一惊,赶紧又关上马达。..

    紧接着,一头半成年的鲸浮上海面,鼻孔里喷出残余的水,上下翻滚着向他的小船游过来。

    张子安拿起望远镜看过去,在它本应该很光滑的侧背上赫然发现一处参差不平的凹陷。

    他立刻认出来了,这正是那头被他和老黄治过伤的小须鲸!

    怎么回事?

    它居然正好出现在这片海域吗?

    小须鲸的游动速度比他的小船要快得多,几个猛子扎下去,就游到他的附近,放慢速度,绕着船转圈儿,鼻孔里不时喷出低矮而稀薄的水雾,像是对船充满好奇。

    难道它认出了我?这不可能吧?

    鲸的视力并不怎么好,要说它能认出他来,并且特意接近,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张子安的目光一转,落到被他随意扔在船底的水下扬声器,心里有了个模糊的猜测——其实它并不是通过视力认出他来,而是听到了水下扬声器发出的声音。

    那天,他在治疗这头小须鲸之前,一直用扬声器在水里播放世华的歌声,它可能是把歌声与他联系起来,因此在较远的地方听到歌声后,便游过来看看是不是他。

    张子安趴到船边,向它大幅度挥手,大声说道:“嗨!你还好吗?伤势好了没有?”

    鲸的视力很差,但听觉系统发达而敏感,它虽然听不懂他说话,但也许能记住他的声音。

    果然,小须鲸似乎放松了戒备,它的游动速度变得更慢,几乎是顺着海流漂向小船,也不再潜入水下,眼睛露出在水面上,从距小船很近的地方游过,距离之近甚至可以让他摸到它。

    事实上,他也确实伸手摸了摸它,主要是检查一下它背上的伤口是否已经完全愈合。

    手掌划过伤口的时候,根据触感他知道伤口已经愈合,但是伤口上似乎附着了一些很粗糙的东西,像痂一样有些硌手,于是他本能地屈指一抓,从它的伤口处抓下一把东西。

    游过小船之后,小须鲸缓缓调头,绕了个半圆,又再次游回来。不过它的转弯半径比较大,没那么灵活,调头时间比较慢。

    趁着这时间,张子安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立刻头皮发麻地皱眉,赶紧甩甩手,把手里的东西甩掉,再用海水洗了洗。

    他抓到的东西学名鲸虱,是一种附着在鲸身上的寄生虫,特别容易附着在伤口附近,密密麻麻的很容易令人犯了密集恐惧症。

    鲸虱无法穿透鲸的皮肤,对健康的鲸造不成什么伤害,但这头小须鲸毕竟刚受过重伤,在伤口的愈合过程中想必被鲸虱趁虚而入了。

    小须鲸调头回来,再次从小船边擦过,而张子安也瞅准机会,忍着恶心再次抓向伤口附近的那些鲸虱。虽然他不是鲸,但设身处地思考一下,身上附着这些寄生虫也就算了,伤口上附着这些,肯定不太舒服,要么痒要么疼。

    每次它从船边游过时,他都抓下一把鲸虱,甩到更远处的海里。

    小须鲸似乎感觉很舒服,最后甚至停在船边不游了,让他可以将伤口附近的鲸虱一次性清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