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护花使者
    拍摄鲸类母子共游的机会可不多,往往是属于高端海洋摄影师的专利。张子安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拿起手机啪啪拍了好几张,连同之前的一起给老黄发过去。小志看见这些照片肯定会很高兴。

    小须鲸母亲对张子安和他的冲锋艇保持着警惕,一直在两三百米外巡游没有靠近。

    张子安理解这种当母亲的心态,也没有将船驶向它们,以免打扰到它们嬉戏。

    小须鲸在母亲身边欢快地玩了一会儿,像是觉得无聊一样,又再次游向冲锋艇。

    哗啦!

    这次小须鲸母亲动了,它虽然不放心张子安,但更不放心让孩子单独行动,跟在小须鲸侧面保护,一同向冲锋艇游过来。

    还好它们游动的速度都不快,否则张子安就只得考虑赶紧加速离开,以防小船被撞翻。

    他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敌意,把手机重新装回防水袋,将手探入水中,哗啦地轻轻拨动水面,像是在欢迎它们到来。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米

    它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张子安专注地盯着它们,浑然没有察觉到意外的情况即将发生。

    呼!

    第三头灰黑色的小须鲸毫无征兆地从冲锋艇前方跃出海水,庞大的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又重重地在砸在海面上。

    由于距离太近,受到波涛的冲击,轻飘飘的冲锋艇剧烈摇晃,险些将猝不及防的张子安给甩下去。

    “不好!”

    他眼见混杂着大量白色泡沫的浪花劈头盖脸地砸过来,口中一声惊呼,来不及躲闪,头发和脸全被打湿了。

    冲锋艇里进了水,船底变得湿滑,他站立不稳,整个人向一侧倾倒。

    幸好他眼疾手快,一把撑住固定住遮阳篷的支架,同时身体趴下来降低重心,好不容易才稳住。

    冲锋艇像玩具船一样在浪尖和波谷间打滚儿,一会儿上去一会儿下来,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张子安脸上血色全无,一手抓住船体,另一只手抓住了救生圈,随时准备弃船保命。

    片刻之后,他没有等来料想中的第二波攻击,这才战战兢兢地从船里直起身体。

    在他刚才没看到的时候,小须鲸已经游到了旁边,挡在冲锋艇之前,它母亲停在了侧面,含有保护的意味。

    稍远一点儿的地方,一头成年雄性小须鲸似乎有些暴躁地游来游去,喷出比小须鲸母子更显眼的气柱。

    张子安心中一动,心想难道这头雄性小须鲸就是他看到的那头巨鲸?不过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体型还是差得太远,就像是大象和野猪的区别。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知道是小须鲸救了他,若不是它阻挡住第二波攻击,π可能就要改写张子安漂流记了

    其实,成年雄性小须鲸的第一次攻击也并不是想要他的命,而是包含着警告的意味,像是鸣枪示警,否则以它的体型,直接从海面下冲上来,顶翻冲锋艇对它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不过张子安的船实在太小太轻,连警告性的攻击都承受不住。

    小须鲸在呜呜长鸣,它的母亲在应和。

    张子安觉得如果世华在这里就好了,能听得懂它们在说什么,也能帮他求情,饶了他的狗命。不过他大致也能猜到,小须鲸可能是在解释他并不是坏人。

    他相信小须鲸,也感激它,但还是用手握住马达的手柄,随时准备在谈判破裂时逃跑。

    片刻之后,那头雄性小须鲸似乎部分消除了敌意,游动速度有所减慢。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发感慨——这小须鲸一家三口整整齐齐,互相关爱,互相保护,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家如果有文采的,说不定还能据此写出一篇洋洋洒洒的长篇心灵鸡汤。

    然而,即使这篇鸡汤真的写出来,也只骗骗无知少女和不懂行的人,因为这头雄性小须鲸并非半成年小须鲸的亲生父亲,顶多算是隔壁老王这鸡汤的滋味,酸爽!

    鲸类的世界,幼鲸一出生就处在单亲家庭,作为父亲的个体在完成播种的任务后早就拍拍屁股离开了,等十几个月的孕期后幼鲸出生时,父亲可能早就远在几千公里之外潇洒快活了。

    那么这头雄性小须鲸是怎么回事?当然是倾慕这头雌性小须鲸的护花使者。不过在小须鲸离开母亲独立生活之前,护花使者始终只是护花使者而已,并不会实际发生关系,论风度比隔壁老王强得多

    海洋里有诸多危险,包括来自其他海洋生物与来自人类的危险,孤儿寡母的容易受欺负。像这样的护花使者被称为“首席护航鲸”(primar sor),它会默默跟在孤儿寡母的身边,在它们可能遇到危险时挺身而出保护它们,即使孤儿并非它的血脉。

    从这点来说,鲸真的很像人,不愧是海洋中有智慧的哺乳动物。

    在幼鲸离开母亲独立之前,首席护航鲸就这样风度翩翩地默默保护它们,直到雌鲸接受它的那一天。

    护花使者也不是谁都能当的,既然有“首席”二字,就证明它是击败其他竞争者,才当上的隔壁老王

    能击败竞争者,当选护花使者,就证明它的身体足够强壮,在基因上有更多的优势,这样才会赢得雌鲸的青睐。毕竟作为雄性来说,毫无疑问是强者为尊。

    它对张子安突然展开袭击,就因为它觉得张子安可能会对小须鲸母子造成威胁,但是亲近人类的天性又令它没有直接将张子安碾死,只是警示性地攻击一下,如果张子安足够知趣的话,应该马上双手打字以证清白不对,是马上知难而退,撤离到安全范围之外。

    如果他不识趣的话

    张子安知道鲸类的习性,也知道它是为了保护小须鲸孤儿寡母,虽然自己被淋了个落汤鸡而且差点坠海,但并不怪它,只是觉得自己很冤枉,以他区区鶸之力,怎么可能对这对母子造成伤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