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 安抚
    如果不是处在如此剑拔弩张的状态,如果张子安不是乘坐一条轻飘飘的充气船而是身处航空母舰里,被三头大小各异的小须鲸包围应该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不过他这时候实在高兴不起来。

    雄性成年小须鲸护花心切,刻意想在雌鲸面前表现自己的勇猛,以赢得佳人的青睐,而张子安的小船就成了它表现的对象。

    半成年小须鲸竭力阻拦,多少有些效果,雄鲸的攻击性稍稍减弱,但仍未完全放弃戒备的姿态,一旦有风吹草动触怒它,它很可能再次攻击小船,而且这次可能就不是警示性攻击而是直接攻击了。

    形势一度陷入了僵持。

    张子安不打算僵持下去,赢了这场冷战对他没意义,输了可就惨了。他紧紧地用手握住马达手柄,准备情况有变就马上逃离现场。

    他之所以没马上逃离,是担心马达启动和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会打破僵局、激怒雄鲸。

    说明书上写着,这台电动马达极速是12公里每小时,跟玩具差不多,这速度在鲸类面前不值一提,眨眼间就能追上。

    张子安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不,应该说是退退两难,进不是可能进的。

    只能期待小须鲸说服这头和它没有血缘关系的雄鲸吗?

    谁都不喜欢把命运交给其他人决定,更何况是一头鲸。

    张子安绞尽脑汁琢磨有什么办法能摆脱这个尴尬的处境,空着的那只手一划拉,碰到扔在船底的水下扬声器。

    对呀!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他一拍脑门,刚想起来世华录了一段音,本打算是安抚那头巨鲸,告诉它面前这个人是好人,不会伤害它。

    那么这段录音应该也会对这头雄鲸有效吧?

    他赶紧取出水下扬声器里的存储卡,换上新的存储卡,将扬声器置入水下,启动开关。

    以扬声器为中心,人耳基本上听不见的低频声波在海水里扩散,速度远胜于声波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

    张子安紧紧盯着雄鲸,心里暗暗祈祷世华好歹能靠谱一次。

    几乎就在声音刚刚开始播放的同时,三头小须鲸就有了不同程度的反应,等声音播放了两三分钟之后,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雄鲸已经彻底放松了戒备,身体舒展开来,懒洋洋地划水,肢体语言表示它的战意消失了。

    而那头雌鲸则变得更加放松,像跟半成年小须鲸一样漂浮在水面缓缓游动,灰黑色的脊背几乎就在冲锋艇旁边起伏。

    居然有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

    张子安顿感惊讶,简直太神奇了,看来世华说她能跟鲸交流不是在吹牛。

    既然已经安全,那就不用急着撤离了。

    他也放松了不少,瘫在船里喘粗气。

    说起来丢人,刚才差点吓尿了,同时也令他更加感觉到冲锋艇的脆弱,顶多也就在近海逛逛,想再驶远一些纯属作死行为,就算没有遇到鲸鱼,一阵狂风吹来可能就翻船了。

    他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头雄鲸,它跟母子俩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既能在出现危险时及时救援,又不会令它们感到太大的压力。

    它的身上有数处伤痕,都是陈年伤疤,像是自然形成的,可能是它与其他海洋生物搏斗中留下来的,当然也可能是在跟同类的搏斗中留下的。

    鲸的求偶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为了竞争“首席护航鲸”的位置,两头甚至更多的雄鲸都不遗余力地想将对方从雌鲸身边驱逐,那怎么来判断输赢呢?就是看谁的身体更强壮。

    它们会用鼻孔里喷出的气柱威吓对方,如果不管用,就从水里跃起,再重重地砸回水面,溅起巨大的水沫来攻击对方,如果威吓和水沫攻击都不管用,那就用它们庞大的身体互相剧烈撞击,看谁先承受不住,谁先灰溜溜地逃离。

    两头十吨左右的雄鲸互相撞击,力道足以把一艘小型渔船挤成扭曲的麻花。

    由于鲸虱之类各种寄生虫的存在,成年鲸的身体表面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光滑,在撞击中它们可能会伤到自己或者对方,但不会造成致命伤。

    这头雄鲸身上的伤痕,大概就是它在求偶过程中实力的证明。

    当然,目前表现得无比痴情的雄鲸,一旦播种成功后,就会马上变身为拔**无情的渣男,提起裤子拍屁股就走,把怀孕、生育和哺育的任务全都交给雌鲸

    张子安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小须鲸母子俩的互动,不过它们的身体大部分沉浸在水下,只能看到它们的脊背,很遗憾没有水下摄像机,此时它们在水里游动的优雅姿态完全看不到,只能凭想象。

    雄鲸游得有些远,在大约四五百米外巡梭,像是在为它们警戒。

    张子安看了看表,今天出门时间不短了,再说天上乌云低垂随时可能下雨,试航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意外地见到三头小须鲸,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任务,差不多可以调头返回岸边了,之后给冲锋艇放气还有收拾东西还需要额外消耗一些时间。

    “小朋友,我先回家了,你们玩得开心些。”

    他趁半成年小须鲸浮出水面时拍了拍它的侧背,跟它道别。虽然它的体型比他大得多,但从年龄上说毫无疑问是小朋友。

    它仿佛听懂了一样,恋恋不舍地甩动尾巴,将一些水花溅到船上,就像是不愿与小伙伴告别。

    小须鲸虽然并不是群居动物,不喜欢与同类结伴而行,但张子安毕竟不是鲸鱼,不在此列。

    “没关系,我以后会经常看望你们的,只要你们听到之前的声音,就能知道是我来了——如果来的不是我,可别靠得这么近啊。”

    他叮嘱道,但可能它们听不懂如此复杂的句子,而且它们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突然变得焦躁起来,不安地扭动身体。

    怎么回事?它们怎么了?肚子饿了么?

    张子安正在纳闷,不远处的雄鲸爆发出低沉的长鸣,如螺旋桨般甩动尾鳍,以高速向这边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