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三鲸战吕布
    雄鲸突然发疯一般向张子安的冲锋艇疾驰而来,令他惊呆了。

    为什么

    张子安并不是头脑一热就过来的,他在来之前查阅了一些关于鲸类习性的资料,但眼前的情况令他错愕万分,不知道隔着几百米,自己哪里又惹到这头雄鲸了

    是因为自己拍了拍半成年小须鲸么听说有些动物一旦闻到自己孩子身上沾染人类的气味,就会遗弃孩子,但现在不是这种情况吧半成年小须鲸不是雄鲸的孩子,而且隔着几百米,鲸的视力又不好,是怎么看到他拍小须鲸了

    还有,世华的歌声刚才明明起作用了,为什么雄鲸又开始企图攻击难道歌声还有时效性

    惊讶和疑惑的念头只在他脑海里闪过一瞬,他没时间惊讶,这时候保命要紧。以这头雄鲸全力冲刺的姿态,这次绝不是警告性的攻击,一旦被它撞到冲锋艇,张子安连船带人的骨架都会撞碎。

    电动马达转弯半径太大,还没转过弯来可能就被追上了,他抄起手边的船桨,拼命在一侧划水,让冲锋艇倒转角度,面朝海岸的方向,然后启动马达。

    螺旋桨搅起白色的水花,冲锋艇的船头高高昂起,全速向岸边驶去。

    他不断回头望向身后,雄鲸的速度比他快得多,眨眼间已经游过一半的距离。

    奇怪的是,这次半成年小须鲸也没有表现出阻拦的意思,在原地不知所措,而雌鲸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用头去顶自己的孩子,像是在催促孩子赶紧跑。

    冲锋艇驶出一段距离,张子安突然发现不对劲儿,雄鲸的目标似乎不是他,它的前进路线指向另一个方向,位于冲锋艇之前位置的另一侧。

    怎么回事难道雄鲸看到了捕鲸船所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应该啊,中国的海岸线上怎么可能有捕鲸船

    他心中纳闷,见自己似乎没有危险,便稍微减少马达的动力,向那边望去,然而那个方向海天一色,什么异常都没有。

    起码海面上什么都没有。

    正当他愣神的瞬间,一道冲天的水柱破浪而出,喷出水面足有十米高,简直跟喷泉一样

    水柱又粗又急,甚至隐约带有厉啸,这是气流高速穿过小孔发出的特有声音。

    当水柱升至最高点后,又如瓢泼大雨般砸回海面。

    一阵海风吹来,溅起的水点打在张子安的脸上,但是他竟然忘了去擦,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个方向。

    他起初以为,自己看到一艘潜艇浮出海面,甚至猜想会不会是美帝国主义的潜艇企图入侵我国领海,自己正在目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然而定睛一看,那并非是什么潜艇,而是一头体型庞大的巨鲸

    这头鲸实在是太大了,是一头成年鲸鱼,应该是隶属于体型最大的几种鲸类之一,它浮出水面而产生的波涛甚至令百米开外的冲锋艇上下颠簸,像是在瑟瑟发抖。

    他马上就辨认出来,这绝对就是他之前在岸边看到的那头巨鲸

    雄鲸游至小须鲸母子身边,侧身一个急转弯,挡在它们面前,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它们。

    但是,体型差距实在太大了

    雄鲸的体长大约八米多,而巨鲸的体长至少是雄鲸的三倍,体重是雄鲸的十倍以上

    在巨鲸面前,三头小须鲸就跟刚出生的婴儿差不多,至于张子安的冲锋艇大概跟蛋壳差不多吧。

    张子安明白了,三头小须鲸一定是发现巨鲸的接近,所以才一副如临大敌的惶恐样子。

    它们确实应该惶恐,这头巨鲸在海洋里几乎是无敌的存在,除了人类以外,大白鲨和虎鲸都不是它的对手。

    当张子安看到它宽厚的尾鳍短暂地扬出水面时,他更加确信这点,因为它的尾鳍上附着着一些名为“藤壶”的寄生物。

    藤壶是一种甲壳类动物,最喜欢寄生在鲸等海洋动物的身上,有时候也会在船底附着。它们柔弱的身体缩在坚硬的石灰质甲壳里,只露出蔓足捕食附近的浮游生物。

    如果说鲸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恶劣租客,那藤壶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

    强壮的鲸尾宛如一支金属球棒,本来就威力巨大,再附着坚硬的藤壶之后,就变成一支可怕的狼牙棒,抽在其他动物的身上立刻就皮开肉绽。

    以这头巨鲸的力量,一尾巴就能抽晕一头中小型的鲸鱼,如果抽在人身上人可能还感觉不到疼就死了。

    如果认为它看起来胖乎乎的,就觉得它游不快,那就大错特错了,它游起来的速度超越人类大部分水面船只,厚厚的脂肪层下面隐藏着无比强健的肌肉,尾鳍甩动起来堪比军舰的螺旋桨。

    在这头巨兽面前,张子安甚至懒得逃跑,因为如果它想追的话,瞬间就会被追上。反之,如果它不想追,也就没必要逃跑。

    他没有忘记自己来时的目的察看这头巨鲸是否受伤或者生病。

    另外,他没有逃跑,因为他手里握有王牌世华的歌声。

    他刚才想错了,世华的歌声没有失效,雄鲸的敌意目标并不是他,而是这头疾速接近过来的巨鲸。

    既然没有失效,那他还跑什么只要让这头巨鲸明白自己并不是坏人就行了。

    一想到这里,张子安稍微恢复了镇定。

    巨鲸浮出水面之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在海面上以低速游弋,但游弋路线却有意无意地堵住了三头小须鲸的退路,令它们没办法游向深海的方向。

    面对一头体型比自己大,速度还比自己快的家伙,三头小须鲸很是无奈。

    雄鲸显然愤怒了,即使对方体型比自己大得多,在佳人面前岂能贪生怕死

    它发出悠远的低吟,破开水面勇敢地向巨鲸冲过去,但在张子安这个旁观者看来无异于以卵击石,就像唐吉诃德试图挑战风车。

    他赶紧再次将水下扬声器沉入水中,开始播放世华的歌声,希望能够制止它们之间毫无意义的争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