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骑鲸客
    饮敌骑鲸客,行追缩地仙。

    古往今来,大家都很羡慕能骑鲸的人,因为鲸鱼个头大、游动快,最重要的是对人温顺,骑在鲸背上遨游四海一定很潇洒。

    羡慕归羡慕,真正曾经骑在鲸背上遨游大海的人,估计一只手都能数得出来。

    张子安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以这种方式实现了古人的夙愿。

    之前船底的那一震,就是雄鲸从下面游过来,顶住了冲锋艇,因为事态紧急,没办法保持温柔。

    它的本意可能是将冲锋艇推开,但是小须鲸的头部是扁平的,结果像铲子一样把冲锋艇给铲起来,继而扛在了背上,连它自己估计都很懵。

    好在冲锋艇是橡胶做的,本来就很轻,再加上张子安也没多重,顶在雄鲸背上并未对它造成多少负担。

    张子安很想告诉古人,骑在鲸背上没那么舒服,用不着羡慕,因为他与鲸之间还隔着一条橡胶充气船。

    小船在雄鲸光滑的背上悠悠旋转,张子安眼前天旋地转,连北都找不着,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紧紧抓住手边一切能抓的东西,以防被从船里甩出去。

    还好他松开了马达手柄,令马达自动停止,否则螺旋桨可能会划伤这头雄鲸不过也说不定,毕竟那马达跟玩具差不多,未必能割破成年鲸的皮肤。

    无论是冲锋艇还是雄鲸,似乎都没被巨鲸放在眼里,它自顾自地游过,不带走一片云彩,掀起的波浪却宛如两道白线般在身体两侧迅速扩散,其中一条在雄鲸身后紧追不舍。

    雄鲸的游速赶不上巨鲸,但比冲锋艇快得太多,如果没有雄鲸仗手伸出援手,吃水太浅的冲锋艇肯定已经翻了,而他也已经落水,虽说有救生衣应该不至于被淹死,但灌一肚子水是免不了的,而且花几千块钱买的冲锋艇估计也要漂走找不回来了。

    随着巨鲸的游走,浪头渐渐平息下来,雄鲸游至安全区域,速度也减缓了。冲锋艇在它光滑的脊背上停留不住,顺着它的尾部滑下来,噗通一声重新落进水里,免不了又是一阵颠簸。

    其实,从张子安想从巨鲸面前逃离至现在,一共不过短短二三十秒,他却觉得时间像是过了半小时,每一秒都如同慢动作一样,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

    直到此时,他依然觉得自己仍在海浪里起伏,惊魂未定地抓住船身不敢放手,满头满身都是汗,已经跟海水混在一起,用嘴一舔嘴唇都是咸的,分不清是汗还是海水。

    巨鲸像是对这里的一切失去了兴趣,晃动尾鳍向外海的方向游去,同时身体缓缓沉入水下,这头庞然大物就此失去了踪迹。

    张子安看不清水下的情况,但从三头小须鲸的反应上来看,巨鲸应该是已经离开了,它们全都放松下来。

    劫后余生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内心,想来三头小须鲸可能也是如此。

    “谢谢你。要不是有你,我今天可就惨了。”

    张子安发现雄鲸没有远离,仍然漂浮在冲锋艇附近,就试着用手拍了拍它的脊背,向它道谢。

    它喷出稀薄的气柱,一副疲惫的样子缓缓游开。

    张子安从水里拎起扬声器,盯着它苦苦思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世华的歌声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雄鲸救他并非完全是出于见义勇为,可能大部分是因为它听了世华的歌声,知道他是个好人,知道他是来帮助鲸的,虽然它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唯一需要帮忙的就是把那边的鲸妹子追到手,但张子安又帮不了这个

    同样的歌声,对雄鲸起作用,对那头巨鲸却没用

    在逃离之前的短暂时间里,冲锋艇几乎已经挡在巨鲸的鼻子前,即使巨鲸的视力再差也应该看到了。

    那为什么

    他的目光移动到雄鲸以及那边的雌鲸身上。

    世华的歌声不仅让雄鲸消除了敌意,还令雌鲸放松了戒备,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世华的歌声是对小须鲸起作用的,但对那头巨鲸却无效

    为什么无效呢

    是因为性格原因,还是种类原因

    张子安在来之前还向世华确认过,她信心满满地说她的歌声对所有鲸鱼都是有效的,而且他也亲眼确认过,她的歌声至少对白鲸和小须鲸有效。

    所以说,这头巨鲸比较特殊吗

    若这个事实成立,那头巨鲸就不是因为受到搏杀才循着世华的歌声来滨海市避难的,而是另有原因。

    刚才形势紧急,张子安没来得及仔细辨认那头巨鲸的种类,现在根据印象来仔细回忆。

    那头巨鲸身体大致上呈纺锤型,体表的颜色青灰色或者淡蓝色今天没有太阳,颜色看不真切,但大致上应该是比较浅的颜色,而不是小须鲸这种灰黑色。

    至于其他的特征它的背鳍很小,与体型不太相称,若只露出背鳍甚至可能会被误认为是大鲨鱼。

    尾鳍宽大,特别宽大,像是潜艇的螺旋桨一样强壮,每次上下挥动都能排出巨量海水,这是它行动迅速的根源。

    在它转弯的时候,胸腹部好像有白色的斑块一闪即逝,但是此处存疑,可能是他眼花了,也可能是浪花的白沫。

    思来想去,他只观察到了这些,其他细节要么离得太远,要么离得太近,根本没时间去注意。

    但是凭借这些,他仍然无法判断它是什么种类的鲸,总觉得似是而非。

    当然,他勉强算是宠物专家,而不是海洋专家或者鲸类专家,隔行如隔山,分辨不出倒也正常。

    最可惜的是,那头巨鲸出现得太仓促,离去时他又惊魂未定,没来得及给它拍张照片,否则拿去向专家请教,也许能得到答案。

    时间不早了,今天已经出来太久,若还不回去,王乾李坤可能真的会报警。

    他向三头小须鲸挥手告别,其实刚才已经告别过了,然后启动马达,向岸边驶去。

    当冲锋艇冲上沙滩停下来时,蓄电池的指示灯已经闪着红光发出低电量报警了。

    真是好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