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阴云密布的准决赛(下)
    去死。

    战场上经常脱口而出的,野蛮的词汇。但是不论词汇本身多么粗暴又野蛮,那就只是个单纯的词汇。仅止于挑衅对手、表明自身愤怒,不可能真的危及对方的性命。因为并不会有人真的被人喊去死就乖乖听从命令去死掉。

    可是倘若从能干涉因果的人嘴里说出这个词汇呢?

    当紫乃宫天音将这个词汇脱口而出之时,正打算一刀结束这场比赛的黑铁一辉身体彷佛要前倾似的,突然停滞一边乾呕一边跪倒在地。

    “哥哥/一辉!”史黛菈和珠雫在看台上陡然起身几乎打算瞬间跳下赛场去到一辉身边,不过她们还是被身边的人按住了。

    “从身体症状来看一辉只是心脏骤停而已。”诺爱尔冷静的对着她们解说着局势,“所以冷静点,看下去。你们要相信你们所爱着的恋人和兄长。”

    人类的心脏运作时的不确定因素有许多,所以只有天音去那么想,他停掉几个人的心脏根本不是多大的问题。他既然无法阻止黑铁一辉的剑术,就连同他的生命一起阻断他的行动。既然剑术上的失误起不了作用,就乾脆引发生命活动本身的失误。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他根本拿我没办法,我的女神过剩之恩宠能直接介入因果,拥有绝对的强制力,就等于命运本身,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对付这个能力!我自己最清楚了,就因为这个能力如此强大,它才能彻底毁掉我的人生。自己一路努力过来,一定可以超越命运。你或许是这么想的,但是你未免太自大了吧。如何?一辉,你如果愿意承认你赢不过我的女神过剩之恩宠,你现在还来得及举白旗喔?”

    天音以愚弄般的语气问向一辉,而一辉只是回瞪天音,不发一语。

    天音面对一辉最低限度的反抗,嗤笑著他:“对喔,你的心脏停了,怎么有办法讲话?算了,你那叛逆的眼神就清楚表达你的答案了。那就没办法啦。”

    天音靠近一辉,举起白刃——“你在地狱好好怨恨自己的自大吧。”——接著挥向一辉的颈部。

    然后他被一辉一刀给砍翻了。

    紫乃宫天音赢不了黑铁一辉。

    黑铁一辉强行驱动自己的心脏再一次的跳动了起来,踏入了他攻击范围圈的紫乃宫天音绝对无法躲过他的剑刃。

    胜利者毋庸置疑的一辉,天音身上的伤势已经是致命伤了。

    紫乃宫天音不过是因为嫉妒他人,就想试图绊住别人,甚至从未试著赢过自己。如今一辉又怎么可能会输给他呢?

    伴随着裁判“到此为止,胜者,黑铁一辉!”的声音响起,七星剑武祭的准决赛大概是在这样阴云密布的天气中结束了吧。

    会场内随着一辉的胜利而沸腾,四处充满欣喜的喝采。不过诺爱尔倒是没有任何高兴的神情,他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直接翻越过看台的栏杆跳到了赛场旁边:“那么我也该准备做事啦。说好要维持会场的呢。。。”

    他话音刚落,天音全身喷发出浓烈的魔力光芒,彷佛漆黑的浓雾——或者说是火焰更加合适。有如黑焰一般的魔力光芒立刻聚集成数只“手臂”的形状,飞速伸向正过去查看他伤势的主审的颈部。

    紫乃宫天音同学,你和魔女教大罪司祭该不会是亲戚关系吧。

    被收于剑鞘中的剑挥出的冲击波在一瞬间击散了其中一只手臂,诺爱尔伸手虚抓用出了过去从西京宁音那里偷来的支配重力的能力将主审拉回了场下躲过了一劫。

    “一辉,看来你的对手还不想就这样退场呢。反正裁判说你已经赢了,你不想打的话我代劳也没问题的哦。”诺爱尔用剑鞘挑着主审的衣服一下子把他甩上了安全的看台,“不过我估计你会拒绝吧?”

    “嗯,请交给我。还请你保护好会场和观众。”

    一辉这么说的原因是黑色手臂触碰过的一部分战圈竟然彷佛风化了似的崩解之后,随风消逝。而且崩解的不只有那一部分,甚至还缓缓扩散到其他区块上。这个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啊,天音集中自己的因果干涉能力,提高了其绝对性在去除了“过程”后,直接抵达“结果”所造成的效果。那些黑色手臂等同于死神之手,它将会无视过程与方法,直接赋予万物无法躲避的结果——死亡!本来在解说的西京宁音也显现出她的灵装嫣红凤,在自己的身上覆上浓得肉眼可见的魔力铠甲来到了场边想上场去制止天音。

    “别碍事缎带萝莉,那家伙说他自己能解决。”但是,诺爱尔用未出鞘的剑一横拦住了她,“在黑乃负责疏散观众的时候你就负责和我不要让这些黑手波及到场外吧。”

    “哈?黑铁小弟犯傻你这家伙也在跟在犯傻吗?他已经获胜了!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宁音是被黑乃悄悄告知过诺爱尔的身份的,就算之前不知道但是在诺爱尔用出了一起和它种树的时候偷来的能力之后也该知道了。

    “啧,原来你不明白啊,宁音。”

    “等下,你干嘛这么认真的叫我的名字啊。”

    “比赛结果已定,那个小鬼身上的伤势也足以让他失去意识,但是他依旧想挑战一辉。那么名为黑铁一辉的男人就绝对背对他的敌人。”诺爱尔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持剑将超出了赛场范围的黑手予以歼灭。

    “哈,我只知道男人都笨蛋!”宁音手中大铁扇一挥开始和诺爱尔做起了同样的事情。

    在这两人的联手之下赛场被封锁的密不透风,而一辉也没用多少时间就将天音真正的击倒了。

    只不过,当诺爱尔再一次的见到一辉的时候,他只是靠著准备室中通往入场闸门的大门上。

    他的伐刀绝技一刀修罗会让他在一分钟内耗尽全力,使用之后他总是会直接睡倒,恢复体力。

    但是这次不一样,名为黑铁一辉的男人——

    没有了呼吸。

    ————————————————————————本章完————————————————————————————————

    ps:又水完一章,明天214考虑写个番外浪一浪。后天除夕还是想写个番外浪一浪。。。

    d看就来   手打更更稳定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