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或许已至的异常
    李昂站在小巷之中,他看着倒在垃圾堆之中的小小少女不由得想起了那时候被亚森捡到的自己。他刚才为了脱离人群便尽量的往人烟稀少的小巷子走,却不知为何遇到了之前逃逸的小小可疑人物。她似乎是体力耗尽了倒在了垃圾堆之中。

    或许这种时候开始小雨气氛更合适?

    李昂甩了甩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出了脑外。他走上前去朝对方伸出了手:“还有力气吗?”

    回答他的是他手上传来的疼痛——对方一口咬向了他的手,虽然现在因为体力的关系力气不大也没有咬破皮流血,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小的痛楚。

    “看起来还是活蹦乱跳的呢。。。”

    李昂想让她不要咬自己,不过就和被螃蟹夹住一样,用强硬的方式是会有反效果的。

    “不错的眼神呢。。。”

    李昂看着这孩子的眼睛,他从里面看到了倔强、坚强、不肯放弃以及想活下去——只是奇怪的是她的瞳色并不是之前擦肩而过的那抹红色。

    那么问题来了。

    东京是个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国际大都市,可只要是城市不管表面上再怎么光鲜,都会有不光鲜的一面隐藏在其瑰丽的外表下。李昂待在这个世界的东京的时候也见过不少的流浪汉和拾荒者,其中年纪和眼前的这孩子近似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李昂见过的人之中没有一个眼神和这个孩子是一样的。这孩子的眼神不是在大城市中流浪能磨练出来,但是她的眼神同样也不是在战乱之地的少年兵之类的眼神。

    这孩子的眼神是充满矛盾的眼神。似乎是见识了文明与原始、自然与超自然的眼神,就好像是——

    并不是只是在这个世界呆过的人该有的眼神。

    “咬够了吗?不过就算你没咬够也该停一下了,好好睡一觉吧。”李昂的另一只手抚上了这孩子的额头,他的手掌似乎散发出了淡紫色的光芒。随之,那孩子松开了嘴,因为她如同李昂宣告的那样睡了过去。。。

    ————————————————分割线——————————————————

    “所以,这就是你捡了一只幼女回来的理由?”

    李昂现在正在被三堂会审着,被莉莉亚娜、理子还有贞德三人。不过其中身为徒弟的贞德基本只是凑数的,审问的主力还是莉莉亚娜和理子两人。

    三人坐在公寓客厅里的沙发上,莉莉亚娜坐在当中的长沙发位置而理子和贞德分别充当左右门神坐在两边的单人沙发上。三个人就这么用有意思(理子)、怀疑(莉莉亚娜)、无奈(贞德)的眼神看着在茶几前立正的李昂。

    “所以说我就捡了个可怜的小孩回家为什么会被你们当成犯人一样审问啊!”

    “那你解释一下那孩子沉睡着是谁帮她把澡洗干净然后换上干净睡衣的吧。”效忠主君的严格(或许只是表面)女骑士的话语像刀子一样刺入了李昂的心,“我之前在忙着处理事务,理子刚刚回来,贞德负责今天的晚餐。。。吾主,你这是在犯罪。”

    “等一下。对方只是小孩子啊!年纪连我零头都没有,我看你们忙所以自己帮这个孩子洗干净而已啊!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原来这三人是把李昂作为“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人士来看待了,“而且你们这里谁敢说带孩子经验比我多。希耶尔就是我带大的,帮她换尿布洗澡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理子脸上一脸明显是不怀好意的笑容:“昂昂,这才是问题哦。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吧?”

    “意识到什么。”李昂想了想然后歪着头问到。

    “昂昂,你其实是萝莉控吧?”

    “理子,你居然说出来了,没想到第一个没忍住的是你啊。。。”

    “的确,师傅你其实是个萝莉控吧?”

    李昂并不想被扣上这样一顶帽子,虽然他的确是觉得小孩子很可爱:“等一下,你们凭什么污人清白!”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直接闯入刚洗完澡的十岁少女的闺房还使用静默庇护所不让别人发现的人哪有什么清白可言。。。”莉莉亚娜这样对李昂做出了攻击,她本来是想说“在**性的在别人耳边轻语的人”但是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李昂的视线开始到处乱飘,这个是事实他没法反驳。

    这时候贞德也开始爆料:“奶奶以前也说过,如果师傅在她小时候不消失的话他有很大的可能去和一个比奶奶大两岁的人结婚。。。”

    李昂直接扭过头不敢去看对面的眼神了,虽然一开始他对玛丽的确只是当义妹,不过如果他没有去到别的世界的话,的确玛丽是他共度余生的第一选择。

    “理子也是萝莉属性的角色哦!昂昂你还说你不是萝莉控?”

    最后在理子“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句式的结论下,李昂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她们的话。

    “好啦,我就是萝莉控啦!你们已经都是过保质期的老女人了!”李昂虽然很想赌气般的这样说,但是估计之后他说不定会生不如死——有时候女人比不从之神还要可怕。

    他使劲的挠了挠头,然后如同投降般的举起双手:“好啦,你们玩够了吧。我承认我在这方面说不过你们啦。。。总之,我把这孩子捡回来是有理由的。只是现在我还没办法百分之百的下结论而已。所以之后等她醒过来再问她一些。。。”

    这时,卧室的们悄悄的被打开了,虽然只有很轻微的声响,可是在场四人都是身经百战了,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外行人是没有办法瞒过他们的耳目的。

    小小的身影透过细微的门缝警戒的看着在客厅里谈话的四人,其中透露的紧张和不信任之感不言而喻。

    “说起来也该吃晚饭了吧。”李昂假装没发现那个目光对贞德说到,“今天吃什么啊。”

    “今天是吃乌冬,叉烧乌冬。不过我好像做的有点多了。”贞德虽然有时候很呆萌,可是这种时候如果还不能心领神会希耶尔也不会把贞德一族家主的位置给她了。

    “没事,今天比以前多一个人呢。”

    李昂话音刚落,卧室的门就被完全打开了。

    “你是谁?”

    ————————————本章完————————————————————————

    ps:最后决定下一卷去写某炒股坑了书的老贼,因为他坑了所以我可以不介意之后的剧情乱来。。。

    d看  就来  说 网 .ms.m  手打\s*更 新更 快更稳定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