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罗马假日?东京假日!(下)
    “环酱,你看哪里,是‘天诛少女’的周边哦。”

    “看到了看到了,天诛少女戴的手环。作为辨识四十七名勇士的同伴证明,假使有人欺骗同伴或对同伴说谎,手环就会出现裂纹,由此可知是谁对同伴不忠。”

    某条商业街的百货公司的一家玩具店里,已经被莲太郎当作是“大户人家的有钱小姐”的环正和她兴致勃勃的同班好友在看着玩具。实际上环对于天诛少女之类的电视动画狂热程度并不是很高,但是在一群同班同学的讨论氛围中也被引起了一定的兴趣去观看。

    “莲太郎莲太郎,本小姐就要这个手环了,那么买三条吧?”

    “是是是。。。”

    “不,我就算了吧。我已经过了拿着玩具喊‘变身’之类的年纪了。”

    “小环你还真是喜欢装大人啊。”

    在“天诛少女专区”前,三个人就这样吵吵嚷嚷着,环因为一些刻意装作大人的发言使她在莲太郎心里的形象进化成了“喜欢装大人的大户人家的有钱小姐”。

    “环酱,明明你刚刚转学过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那时候你可是总是自称‘魔女骑士’什么的。。。”于是延珠开始在莲太郎面前捅出环的一些黑历史,“本小姐那时候找你说话你说的都是说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诸如‘天使’、‘预言者’之类的东西。”

    “所以说我已经中二毕业了!中二毕业很久了啦!!!”

    于是环在莲太郎哪里的印象又变化为了“其实还是小孩子嘛。。。”这一类。

    在他们吵闹了一会儿之后便走出了百货公司。延珠因为要去“采朵花”的关系,所以莲太郎和环在门口等她。而商业街街头的大屏幕上似乎正在播放着东京区域领导人“圣天子”的新闻节目的录像。新闻的内容是所谓的“原肠动物新法”,也就是尊重“被诅咒的孩子”基本人权的法案。

    那个法案真的能通过吗?

    莲太郎心里这样想到,他心里非常期盼能够通过。

    不久以前“被诅咒的孩子”通常都会被偷偷在河边生产,在眼睛还无法睁开的状态溺毙。此外因为她们拥有惊人的再生能力,很容易受到父母残忍的虐待。据说父母亲若是罹患一看到赤眼就会引发休克的战争后遗症——原肠动物休克,根本无法正眼注视自己的孩子。另外,由于遗传基因遭原肠动物病毒污染,就算进行亲子鉴定也无法证明血缘关系,甚至还有人大胆质疑在法律上她们是否算是人类。经历大战的“被掠夺世代”几乎都是潜在的“被诅咒的孩子”歧视主义者,在这种状态下,愿意站在她们这边的人非常少。

    “里见先生,你是在想关于原肠动物新法能不能通过的事情吗?”

    突然,莲太郎听到身边的环这样问到他。她这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吗?

    “里见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叫你里见哥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哦。哥哥说过‘在没有任何突发事件推动的状况下,圣天子是没办法推动原肠动物新法通过的。’。”

    不知是因为眼睛有些被阳光刺到的原因亦或是其它的什么原因,环戴上了衣服上有着猫咪耳朵装饰的帽子。

    “按照哥哥的说法是那位比起统治国家的女王更像是满怀理想主义的公主,美好的理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总是无力的。”

    “喂,环,你的哥哥说的很过分啊。。。”

    “但是——现在还是哥哥的话——高举理想的旗帜何错之有。正因为不像‘大人’一样向现实妥协,所以才会成为‘孩子’的伙伴啊。”

    “真是。。。”莲太郎抬起了头看了看正午的太阳,“你哥哥是个中二病吧?”

    “是的,是无药可救的大龄中二病患者。”环低头看了看待在手上的手表,“所以他才会。。。”

    不过环的话没有说完,延珠就插到了两人的中间鼓着脸:“不行哦,环酱。莲太郎是本小姐的爱人哦。”

    “放心,里见哥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哦。虽然是个长得不错的小白脸。。。”

    “哇,小环你是也很过分的人啊!”莲太郎做作的这样说了一句,然后他打算带着两只小学生去吃饭,不过马路对面的渐渐筑起的人墙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莲太郎刚感到疑惑,对面就发出彷佛地鸣的怒吼,还飘来一阵类似围观群众发出的杀气。

    运动神经与枪法都很平凡的莲太郎,之所以能担任民警活到今天,全仰仗精准的直觉。直觉叫莲太郎快点离开这里。

    但是已经晚了。。。

    “抓住那家伙!”

    有如悲鸣般的叫声响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有名少女突破人墙冲了出来。她手上拿着装满食物的超市购物篮。

    环首先理解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少女和过去的她是如何的相似。。。“发生什么了?”延珠起初没有马上弄清状况,但是刚好挡在少女去路前的他们之后也会理解明白是什么样的情况。

    红色的眼睛——在这个东京区域,这样的眼睛绝对不会获得如同某个世界窟卢塔族

    的火红眼“世界七大美丽眼神”那样的美誉,在这里红色眼睛的孩子是遭受大部分人厌恶的存在。

    “是外围区的孩子呢。。。”同样住在外围区的环睁着眼睛说着瞎话看着被人粗暴按到在地上朝着自己几人伸出手的孩子这样说到,“应该是饿的不行了大概去偷东西了吧。”

    而莲太郎在问了旁人之后得知了事情的事实确实与环的推断差不多,那个孩子在偷东西时候被发现,警卫才刚出声叫她,她就动手把对方打个半死。

    莲太郎望向延珠和环,环面色如常,而延珠果然一脸铁青正在发抖。这时那名不知名的少女也望向延珠。

    “被诅咒的孩子”只要隐藏红眼,外表就和普通小孩没两样。因此就算她望了延珠一眼,应该也无法察觉延珠是同类。不知为何,少女对延珠伸出依然保持自由的那只手求救。

    莲太郎迅速挥掉她的手,瞪了少女一眼。他不想让对方把延珠牵扯进来。。。而之后两名警官为了收拾善后推开观众走来。那是由瘦巴巴的四眼田鸡与体格魁梧的平头男组成的搭档。

    这种集体私刑的状况终于能够收拾,莲太郎不禁暗自松口气。然而戴眼镜的警官看了逐渐安静下来的群众与被制伏的少女几眼,似乎是理解全部的状况,接着冷漠地“啊”了一声。警官强迫少女起身,尚未从周围人群的口中问清楚情况,便给她上了手铐。

    此时一旁的延珠也悄悄和莲太郎争论了起来,延珠质问他为何挥开了对方的求助之手,而莲太郎的观点是那家伙确实做错事,即便外围区的生活环境再恶劣,也不能偷东西。

    蓝原延珠和这个女孩有几面之缘,莲太郎则在质问下良心遭受着谴责,以“现在外围区不是有好心人时不时的对她们进行援助吗?”这样的话为最后的抵抗,只是最后还是败给了良心打算对那个女孩施以援手。

    “不,那孩子确实是错了。。。”环阻止了莲太郎,这样延珠很惊讶,她本以为环会赞同她,“哥哥说过‘偷窃是不对的行为,即使是为了活下去,但犯罪始终是犯罪。’,何况她还打伤了别人。”

    “你在说什么啊,环酱。明明莲太郎已经打算去帮。。。”

    “里见哥不行的。”环在延珠的耳边悄悄的咬着耳朵,“里见哥的话会把你牵连进来的啊。。。”

    “但是。。。”

    “所以,我来就没问题了哦。”

    “环,你在说什么啊,你。。。”

    “反正里见哥估计真的把我当作有钱大小姐了。我虽然并不是什么财团大小姐,不过这点事情还是能摆平的。”

    环一只手伸进了裤子的口袋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到。

    ——————————————本章完————————————————————

    ps:环的话现在是在外人面前所以会表现的比较成熟,撒娇的一面目前只会在李昂三人面前表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