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回到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这个是夏世,这个是沙耶加——希耶尔的话和我一样叫她小爽就可以了哦!”

    “所以说,你们果然平时都是故意叫错我名字的吧!”

    “小爽,你没有用你平时的中二病语说话哦。。。”

    “关系到这个的事情我才没有多余的力气用特殊的方式说话啊。。。还有夏世你现在是故意叫我‘小爽’戏弄我的吧!”

    看着面前的三个小不点互相拆台,已经并非人类之身,名为希耶尔的存在欣慰的笑着。

    这里是这个世界的法国巴黎市郊某个湖畔名为明净居的庄园洋馆,希耶尔是拥有着这里一部分所有权的洋馆主人之一。就在几周前洋馆的另一个主人之一李昂以及其他人暂时离开去了其它的世界,而现在他们回来了——当然几周是对于希耶尔而言,据李昂描述他们在那个世界待了超过两年的时间。

    在这座洋馆的地下有被设立名为镜之间的可以通往不同世界的设施,作为镜之间的管理者并理解了一部分其本质的希耶尔当然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现在在她面前的三个小不点的名字是环、沙耶加、夏世,都是出身于那个世界的孩子。只不过环是因为不明的原因流落到了这个世界而被李昂收养,其他两人是在那边被收养的。她们三人现在都是李昂属下幻影骑士团的准骑士,作为学徒分别跟在李昂、峰理子还有莉莉亚娜·克兰尼查尔三者身边。据说李昂在那边似乎还收留了不少的孩子,只不过暂时没有都带回来而已。

    “好了,小不点们。”作为一个已经有孙女的人,希耶尔对与管小朋友方面自然是经验十足,“名字我都知道了,那么除了环之外的两个,我也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希耶尔,贞德·希耶尔·达尔克,为了不和我的孙女贞德弄混你们就叫我希耶尔就行了。”

    “不能加上奶奶的称呼哦,希耶尔很在意。。。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因为某个小柴犬开始多嘴,希耶尔毫不留情的双拳夹住她的头开始钻啊钻啊钻。。。

    “不要说一些多余的事情,年纪从亚种巫妖开始算的话我现在才一岁都没有呢!”

    虽然希耶尔一开始多少想表现的温柔一点,可她现在在剩下两个眼里的形象已经不存在了。她稍稍咳嗽了一下,放过了环继续说到:“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可以被你们称之为家的地方了,除了地下的镜之间还有其它几个特定的房间之外,你们可以随意使用这里哦。环,你带着她们两个去挑两间她们希望当作卧室的房间吧。”

    “那么三个人住一间寝室呢?”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买个大号的三层床都没关系哦。”

    ——————————————分割线——————————————

    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艘木质的小船漂浮在湖上,而李昂现在正闭着眼睛仰面躺在船中小睡着。说是小睡其实也不够准确,因为李昂并非是完全陷入沉睡的状态,他还是抱有意识的,或者说他这是在闭目养神。

    他们回来的时间是这个世界的上午,在稍稍和留守的希耶尔聊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把带回来的三个小不点交给了她。至于剩下的三人。。。理子一回来就拉着莉莉亚娜还有贞德去香榭丽舍逛街了,所以李昂才能在午后如此悠闲的小歇。

    “你倒是很会享受嘛。。。也是,从前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可是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和一堆人勾心斗角两年,你再不让我当一会儿咸鱼,我都要进化成能竞选下届法国总统的政客了。”

    轻巧的落在船头的,是之前刚刚安顿好了环等三人的希耶尔。

    “别说的好像法国总统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一样啊。。。那些孩子现在正很高兴的在她们的房间里玩闹,所以我也有空闲过来骚扰一下你了。看起来你似乎需要和人好好谈谈,我姑且可以客串一下忏悔室的倾听者哦。”

    李昂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的弯腰附身在正上方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的希耶尔的脸。

    “堂堂魔女一族别弄的自己是修女一样啊,而且你现在都是不死生物了。。。不过你如果愿意听我发发牢骚我倒是很感谢你的,毕竟很多事情去说给理子或莉莉亚娜听的话连她们也会变得困惑起来的。”

    李昂在希耶尔移开位置之后坐起了身并坐到了船的另一头给希耶尔让出了一个她可以坐下的位置。

    “我最近有感觉比起以前有些顾虑了太多了,特别是在那个世界的两年里。很多明明直接可以简单的靠武力解决的东西我会选择用并不直接但更加合适的方式去做。。。”

    “等一下,那不是很好吗?”

    “但是这样我觉得我就不是‘我’了哦。。。”

    “切,明明就是更加稳重了。”希耶尔挠了挠头,“昂,你还是真是一如既往的别扭啊。就好像以前玛丽那时候一样,明明是有好感但是却不明确的马上接受她感情。”

    “玛丽就比你几岁好么,那时候她就十二三岁,我直接娶她是犯罪好么?”李昂撇了撇嘴扭过头,“何况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我没有让她接触到我们所在的‘世界’的打算。”

    “那现在呢?理子和莉莉亚娜呢?”虽然李昂对于希耶尔来说是亦父亦兄的存在,可现在她反而像是李昂的长辈,“你打算再逃多久?”

    “说逃字太难听了吧,我只是。。。算了,不反驳你了,你说的是事实。”李昂一只手伸出船外浸入湖水中随意拨弄着,“总之,把有些话找个人说一下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希耶尔耸了耸肩:“别逞强哦,我感觉你还有心事。不过你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会逼你啦。。。”

    而后,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对了,你是在那边经过了两年对吧?那么那句话该对你说了。”

    “?”

    “昂,欢迎回家。”

    ————————————————本章完————————————

    ps:新一卷开始了。。。本来是打算摸个四天就写的,然后生病了所以就索性摸个一个礼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