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清官难断家务事(下)
    “真是。。。”李昂一手握着长刀另一手扯开了螺旋盘旋着的布片完全压制住了g4,“明明我不想欺负小朋友也不想掺合师团和眷属互殴的,不过我是真的忘记了理子和贞德姑且也算是师团一边的了。而且你们是美军,所以今天就算你们自己倒霉。”

    李昂放下了架在g4颈部的长刀把它扔到了旁边:“那么,你们是选择与我战斗还是今天就此退去呢?”

    “你这家伙。。。看来哥哥身边的男性果然也需要肃清。。。”

    哥哥?李昂对对方的话有些迷糊了起来。

    “金次,这是你老妹?”

    作为这里己方唯二的男性,李昂理所当然了询问在查看亚里亚等人伤势的金次,而后者也是一头雾水。

    “我虽然家里有个大哥,但是完全没听说过自己有妹妹什么的啊!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美国的武侦吗?”

    “原来如此,不仅是远山金次,居然还钓上了一条足以把自己吞下的鲨鱼。4,不准对这个家伙出手,把面罩拿掉。远山金次的招式应该跟我很像,不要留下纪录。别弄错目标了。”

    当拿下面罩护目镜之后,g4露出了稚气而惹人怜爱的面容——李昂感觉她确实和金次有些许相似的地方。

    “嗯、嗯!那、我可以试试看吗?”g4询问着g3不明所以的话,而在得到肯定之后她放弃了李昂转而冲向了金次,“我一直好想见你呀,哥哥!”

    用飞踢来打招呼看起来是个元气满满的妹妹呢。。。

    李昂没有管那边的g4他朝着g3走过去:“解释一下吧,我在空地岛上出手是为了约束两边的笨蛋不要打仗时太过火牵扯到一般民众。那么和我一样没有表明立场的你为何今天会选择对师团成员出手,如果你没有很好的解释我会履行我的说过的话‘哪边弱帮哪边’哦。”

    “哼,仅仅是做个游戏而已。那么幻影啊,你现在是选择了师团吗?不然为何要站在老子的面前呢?”

    “我只是来接我家两个大小姐而已,既然是家庭矛盾就别把不相关的人扯进去。”

    “哼,你管老子。不管是峰理子还是贞德·达尔克都是师团成员,并不是不相关的人。”

    “所以说我tm最讨厌你们美国佬了。她们算是多重隶属,做事的时候当心点!”

    李昂和g3两人虽然是针锋相对,但是却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反而虽然两人说话难听,倒居然还能交流得起来。

    李昂看了看手表后又说到:“今天已经很晚了,就到此为止吧,你看如何?”

    “行,老子虽然并不是很惧怕你,但是也没打算故意让你这样的人物成为敌人。就如你所提议的吧!”

    ————————————————分割线————————————————

    g3和g4退去了,而且是用了类似光学迷彩的黑科技消去了身形。于是负伤的亚里亚三人被顺利的送进了医院。

    “所以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和对方打起来了,而且还这么狼狈。”

    确认了受伤的三人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理子、贞德、金次、华生四人被李昂叫到了医院的楼顶。然后金次和华生看着李昂开始训跪坐着的贞德和理子。

    “那个,昂昂,因为我听说亚里亚被袭击了所以才拉上了贞德一起去的啦。。。”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这么狼狈!”

    “因为理子不想在‘这里’过多的使用‘从别处获得的力量’嘛。”‘

    “师傅你教我的‘那个’我还不是很熟练。。。”

    李昂不由得捂住了头:“好吧,你们的原因我姑且算是认了,你们打算作为师团成员去揍人我也不会在意。不过前提是要保护好自己,明白了吗?”

    “嗨嗨!/明白了,师傅!”

    真是,明明自己是打算来过一段普通的生活当作休假的——好吧,更准确的说是“相对普通的生活”。

    教育好自己家的人,李昂看向了金次和华生。

    “金次,我并不打算过多的介入师团与眷属之间的战斗,只要你们控制住战斗的影响,我是不会插手的。更不用说是你的‘家庭纠纷’了,明白吗?”

    远山金次虽然与李昂接触并不是非常多,但是他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了解了对方。毫无疑问,李昂性格中的某一部分和他是类似的。

    “懂了。”金次说懂是指李昂说的前半部分,“但是‘家庭纠纷’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

    “说不定是你父。。。算了,这种玩笑能不能开我心里还是有数的。”李昂走到金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确实是知道怎么回事,诺爱尔已经基本查清楚了这次师团和眷属的大部分参战者的真实身份和立场。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哦,武装侦探也是侦探,请自己解开谜题吧,侦探先生!”

    “真是恶劣啊,大怪盗。”

    那么最后就是华生了。

    这位l·华生同学在来到天台上之后就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静静的听着别人的交谈。因为她在得知了李昂就是宣战会议时候那位“幻影”之后,显得相当的紧张。

    “放松,华生小姐。我和约翰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比起和夏洛克那个鹰钩鼻子关系好多了。约翰曲奇烤的是我见过的人之中最好的了。”

    “是的,感谢您的夸奖,如果家祖再世想必也会非常高兴的。”

    虽然李昂说了放松,但是华生还是显得有些拘谨。毕竟她面前的是和她祖先活跃于同一个时代的“老怪物”,说不定他现在这幅外貌根本不是真实的面目。

    然而这时候有人插入了对话。

    “等一下,华生小姐!?昂昂,你是说华生是女孩子,她不是和亚里亚定下了婚约么!?”在旁边跪坐反省的理子一下子就蹦跶了起来,凑到了华生面前打量了起来并伸出了手确认了一下“手感”,“明明在伊幽的时候是‘同学’,理子居然之前一直没有发现。。。是裹起来了吗?”

    “咿呀!你摸哪里啊!”遭遇了理子的咸猪手袭击的华生现在才多多少少显露出了几分女生该有的样子躲到了金次身后。

    “诶。。。。哼哼哼,原来如此。”理子见状恍然大悟露出了坏坏的表情,“昂昂你明白了吧?”

    “哇嘎里麻司!”李昂被长颈鹿附体了,“贞德,你呢?”

    “等一下,师傅还有理子,你们在说什么?远山,你明白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样“正直”的两人完全听不懂两个混沌·恶话里的意思。

    “我可对不上这两个人的电波啊。”

    于是李昂和理子对视一眼,作出了一副“我有毒电波我自豪”的样子。。。

    ——————————————本章完————————————————

    ps:我本来以为自己会鸽的,但是我却没有鸽,那我这算不算鸽了自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你说我怎么就穿越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