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七章
    第七章

    “唔……!!”

    瞬间受束,萋萋顿时慌了,量谁也淡定不了,这是哪出?而且前世也没有这等事儿啊!

    少女想叫,但嘴巴被东西堵了上,呜呜的根本发不出声音。有人麻利地从外捆绑上了她,扛起了便跑……!

    萋萋心惊胆寒,惊慌不已,不断挣扎,脑中也不断在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可想不明白,挣扎也是徒劳!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一阵晕眩,而后背脊一痛,却是被丢在了地上!

    少女迅捷坐起,眼前黑乎乎的,袋中又闷又热。她也不知自己身处何地,惊慌害怕,这时只听一个尖声尖气的女人声音响起:“打开!”

    另一个声音相应。

    脚步渐近。

    麻袋被解,萋萋浑身冷汗淋漓,顺着袋口赶紧钻了出来,这时只见自己身处一间昏暗的屋中,面前正站着两个婆子。

    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正是适才解开麻袋之人;另一个瘦些的双手抱怀,站在不远处,瞧着萋萋,嘴角动了动,脸上尽是轻视。

    前一个萋萋不认得,但这后一个——

    少女心中陡然一惊,这后一个人怎么似乎是,似乎是大房的人?!

    念及此,手都颤了,萋萋不知事情是出了什么差池,大房的人为什么抓她?难道宋夫人现在就想要了她的命么?

    还没待多想下去,这时只听外头响起另一个声音,“小姐慢着点……”

    小姐?!

    萋萋听得那声呼唤猛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这时只见门被人推开,转瞬一个肤白貌美,衣着华丽,一脸骄纵的千金小姐气匆匆地进了来。

    萋萋定睛一看,顿时更蒙了,这不是魏毅的妹妹,长房的那个嫡出小姐魏如意么!!

    这魏如意……萋萋但觉自己和她也没什么交涉啊!

    关于她的种种,萋萋只知道她是国公爷的嫡女,出身高贵,美貌出众,素有这辽城绝色的美誉。

    她从小娇生惯养,在府中众星捧月,后来还成了太子良娣。太子登基之后,她自然成了皇妃。魏家后来没少沾她的光彩……

    但萋萋和她没瓜葛啊!前世,那魏如意都没正眼瞧过她!

    可现下奇怪的是,对方绑了她来?!这是为什么?

    心中顿时更惊更怕,也更狐疑了。

    魏如意气汹汹地抬步刚一进来,视线便落在了萋萋的身上。

    一瞬间俩人眸光交视,一个一脸蒙,一个一脸怒火!

    萋萋不明白她气什么,但心中起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魏如意一脸轻视,斜瞥着萋萋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眉眼艳丽,唇红齿白,长得娇美妩媚,标致极了,穿的虽不起眼儿,但根本掩盖不住其姿容,的的确确是美的出众,人间少有,自己实在是无法违心不承认!

    但正是因为如此,她心中便更气更怒,也更觉得厌恶,当下恶狠狠地道:“我还当是什么国色天香!就这股狐媚劲儿,这股下贱劲儿也能叫倾国倾城?呵……这倾国倾城可真容易!我看那些妓院门口揽客的女人都是这幅模样!”

    魏如意说着,厌恶地瞪了她一眼。

    萋萋听得一脸蒙,但仅有瞬间。她心一抖,蓦然攥紧满是冷汗的手掌,恍惚似乎明白了缘由!

    因为前世的这几天发生过一件事情!那事儿在她心中留下了极其不好的阴影!今生她避开了!

    话还要从这魏如意的哥哥,魏家的大公子魏毅说起。

    前世的那日,魏毅邀了五个狐朋狗友到府上酒池肉林,胡吃胡喝,极度奢靡。

    也不知那几个男人聊起了什么,魏毅怎么就想起了她?!

    萋萋被他的随从抓了来!

    几个醉醺醺的男人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她,眼睛转都不转了。

    他们的目光之中满是对她的亵渎!!

    萋萋听到了他们的言语。

    每个男人都在点头,都在向魏毅夸赞着她的美貌,身段,诸多好听的美誉铺天盖地而来,倒好像她是仙女下凡,无人能及一般。

    萋萋对于那些赞扬当然听不进去。她只浑身发抖,极度害怕,更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魏毅似乎不仅对她起了不诡之心,还想让这几个狐朋狗友雨露均沾!

    少女梨花带雨,甚至多次向魏毅无声地哀求过!

    魏毅看见了,但他视而不见,反而笑的更得意,更肆虐,也更兴奋了!

    果然,事情朝着最坏的一面发生,魏毅兽性大发,说着最粗俗,最不堪入耳的话,当众扯碎了她的衣服……

    若不是阁外失火,出了事端,萋萋那天就会遭到这几个男人的轮/奸,不知要被他们玩弄成何种样子!

    失火吓到了魏毅等人,搅了那几个男人的兴致。萋萋趁乱跑了,衣衫不整,躲在无人的院落吓得,急的一直哭,所幸碰上了五公子魏央。

    少年借了衣服给她……

    今生的那天,萋萋有意地避开了魏毅的随从,没让他找到自己,躲过了那场羞辱。

    但出乎她的意料,她没去,竟然也没了那场失火……

    ***

    魏如意满脸怒气,辱骂嘲弄的话听的萋萋一脸蒙,但转瞬少女但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魏如意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萋萋想,怕是有人夸赞了她的容貌,惹怒了魏如意!

    结合前世和时间点,萋萋瞬间便想到了魏毅和他的狐朋狗友!怕是魏毅等人夸赞她的话传到了魏如意的耳中,让魏如意心中不痛快了。

    可魏如意出身高贵,从未正眼瞧过她,自负美貌,从小便又无数的赞扬,又素有辽城绝色的美誉,真的至于么?况且前世也没有这事啊!

    这是萋萋想不通的地方,然不时,少女脑中便“轰”地一声。

    她想起了那个人!那个想她死的人!

    魏毅等人的话怕是被那个人添油加醋,变了味儿地传给了魏如意!

    魏毅的那几个狐朋狗友都是辽城有钱有势人家的公子哥,也都是拜倒在魏如意石榴裙下的追求者,爱慕者。

    转述者为了激怒魏如意,怕是没少添油加醋,定是在转述那几个男人的话之时,抬高她的同时贬低了魏如意!

    其目的便是想借刀杀人,让骄纵的魏如意弄死她!

    这个人,一定就是陈嬷嬷!

    萋萋手中握着陈嬷嬷和她儿子的把柄。她知道那个恶毒的嬷嬷不会放过她!

    她也一直都在防范着陈嬷嬷!

    可她没想到防不胜防,如今事情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去……完全脱离了她的控制!

    魏如意身旁的丫鬟芙儿斜眼瞥了萋萋一眼,嘴一撇,接口道:“就是。明明是一副不安分的,四处勾引男人的下贱的样儿!还倾国倾城,呸!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三小姐……!”

    萋萋立时打断了那丫鬟的话,胸口砰砰猛跳。早闻言这魏如意骄纵的很,前世做阿飘的时候,她也是亲眼看到过了,魏如意可是向来不把下人的命当命看。

    而萋萋在她的眼中显然就是个下人。得罪了她,冲撞了她,哪怕是运气不好点的,给她当了出气筒,打死都是常有的!

    萋萋不想,她想活着,眼下只消再有一次自由的机会,她就能逃出魏府,出去过安稳的日子了。

    “有人挑拨离间!三小姐明鉴啊!”

    可萋萋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但孤注一掷,总不能坐以待毙!

    那魏如意可无心听她说话,听她娇滴滴的声音就更是厌恶不已。她白了萋萋一眼,嘴角不屑地动了动,仿佛没听到她说话一般,伸手瞧了瞧自己刚染的指甲,向旁边的丫鬟芙儿不紧不慢地道:“你也这么觉得呀?”

    那芙儿满脸奉承,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这任谁呀,都能一眼就看到她的骨子里去。呵……可惜不知廉耻,有人也不知自己的半斤八两,一门心思地往男人的床上奔,这一个不行,就去找第二个,第二个不行还想找第三个……也不知上过多少男人的床了……咦!脏死了!竟然还想勾引大公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贱命?我看你连给个马夫当妾都不配,不如当个人尽可夫的□□吧,和你骨子里下贱劲儿很配哦!”

    “你……”

    萋萋是不想在意,可这话也太难听了!

    魏如意听着“噗”地一声不屑地笑了,转眸看向了萋萋一眼,又朝着一旁的芙儿问道:“那你说怎么处置她好呢?”

    那芙儿掩嘴一笑,“我说呀,别白瞎了她,还是妓女最适合她!”

    魏如意淡淡一笑,缓缓言之,“不谋而合……”

    萋萋大惊,脸色瞬时煞白,心凉了半截“不不不,别别……三小姐……!”

    然她还未待再说下去,但见魏如意向那身旁膀大腰圆的婆子一个眼神儿。

    萋萋顿觉后颈一痛,哭都找不着调……失去意识之前,心中只想了一句话,“白忙乎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