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八章
    第八章

    七月流火,天已渐渐转凉。

    这日风轻云淡,山高水美,鸟语花香。

    辽城五十里外,一辆马车正飞快地跑在路上。

    马夫扬起马鞭,奋力催马驰骋。

    车中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男子一身官服,长的周正,只是双眸紧蹙,眉间那道竖纹清晰可见,还不时掀帘向外头张望,满面焦急。

    此人姓魏,名云霆,正是抚江省巡抚,爵位文乡侯,辽城魏家当家的!

    今晨他刚接到圣旨,皇上要他即刻起身入朝!

    然而此时,他走的却不是奔赴京城的路。

    魏云霆面露惶急,汗珠顺着额上往下淌,抬声向外催促道:“阿庆再快点,再快点!!”

    隔着车板的马夫高声相应。

    “侯爷,就快到了,就在前面了!”

    魏云霆听罢急忙再度掀开车帘,探头遥望出去,只见前方白云之下,一片葱绿,竹林深处,隐约可见屋子,和一辆马车。

    看到那马车,魏云霆这才松了口气。转眼间,伴着一声烈马长嘶,自己的车渐停。

    魏云霆放下车帘,也不及马夫为其开门,匆匆地自行下了车。

    马夫急忙伸手相扶,“侯爷,慢着点……”

    魏云霆心下惶恐,急不可耐,当下一把推开了仆人,急匆匆地朝那竹屋奔去……

    屋门敞着,房**有二人,一坐一立。

    那垂头肃然站立之人正是他提前派来的小厮阿忠。

    另一个……端杯饮茶,只见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身如玉树,眉眼俊朗,金冠束起的墨发笔直泻下,一身雪白色对襟长袍整洁干净,一尘不染,其人神韵独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英气与贵气。

    魏云霆虽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一头热汗,当下一见那人立时慌张紧迫地跪了下去。

    “臣魏云霆拜见殿下,接驾来迟,还请殿下责罚!”

    那屋内的小厮阿忠也立马随着主人跪了下去。

    桌前男子放下茶杯,垂眸淡淡地扫了魏云霆一眼。

    此人姓颜名绍,正是皇上的第四个儿子,当朝太子!

    颜绍未叫平身,却应了一声,慢悠悠地接着说道:“魏巡抚说的是,本王正想着怎么责罚你呢。”

    “呃……这……臣,臣……”

    魏云霆登时一身冷汗!

    但他当然知道太子这是话中有话,有别的事儿怪罪他!

    “老臣该死!老臣该死!……还请殿下明示……”

    颜绍缓缓地又倒了杯茶,慢慢地道:“本王问你,你可知本王为何亲来辽城?”

    魏云霆正了正身,恭敬地道:“殿下礼贤下士,求贤若渴,三顾茅庐,千里赴辽,只为请得百里先生出山。”

    颜绍身子略一向前,低声问道:“那依魏巡抚看,本王是没请到先生便想弄得满城皆知,甚至现在就想把消息传回京城?”

    “这……这……殿下自然不想。”

    “哦?是么?本王不想,可魏巡抚似乎很想。”

    “这……这,老臣决无此心!”

    颜绍正了正身,双眸微垂,瞧向对方,缓缓地道:“听说侯爷一个月前就修了贵府的玉林水榭……”

    “啊,这……”

    魏云霆幡然醒悟。

    自己府上那玉林水榭极是奢华,可谓专为入辽城的王侯将相居住设计。

    此事在魏府已几乎是人人尽知之事。

    魏云霆接到太子到来的消息,特意先派了个麻利,机灵,有眼色的小厮接见,想来那小厮为了帮他邀功,早早地把修了水榭之事告之了太子。

    太子心思缜密,这倒是他的疏忽了,念及此,魏云霆立时感到惭愧不已,当即再次叩拜下去。

    “殿下教训的是,老臣糊涂,险些做错了事!殿下当狠狠地责罚老臣!”

    颜绍收回了目光,“起来吧。”

    魏云霆早已浑身尽是汗水,应声,擦汗,缓缓地起了身。

    但见太子眼神示意他坐,便从命,拉开了椅子,坐了下去。

    颜绍道:“父皇有要事召见魏巡抚,魏巡抚一面急着入京,一面还来见本王,当真辛苦了。”

    魏云霆急忙道:“殿下厚爱,折煞老臣了,能为皇上和殿下奔波,那是老臣几世修来的福分!”

    颜绍抬手提起茶壶将另一个杯中也倒了茶,推向对面,缓缓地接着道:“这长途跋涉,魏侯爷还要照顾好自己。”

    魏云霆极是感动,连连躬身道谢,只听太子又道:“至于本王,侯爷让小厮向家人只道本王是位生意人,是侯爷的朋友便可了。住处么,寻常院落为宜,那玉林水榭便罢了。”

    魏云霆点头,“是是是。老臣都谨记了。”说着这便写下书信,交于小厮阿忠手中。

    待俩人说完这些,只听外面马蹄声响。

    小厮阿忠出去一看,回禀道:“侯爷,是护卫到了。

    魏云霆急着接驾太子,匆匆出府,护卫仆人皆被他甩在了后头,眼下却是才赶了过来。

    颜绍起了身,负手在后,淡淡地道:“去吧。”

    魏云霆急忙跟着他站了起来,躬身施礼,抱拳别道:“老臣与殿下就此别过,阿忠会带殿下入辽入府,殿下有任何事情,尽管吩咐阿忠便好。”

    颜绍沉声相应……

    ***

    马车驶入辽城之时已是黄昏。

    阿忠坐在外头,一直仔细着路边,待寻到一家上好的酒楼,当下让马夫停了车。

    他跳下车来,敲了敲车门,仔细着道:“邵公子,前面有家酒楼,公子要不要先行吃些东西?”

    阿忠问完之后,便恭敬地等着太子回应,但车里却久久没什么动静……

    “……?”

    阿忠心中惴惴,出了一层冷汗,暗道:殷勤献的不对?还是太子睡着了?自己不会吵到了他吧?反正无论如何,是不敢问第二遍了。

    车中,颜绍没睡,也听到了对方的问话,只是注意力在别处。他略微掀起窗帘一角,只见一青衣人矗立远方,正朝他的方向望着。不时,那人又别开了视线,恍惚做了些别的事儿,可没一会儿又朝此处望来,如此反反复复……

    颜绍悄然方向窗帘,双眸微眯。

    此人跟踪他许久了……

    ***

    阿忠攥着手,咬着嘴唇,犯难了。

    他几欲抬手再敲车门,可抬起了又放了下,心中暗暗叫苦,不敢啊!

    正当为难之际,突听里面有了细微的声响,而后车门被人推开,再然后便是太子如玉般的脸了。

    阿忠心一抖,一身冷汗,赶紧躬身低头,极是恭敬,不敢直视。但恍惚那一眼,心中便不由得不自禁暗赞:太子长得可是真好看!

    想着,垂首笑道:“走了半日了,公子累了也饿了吧?这家酒楼在辽城很出名,公子不如吃些东西再赶路吧。”

    颜绍面无表情,只沉声应了一声,便绕过他,直接进了去。

    阿忠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了上!

    俩人进店落座,点了一些饭菜,阿忠虽与其同桌坐着,但一口也没敢动。敢动就怪了。

    饭后出了酒楼,已然夜幕降临。阿忠赶紧跑到前面开了马车的门,恭敬殷勤道:“公子,请。”

    但见太子没瞧他,却抬眼望向了远处,微微眯起了双眸,而后抬步错过他,什么也没说。

    “啊……”

    阿忠一呆,但立马明白,太子这怕是想走走,看看这夜景,于是赶紧交待了马夫,自己紧跟太子之后。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街头偶有歌声琴声……

    阿忠边走边笑呵呵地讲道:“邵公子,咱们刚入辽城,再乘一个时辰左右的车就能到魏府了……公子看那边,那个是……”

    他沿途不断地说着,但见太子并无不喜之色,只道他还蛮爱听,也便说的更来劲儿了。

    然说着说着,正兴奋着,却见太子拐进一家楼阁!!

    “邵公子?”

    阿忠不知所措,一脸蒙,待反应过来,定睛一看,只见那阁楼的门匾之上赫然写着“春花楼”三个大字。

    一阵阵女人的娇笑声,**声,喜吟声传入耳中,苏人筋骨,阿忠的脸一下子便红了。

    此处却是一家妓院!

    红归红,思绪乱了归乱,但阿忠立刻会意!恍然大悟,心中暗笑道:原来太子是想那个了!

    想到此,阿忠赶紧跟着进了去,大厅中一片喧嚣,靡靡之音灌入耳中,各色女子千姿百媚。

    院中老鸨一见颜绍,眼前蓦然一亮,看的直了,第一惊其相貌,第二便是其穿着,这一看就是哪家贵公子啊!!

    厅中妓女几乎一涌而来,娇滴滴地唤道:“公子……”

    阿忠立时挡在了颜绍之前,这妓院中的女人可是比他想象中的疯狂,眼下自己身后这人可是太子,岂是她们能一拥靠近了。

    念及此,阿忠霍然从怀中摸出了两锭金子拍在了桌上,高呼道:“老鸨,去把你们院里的姑娘都给我叫出来!”

    那老鸨看到那金灿灿的玩意,眼睛从颜绍的脸上移了开,更直了,连连娇声相应,“哎,哎,大爷等着,这就来了啊!姑娘们,接客啦!!”

    “哎!!”

    屋中一片喜悦,一片娇滴滴的相应声……淹没了屋外暗处,青衣人与黑衣人短兵相接的的打斗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