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十章
    第十章

    “公子……”

    几乎带着哭腔,带着乞求。

    但男人没有任何住手迹象,仿佛根本没理会她那声哀求,只垂头观赏似的瞧着她,眸光深邃,长睫微动,下一刻便轻佻又霸道地捏起她的下巴,舌尖撬开了她的唇,深深而肆虐地亲吻了下去……

    “唔……”

    萋萋瞬时浑身燥热,一身香汗,被他亲吻拨弄的喘息不已,在他怀中和激吻下娇弱无助的好像一只可怜的、受惊的小猫,想拒绝,想推开他,可双手软弱无力,也不敢,想想自己被一个陌生的毫无感情的男人如此轻薄,眼泪转瞬又渗了出来。

    男人吃的够了,倒是从容,垂眼瞧着少女那副楚楚可怜,害怕又娇羞的样子,眼中有些细微的变化,目光移至了她那张被他刚蹂躏过了的极具诱惑的嘴唇上,盯了一会儿。

    萋萋被他迫着抬着小脸儿,抽噎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那张冷漠的脸。

    她心中害怕不已,只觉得自己好像海面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命运都掌握在了这个男人手中,可嘴唇动了动,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眼中带着满满地乞求……

    男人伸出手指,摸了摸她娇嫩的小脸儿和嘴唇,最后停在了她的唇上。

    他垂眼瞧看,看起来漫不经心,带着几分玩弄,肆意地摸着她的嘴唇。

    萋萋害怕他那种目光,更怕他那种轻薄的态度。

    但心中还是骤然燃起一丝期望,盼望着男人就此放过她,事情就此打住了吧。

    但很快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

    猝不及防……

    “啊……”

    萋萋只觉得前身一凉,惊觉过来之时,只见男人已经撕开了她的衣服,扯下了她胸前的那抹洁白的肚兜。

    少女身上馥郁芳香、雪白而鼓胀的胸脯瞬时暴露在人眼前。

    娇羞不已的萋萋双手遮挡在前胸。

    可是满把的春光又岂是两只纤纤玉手能遮得住的?

    萋萋又羞又窘,极度无措,简直就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心慌意乱,脸色渐转绯红,还有一种被轻薄,轻视和玩弄的感觉,及此,眼中泪水一汪地又涌了出来。

    “公子……”

    一声带着哭泣的呼唤,但男人仿佛视而不见也听不见,搂在她腰上的手猛然一箍,一团柔云带着两点嫣红便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下一瞬,萋萋便觉自己双腿霍然凌空,被他拎到了床上。

    少女衣衫不整,大部□□子已经裸露出来,惊慌无措,面色烧红,有心逃,但能往哪逃?

    男人解开了衣服,露出了精壮的身体,捞起床上少女柔软的腰枝,便粗暴地闯了进去。

    萋萋猝不及防,娇声痛呼,脸色由红转白,疼的一身热汗,只觉双腿瞬时瘫软无力,整个人也仿佛死了过去,眼泪一下子便再次涌了出来,但见那男人眉目冷峻地瞧着她,没有丝毫地怜惜,掐着她的腰枝,便奔驰起来。

    少女梨花带雨,在他的身下就好似狂风暴雨吹下摇摇欲坠的花枝……

    萋萋咬住嘴唇,轻声呜咽……简直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被他折腾的筋疲力尽,直到深夜方才停了。

    耳边传来身旁男人匀称地呼吸声,萋萋小心地拽着被子盖了上,一动也不敢动。

    下身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萋萋咬住了唇,委屈地又想哭!

    她小心地擦了把眼泪,翻身朝向床里,叹息,叹息,再叹息!

    心中仿佛有另一个声音嘲笑道:哭什么哭,这才刚是个开始!

    开始……

    想起这残酷至极的两个字,不想哭不想哭,少女还是哭了出来。

    倒霉,怎么这么倒霉!

    适才男人轻薄,欺负她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的疼再次提示了她,萋萋想想就后怕,浑身战栗!

    但他粗鲁是粗鲁,冷的吓人是吓人,倒是也有一点好。

    萋萋适才被他折腾的但觉生不如死了,便自己安慰起自己来。

    她盯着男人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脸,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至少他长得好看啊!

    反正也改变不了被他蹂躏的事实了,那就往好的地方想吧。

    可她越是看他,他越是用力,越是肆无忌惮,狠狠地欺负她!

    萋萋斜睨了他一眼,咬住了嘴唇,但觉他可怕、讨厌极了。

    这一宿也不知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日一早,她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些许声音,睁开眼睛向床外一看,只见男人高大挺拔背影就在床边,仿佛正系着腰间玉带。

    许是听到了她的动静,对方侧头斜睨了她一眼。

    但仅此一眼,又转过了头去,看样子是不屑理会。

    萋萋也罩上衣衫,缓缓地起了身,不时抬眼瞄着他。

    叹息,叹息,再叹息!

    想想以后要被不同的男人……,萋萋顿觉想死。

    死了算了,一了白了,干嘛活受罪,被人摧残!!

    她回头看了眼床上的被子,还沾了一些她的处子之血的被子,心中暗想:“一会儿就用这个吊上房檐,踹了凳子死了算了!”

    想着,少女咬住了嘴唇,狠狠地闭上了眼睛,但怕的双手双腿不自禁地直颤。

    不行,不行!

    她霍然又睁开了眼。

    只消想想便浑身战栗了,萋萋顿时埋怨起自己来!

    这么一个死境,死,死还没勇气!

    少女攥住了手掌,可是就是好怕啊!

    她想着又战战地看了眼男人的背影。

    眼见着他穿了衣服,系上扣子。

    萋萋昨晚对他全是讨厌和惧怕,只道他脸长得好,人却坏的很,但现在想想,他不仅脸长得好,身材好,也是她第一个男人啊。

    想到此,少女顿时心一横,不可能也要试一试。

    她一下子跪了下去,拉住男人的衣角,想想自己的处境,鼻息霍然一酸,眼泪一下子便来了,梨花带雨地央求道:“公子,公子带我走吧!”

    那公子霍然被她拉住,眉头微皱,极是不耐,待听她道了这样一句,居高临下,侧头斜瞥,瞧了一眼少女娇艳诱人的小脸儿,和让他愉悦满意的身子,冷冷淡淡地说道:“好。”

    萋萋霍然一愣,呆呆地盯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须臾愣了,但见男人眉头微蹙,有些不耐地拽下她手中的自己的衣服,回过了头,继续慢条斯理地系着扣子。

    萋萋这时方才恍惚回过神儿来,攥住了适才那拉过他衣服的手,咽了下口水。

    少女转眼起了身,抬头,只见男人已经系好了衣服,朝着房门走了去。

    萋萋也快速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急忙跟近两步,却见他4根本没有等她的意思,开了门便大步地出了去。

    房门“砰”地一声骤然被关,里面的萋萋顿时愣了几愣,心中忐忑起来。

    他适才说了“好”,是……是真的好,还是逗她的?

    瞬时有些不安,不过转念,管它真假,总要试试啊!

    想到此,她也不顾那些了,开了门便跟了出去。

    俩人相距甚远,萋萋遥遥地只见那男人转弯仿佛下了楼,心中一沉。

    他是要走了?

    他是骗她的?

    少女急促地跟了下去,但见楼下早没了他的身影。

    萋萋心一沉,瞬间失落万分,咬住了嘴唇,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该死!不要她就不要她,干嘛耍她啊!

    正当这时,只听一旁的屋中传出老鸨的声音,“公子这可为难我了。”

    萋萋骤然一惊,这时才知道原来此处是老鸨的房间,听她语中说着“公子”二字,少女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仔细了起来。

    只听老鸨的声音再度响起:“……公子也看到了,那姑娘的姿色容貌全辽城也挑不出几个。我还得指着她给我挣钱呢!”

    男子淡然问道:“多少钱?”

    萋萋骤然一听,只觉得和适才那个“好”字的声色有些许接近,胸口霍然猛跳起来,心中再度燃起希望。

    房中的老鸨观赏着自己腕上的金镯子,摸来摸去,照来照去,嘴角一动,看向面前的男人微微一笑,开口道:“五千两银子。”

    外头的萋萋闻言,登时目瞪口呆!

    五千两?!!

    她听了简直要吓死了!五千两银子怕是连这家妓院都买下来了,老鸨竟然开口要出五千两!

    这分明就是不想买啊!

    萋萋说的没错,老鸨就是不想卖!行人一眼便知这小姑娘是个摇钱树,留着做台柱子,那得勾得多少男人日日夜夜往这儿奔啊!当下看着贵公子睡了一宿就想给她赎身,便更肯定了自己的眼光!

    颜绍闻言一声轻笑。

    老鸨便也跟着笑了一笑。

    再清楚不过,这公子的笑是一种嘲笑。

    一个妓女要五千两银子,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屋外的萋萋虽然也知这老鸨开出天价是要撵人,但听得男人那声充满嘲讽的笑,心还是一沉。

    这时只听房门声响,萋萋霍然抬头,只见男人踱步出来,见到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便一句话也无地出了春华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