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呵,萋萋妹妹……”

    少女娇艳的小脸儿蓦然出现在眼前,魏钦登时看的愣了。

    他咽了口吐沫,胸口狂跳,声音带着谄媚和诱哄。

    萋萋大惊,奋力地要按下那窗子,可她一个小姑娘哪有魏钦的力气大。

    魏钦使劲一推,窗子便再次张大。

    “萋萋妹妹,别这样……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说着便要往窗里进。

    萋萋手足无措,惊惧不已,情急之下,顺手抄起桌上的茶杯,一下子便将杯中的水泼到了魏钦的脸上!

    “嗬!”

    魏钦猝不及防,吓了一跳,但抹了把脸,反手就拽住了少女的手腕!

    “放手!!”

    萋萋大惊,另一只手狠狠地打着他的手臂。

    “你放手!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魏三公子私闯客人寝居,对居内女眷动手动脚,你不怕毁了名声么?”

    魏钦哄道:“萋萋妹妹,萋萋妹妹你怎么这么对我?我只是太喜欢你,太想念你了,你难道忘了我们以前了么?”

    “走开!”

    萋萋听他提以前就觉得恶心。她咬住了嘴唇,心一横,顺手拔下头上朱钗,一下子便扎在了魏钦手上。

    “啊!你!”

    魏钦吃痛大怒。

    萋萋胸口狂跳,就着他疼的缩回了手的瞬息麻利地拽住窗子便往下拉。

    男人火冒三丈,但仍未忘记相拦,终究力气还是比少女大的太多,伸手一把挡住了窗子。

    他疼的一身热汗,燥的想打人,但少女近在眼前,吹气如兰,柔柔弱弱的样子,狐狸精一样的脸蛋儿,腰肢纤细的不盈一握,鼓胀的胸脯起伏不定,露出的脖子,玉手,小脸儿皆像剥了壳儿的鸡蛋一般白皙清透,美艳的不可方物。

    他的火立时便消了,死死地盯着少女,就好像饥饿的狼抓住了一只小羊,脑子根本思索不得,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他一把抓住少女的肩,便朝着她的脸蛋亲去。

    “啊!走开!”

    萋萋大惊,使劲儿挣扎,奋力相拒。

    这时,门外霍然传来一阵急躁的脚步声。

    小厮气喘吁吁地跑来,急促道:“三公子,快快快,回来了,回来了!!!”

    那魏钦犹如箭在弦上,下体已经有了反应,抓着少女柔弱的肩,不断靠近,但隔着窗,亲是亲不到的,他探着头进去大肆地嗅着她的体香,这时骤然听见那小厮大呼,心一激灵,动作便一滞。

    萋萋得了喘息,一下子挣脱他,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而后瞬时落下小窗,慌张地插了上。

    那魏钦挨了这记耳光,也终于有了一些清醒,心中大骂倒霉,麻利地和那小厮跑了出去!

    可刚刚跑出便隐约地见前边有人,他二人又赶紧返了回来,无处可去,便顺势躲在了居院的墙后。

    院中丫鬟个个惊慌失措,适才相拦,有人被打有人被骂,关键那魏钦毕竟是主子,是侯爷的儿子,谁敢真动他呢!

    屋中的萋萋仍未压惊,喘息不已,待听到院中的丫鬟齐齐地给那公子施礼请安,她方才起了身。

    少女匆忙地理了理头发和衣裳,慌张地开门出了去。

    “公子回来了……”

    颜绍淡淡地应了一声,看也没看她一眼便要回房,但眸光不经意间一瞥,却见萋萋双手直颤。

    男人剑眉一蹙,缓而停了下来,又上下打量了少女两眼,但见其小脸儿苍白,手抖得厉害,和往日大不相同……

    颜绍心中生疑,这时院外蓦然传出一丝极其小的动静。

    萋萋与四个丫鬟根本没听见。

    颜绍闻之眸光一冷,有了猜测。他负手在后朝着那门外望去,一个示意。

    这时,只见一道黑影如风般一闪而过!

    萋萋与其它四名丫鬟几乎同时抬头,却是不知他是从哪冒出来的!但还没待反应过来,只听院外响起了魏钦的叫喊。

    “啊,放开我,啊,放开我!”

    萋萋等人顿时皆是一震。转眼便见那黑衣人压着两人近来,正是魏钦和他的随从!

    那黑衣人一手拎着一个,将俩人丢在太子面前,霍然给了一人一脚,揣在他们的腿上,俩人登时跪了下去。

    那小厮老老实实的,一动不敢动,可魏钦如何老实,大声怒道:“你,放肆!!”

    这原本被抓进来已经够气的了,还让他跪着!

    他自然极是不服,冷哼一声,扑了扑身上灰尘,这便要大大方方潇洒地站起来,岂料还未站起,却霍然又被那黑衣人踹的跪了下去。

    魏钦火冒三丈,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大声怒道:“大胆,你知道我是谁么?!”

    他说着还要起来,可起来就被对方踹了下去。

    如此三四次,那魏钦气的青筋暴起,要打人,却远远不是对手。

    他心中不服,满满怒火,但腿受不了了,但觉自己再被踹几次,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便姑且没再硬碰硬,但口上不饶,大声呵斥:“小爷是魏府三公子!你胆敢如此对我!活腻了?”

    萋萋与那四个丫鬟皆是浑身冷汗淋漓。

    少女战战地瞧着,看那魏钦受难,心中出气归出气,但也怕极了。

    他可是侯爷的嫡出公子啊!

    想到此她又抬眸瞅了瞅那邵公子,但见其面色凛然,心中暗道:他这是死撑呢吧!当下知道这是三公子了,一定悔死了!可刚想完,却见那男人向那黑衣人一个示意,而后自己便朝正房走去。

    萋萋不明所以,暗道:他惹了祸也要端着架么?刚想完,还未待转过头,就蓦然听见“啪”的一声。

    少女大惊,转头一看,只见那黑衣人一把揪起了魏钦的衣襟,随后“咣咣”便是一顿好打!

    那魏钦被打愣了,却是挨了好几拳,才反应过来,“你,你竟敢……!”

    他这“你竟敢……”还没说完,那黑衣人便“咣咣”的又是一顿揍!

    萋萋一把捂住了嘴,吓死了!其它四名丫鬟也是大惊失色。

    “你!我要杀了……”

    话音未落,对方的拳脚又来了!

    他又待说话,可依旧如此,到了最后,便对方给他机会,他也说不出来了,只下意识地要跪下求饶,再后来就连求饶的力气也无了。

    “停。”

    这时屋中骤然响起颜绍颇是慵懒的声音。

    “把这个冒充魏家三公子的贼扛到魏二爷那去。”

    “是!”黑衣人立时躬身领命。

    魏钦迷迷糊糊,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黑衣人沿途一路扛着他。

    丫鬟仆人见了都是吓了一跳,退去一旁窃窃私语!

    ****

    魏二爷书房

    魏云楼手中拿着书,心却不在此处,读着读着蓦然便想起了留香居的那位,正有些溜神,随从在外恭敬地道:“二爷,邵公子的部下有事求见二爷,他……”

    魏云楼脑中正想着萋萋,耳边霍然听见“邵公子”三个字,心一激灵,却是不知他的部下来干什么,可是与萋萋有关?

    虽然不大可能,可魏云楼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请他进来!”

    随从略一迟疑,“二爷……”

    魏云楼眉头一皱,沉声道:“怎么?”

    “二爷,那部下扛着个浑身是血,鼻青脸肿的人,正是,正是三公子!”

    “什么?!”

    魏云楼霍然站了起来,眉头皱的更紧了,当下心绪颇乱,甚是不解,“速速叫进来!”

    他吩咐着一抬袖子,坐回了椅上!

    “是!”

    不时只见一个黑衣男人扛着一个昏昏沉沉之人,进门之后将其一下子撂在了地上。

    黑衣人抱拳道:“启禀二爷,此人鬼鬼祟祟地潜入留香居,藏匿草丛中,居心叵测,被我逮住,还自称是魏三公子,毁坏公子名誉!堂堂魏家三公偷偷摸摸地藏在留香居外的草丛中做什么?我家公子平时不在居中,这居中只有一位姑娘,姑娘现下受了惊吓,还请二爷查明此人身份来历,给我家公子一个交代。”

    “……”

    魏二爷一听,那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魏钦去干什么,显而易见!

    那姓邵的公子怕是心知肚明此人就是魏钦!却以教训此人,维护魏钦的名义给了魏钦一顿好打,现下还来要交代?!

    一个是大哥的朋友,一个是大哥的儿子,他不过是代为掌家,这官司难断了!

    魏钦糊涂,今日也可谓自作自受,魏家理亏,这……这还能让他说什么?

    此事很快在魏府传开。

    虽然不敢相信,但府人无人不知这魏钦是为了谁才去的,也更加确定了那小妾就是萋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