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二十五章三合一
    第二十五章

    丫鬟立时麻利地将那筷子捡了起来, 拿了双新的给萋萋。

    颜绍斜瞥了少女一眼,什么也没说, 只向那来报的丫鬟道:“带他去偏房厅堂等着。”

    “是。”

    丫鬟应声去了。

    萋萋心中翻江倒海,脑中“嗡嗡”只响, 害怕极了。

    颜绍正吃着东西,可耳边霍然又传来“啪”的一声。

    他剑眉一蹙, 但见萋萋手中的筷子又掉了下去, 转眼再看她小脸儿煞白,倒似是哪不舒服, 于是便沉声问道:“你怎么了?”

    萋萋其实没哪不舒服,她只是心里不舒服。

    但当下她却捂住了胸口, 秀眉蹙起,双眸微闭,长睫颤动着,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的表情,艰难地喘息了起来。

    “我……”

    少女娇娇柔柔的声音, 酥软人心。

    她轻轻地抓住了男人胸口的衣服, 软软地倒了过去, “我难受……”

    颜绍剑眉又是一蹙。当下他在吃饭, 何时有人敢打扰过?这少女没什么规矩。

    心中不悦归不悦,他当下也没什么责备, 只放下碗筷, 沉声问道:“哪里不舒服?”

    萋萋娇娇滴滴地道:“适才头昏, 胸口也不舒服。”

    男人听罢, 抬眸向一旁的丫鬟道:“去叫大夫过来。”

    丫鬟应了声。

    萋萋伏在他的胸前,娇声道:“不必了,现在好多了。”说着如藕长臂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小猫似的缩在他怀中。

    颜绍颇是无奈。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粘他,更没人敢动不动就往他怀里钻。

    但她柔柔弱弱的,身娇体软,又香又美,又萌又媚,来了又叫他舍不得推开,于是便颇是无奈地环上了她的肩膀。

    萋萋要是知道这深沉冷漠的傲娇公子是当今太子,未来的皇上!那定打死她也不敢碰他这金贵的身子了。她只道他是一个贪恋女色的普通男人罢了。

    当下她藏在他的怀中,眼睛转来转去,就想把这个男人锁住,不让他出去见那个混蛋。

    就算是不能一直阻止他去见魏毅,好歹也让那魏毅等上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的。

    魏大公子身份尊贵,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到时候定然觉得这姓邵的不把他放在心上,气死了。

    俩人要是闹翻了,这姓邵的这么傲骄,还能求他?还能主动给他送小妾?一定不能了。

    萋萋打着如意算盘,念及此,又是一声娇吟,抽噎一声,便要哭了似的。

    “公子说萋萋的身体这般不好,今天这儿疼明天那疼的,是不是会短命啊?原来短命也便罢了,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但现在不一样了,萋萋有了公子,每天都能看到公子……只要看到公子,萋萋就高兴,就觉得满足,活着也有了希望……可若是活不长死了……”

    她说着停顿了一下,柔软的声音带着哭腔,“萋萋不怕死,但怕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公子了……”

    她说着仿佛极是激动,抬起了小脸儿,眼睛泪汪汪的,崇拜、爱慕又情意绵绵地仰视着男人。

    颜绍喜欢她这个眼神儿,听着小美人娇娇滴滴的情话,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当下脑中蓦然变又有些晕乎了。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沉声道:“我会让你长命百岁。”

    萋萋但觉气氛很对头,顺势便贴上了他的胸膛上,搂着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了他。

    “有公子这句话,萋萋便觉得没白活一场,什么都值了。”

    颜绍听着,闻着她头发上的香气,身上散发的体香,感受着她温软的身子,嫩滑的小手和呼吸,瞬时脑子就不转了……

    ***

    魏毅原本胸有成竹,但觉颜绍肯定会把萋萋送给他。

    他一直盯着留香居的动静,也一直盯着颜绍的动静,但三天过去了,对方一直也没来找他,反倒是一天天早出晚归的往一个鸟不拉屎的岷山奔,那地方有什么?

    魏毅生气,想来问,但又怕显得很急,有**份,因此迟迟也没来。

    但这日在魏钦的催促下,他也实在是等不及了,又恰逢听说那姓邵的今日在居中,没出门,这便过了来。

    丫鬟通报了之后,把他带到了偏房厅堂。

    魏毅喝着茶,这便满心愉悦地坐下等了。

    起初的时候心平气和,可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实在是坐不住了,他不禁心下好奇也生气。

    这他娘的是干什么呢?莫不是特意跟他摆谱呢?

    魏毅气坏了,但仍耐着性子继续等了。可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实在是等不了了。明晃晃的轻视,他何时让人这般不重视过。

    以前他爹的朋友,他又不是没见过,哪个敢忽视他?

    他堂堂省巡抚文乡侯家嫡出世子,在这辽城就是地头蛇,小霸王,谁他娘的敢跟他摆谱!

    火冒三丈,一怒之下,他便大步冲出了厅堂。

    来到院外,但见几个丫鬟都在外侯着,那正房屋门紧闭,他心下蓦然很是狐疑,可转瞬便听见了房内少女娇滴滴的声音……

    魏毅的脸瞬时铁青无比,但觉气的都要吐血了!

    他咬牙切齿,狠狠地一攥拳头,伸手朝那房门使劲地指了两指,心中大怒道:“你他娘的给小爷等着!”言罢蓦然拂袖离去!

    ***

    萋萋被疼了个够呛,躺在床上不住地哆嗦,累的连翻身的力气也无了。

    少女闭上眼睛,咬上了唇,心中不住地暗道:疯了,她一定是疯了,哎!

    颜绍在床边穿着衣服,正裸露着上身,极是伟岸,可萋萋没心思欣赏,只自顾地想着自己的事儿。

    也不知那魏毅什么样了?生没生气?一会儿俩人见面了又会发生什么?这公子心中又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这两日来与他云来雨里的,该诱的时候诱了,该哄的时候也哄了。适才她骗他时,违心说了那许多好听的话。他曾回答说会让她长命百岁。

    那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他不会把她送给别人呢?

    还是,还是那不过就是男人箭在弦上时的一句戏言。

    萋萋确定不了,依旧觉得心慌不安,这时见那公子穿好了衣服,正侧头低眸瞧她。

    少女缩在被窝中只露出个脑袋,小脸儿上尚发着烧,白里透红,娇艳无比。

    男人看着不由得又想起了她适才那妖精般的身段和模样,心中又是一荡。

    萋萋恍惚回过神来,见颜绍正在瞧她,便柔声问道:“我,我能睡会儿么?”

    她太柔弱了,好像几下子就能把她撕碎了般,也禁不起什么折腾。

    颜绍沉声应了一声。

    屋外的丫鬟听室内的动静停了,又等了好一会儿方才进了正房,停在卧房门口禀报:“公子,大公子走了。”

    萋萋一听心中蓦然狂喜,在被窝中使劲儿地攥了攥手。

    颜绍经那丫鬟一提醒方才想起了那魏毅来。

    不过无妨,他之所以让丫鬟把他带到厢房去等,就是没打算见他,走了算是识相了。

    他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少女假装这才想了起来,极是关怀和担忧地道:“魏大公子会不会有什么要事?”

    颜绍没回答,转过了身,只有一搭无一搭地沉声道:“睡吧。”说完就转过屏风,出了卧房。

    萋萋舒了口气,咬住嘴唇,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别的不确定,但她想他二人之间的交易多半是崩了。

    ***

    暴雨之后的第二天空气极是清新。

    魏二爷魏云楼负手在后,立在一间雅致的二楼阁楼之中俯视外面的景色。

    其外是一面湖泊,此时微波荡漾,湖边绿草青青,柳条柔,景色颇是宜人。

    他正朝外面看的出神,这时,一个小厮来报。

    “二爷,邵公子来了。”

    那魏云楼应了一声,转过身来。

    这阁楼之上四周通透,幔纱相罩,中间是一张雅致的圆桌,其下两把精巧的软椅。

    魏云楼看着那对面的椅子,情不自禁地脑中恍惚就想起了数月前的事。

    那时萋萋就坐在这张椅子上,穿着一身毫不起眼儿的青衫,雪白的小脸儿,垂着头,揉捏着手,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极是可怜,却也极是可人。

    他推了那装着糕点的盘子给她。

    她泪光盈盈地抬头看他,并不敢动。

    他看的出来她很饿,但她对他有戒备之心。

    他从中随意拿了一块吃了,良久,她方才战战地,缓缓地去够那吃的。

    待见她吃了两块不再够了,他开了口。

    他沉声告诉她,他会带她离开这儿,会给她买宅子,买丫鬟,买任何她想要的,她每天都能吃到这些她喜欢的东西,不用再饿肚子,不用再干活,也不用再遭人欺凌。

    他知道她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娇滴滴的,让人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儿眼中涌出泪来。

    她很害怕,泪眼中满是乞求,抽噎着摇头,战战地起身,意欲离开……

    他心中不悦,当即便沉下了脸,拽住了她!

    少女梨花带雨,哭着便跪了下去,不住地恳求。

    她太柔弱又太美了,他终究还是生出了怜惜之心,放了她。

    微风轻抚,此时蓦然回想,魏云楼只觉得后悔极了。他当时就应该强行着把她带走!

    缓缓地脚步声打断了思绪,魏云楼循声朝着门边望去,只见一人一身淡黄色绸缎,玉树临风,面如冠玉,正是那邵公子。

    他魂牵梦绕着的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如今落到了他的手里,魏云楼心中实难高兴,对眼前之人也实在是喜欢不来。

    但这是兄长的朋友,既然兄长能让他住在府上,就说明这不是一般的朋友。

    此时兄长不在,他代为掌家,自然要尽地主之谊。

    魏云楼见他到来,笑着抱拳一礼,“邵公子请!”

    颜绍还礼坐下,这时只见几个丫鬟端着香气四溢的盘盘佳肴鱼贯而入。

    魏云楼一面酌酒,一面笑着道:“邵公子日益繁忙,难得今日清闲……”

    他说着端杯恭敬奉上,“近来若照顾不周,还望海涵。”

    颜绍接了谢过,“二爷客气了,住着很舒适,没有不周之处。”

    魏云楼笑道:“能合公子心意,那便好。”

    他此番请他前来,除了为尽地主之谊之外,也是有些好奇之事。

    此人气宇轩昂,不怒自威,先不说容貌,单说他这浑身上下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贵气与傲气,便让人不由得敬畏。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府上关于此人的猜测不少,但凡见过的大都和他的感触一样。这人气质非凡,不似普通人。

    但若说他是什么王侯将相,兄长竟然没有让他住在玉林水榭?

    单从住处上看,他又不是什么高贵之人。

    魏云楼曾困惑,为此他特意问过带他入府的阿忠。但阿忠也什么都不知,只说他是老爷的朋友,一位生意人。

    俩人小酌一番,聊得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待酒足饭饱,宴席也便散了。

    魏云楼相送甚远,站在阁楼之外,瞧着他离去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言谈举止,气质相貌,他不信对方只是个生意人……

    ***

    颜绍由引路丫鬟带着路,从魏云楼那回来,沿途见这山湖,花草美景,也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近来他每日奔波岷山,来来回回,脑中想的都是百里先生之事,也无心观赏这大好山河,此时心情比较放松,便矗立在拱桥之上,垂眸看了看水中游着的鱼儿。

    这时忽闻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丫鬟急切的担忧声,“哎呀,小姐,你慢着点,慢着点啊!小貂儿又不会长了翅膀飞了,小姐不要急啊。”

    “哼,保不齐让谁给我碰了,碰了,我就不要了!”

    另一个银铃般的少女之声,极是好听,但一听就知此人定是极为泼辣的性子。

    这二人正是长房的嫡出小姐魏如意和她的贴身丫鬟芙儿 。

    魏老太爷前几日出去游山玩水,从西域带回了两只雪白的小貂儿。

    这其中一只必然会送给她。

    但这魏府的姑娘多了。祖父回来,各房的小姐都急着去请安拜见,一想到一堆人围着她的新宠,魏如意就好不乐意。

    但口中虽如此说着,那小貂儿终究是新奇之物,魏如意自然还是十分想要的,是以她一路小跑,急躁地朝着祖父母的寝居奔着。

    行至这拱桥,上桥之时费力一些,魏如意用了很大的劲儿,下桥轻松了,可她脚步来不及收,猝不及防,这便冲了下去。

    魏如意大惊,慌乱之中,见桥上有人,想也没想,直奔其去,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转瞬便跌在了他的背上。

    “啊!!”

    一切只在须臾之间,那魏如意花容失色,本就吓得够呛,骤然见自己抓着个男人,又气的半死。这男人何德何能,凭什么能那么好运被她抓着!

    她当下便气冲冲地要转到他身前,想给他一巴掌,解解气,可抬眼之间还未动手,却霍然愣了。

    男人金冠束发,面如冠玉,五官棱角分明,极其俊美,那俊美之中还带着一股阳刚之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英气和贵气。

    魏如意但觉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帅的男人,瞬时春心荡漾。

    她胸口“咚咚”猛跳,但觉根本无法回神儿,无法自拔。

    颜绍本站在桥边赏景,没一会儿听见桥上有女人的声音,嫌烦,便转身走了。

    但没走几步,上面的人却霍然撞上了他,抓住了他!他瞬时更烦了,当下那点好心情全没了。

    魏如意脸颊滚热,只觉浑身酥软。

    她刚要开口柔声说话,但见男人面露不悦,极是不耐地白了她一眼,然后便走了。

    魏如意心下一沉,呆愣原地,但这眼睛却是无法自控地随着他的背影去了。

    ***

    长房宋夫人房中。

    “娘!!”

    魏如意人未到,声先至。

    宋氏正躺在贵妃椅上,半眯着眼和陈嬷嬷说话,身旁的小丫鬟正给她揉着肩。

    听得女儿的声音,宋氏会心一笑。

    不时脚步渐近,那魏如意满脸笑容的进来,“娘~~”而后便变着调,撒娇似的来到了宋氏身边。

    宋氏见她小脸粉嫩,更是娇娇美美的,自己的孩子怎么看着都喜欢。

    她摸起女儿的小手,问道:“如意这般高兴,可是有什么喜事?”

    魏如意咬了下嘴唇,推开了母亲的手,“哪有什么喜事?”说着瞧着自己新染的红指甲。

    宋氏笑了,“和娘说吧。”

    魏如意眼波流转,娇嗔道:“哎呀,喜事可不就是祖父送了我一只小白貂儿嘛!”

    宋氏道:“那怎么如意不喜欢么?”

    魏如意看了母亲一眼,“怎么不喜欢,好可爱的。而且别人都没有!”

    宋氏笑了两声。自己的女儿,她最了解,眼下她没抱着那小白貂儿,爱不释手,倒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想来定是有别的心事。

    但她没再继续追问,只等着女儿自己说。

    魏如意正想着要怎么说,可心里乱乱的,一想到适才桥上遇上的公子,胸口就“噗通噗通”地直跳,但想来想去,到了后来却也不管了。

    魏如意一把拉住母亲的手,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娘,那公子是谁呀?”

    宋氏一听,果然不出所料,但这个稀奇。她女儿心比天高,可是从来没主动提起过什么公子,于是便坐了起来,好奇道:“如意说的是哪个公子啊?”

    魏如意脸一红,咬住了嘴唇,“就是,就是那个长得高高大大,穿的特别好看,长得也特别好看的那个……”

    魏如意想起他就激动,就紧张,但觉自己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不过宋氏听懂了,这府上打眼出挑的陌生公子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个姓邵的。

    此人宋氏也照过两次面,的的确确霞姿月韵,风度翩跹。他能吸引她的宝贝女儿一点也不奇怪。

    宋氏起初打眼见到的时候也喜欢的紧,但她没怎么看上他的家室,据说是个做生意的。虽然是他家侯爷的朋友吧,但还是觉得配不上她的宝贝女儿。

    魏如意等得急了,“娘倒是说呀,是哪家公子?”

    宋氏摸了摸女儿的小手,“可不就是那个姓邵的。”

    魏如意睁圆眼睛,重复了一遍,“姓邵的……?”而后恍然知道了那是谁,但为了保准起见还是抓起了母亲的手,睁圆眼睛,问道:“就是,就是我爹爹的那个朋友?”

    宋氏点头,而后拍了拍女儿的小手,“如意想他做什么?他可配不上你。”

    魏如意心一沉,“娘为何这么说?”

    宋氏道:“一个商户,怎么配得上侯府千金?”

    魏如意不死心,“可是,可是我看他可不像是普通人。”

    宋氏笑了一笑,安慰道:“生的好看罢了,他能是什么高贵之人?高贵之人还能住在留香居么?”

    魏如意明白母亲的话,自己想了想但觉也确实是这样。

    她回去,怀中抱着那小白貂儿,摸呀摸呀,心不在焉的,脸上发烫,心中脑中全是那公子,就觉得对他喜欢的不行了!

    可想起白日里初见,他似乎对她很不耐烦也很不喜欢,念及此,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了,但转念想,或许是因为那时她撞了他,也没跟他道歉,显得很没礼貌吧,再说他又不知道她是谁,若是知道了她是这府上的千金,那一定就不一样了。

    想他想了良久,魏如意咬了咬唇,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而后丹唇一扬,极是自信。

    她可是文乡侯的嫡出千金,是这辽城的第一名媛,公认的绝色,就是皇宫里的妃子又有几个能及她分毫。

    如此家室显赫,又如此美貌的她,她不信那公子能不喜欢!

    ***

    萋萋睡了一下午,迷迷糊糊地醒来,但见天都黑了。

    她穿好衣服出去。

    颜绍正在桌旁看书。

    萋萋小心地瞧了瞧他的脸,但见他面无表情的。

    少女心中惴惴,且不知他和魏毅后来有没有见面,他们之间的交易又怎样了?

    她无法向他过问,但又极其想知道,想来想去便决定出去透透丫鬟的话。

    可刚走到门边,却霍然看见一支朱钗。

    少女捡了起来,只见那朱钗上原本亮晶晶的珠子此时被磨污了,好像被人踩了一般。

    这是她的东西,也是她原来唯一的一支朱钗,萋萋记不得是什么时候掉落的了,许是那会儿?

    少女从怀中拿出帕子擦了擦,但擦了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蛮心疼的,她心中叹息了一声,用帕子把它包了起来,出了门去。

    小月正在外头扫着院子,萋萋唤她一声,朝她招了招手。那丫鬟立时过了来。

    萋萋从怀中拿了点碎银子塞到了她手的中,然后开口问道:“公子下午去哪了?”

    那小月看到银子极是意外,乐了够呛,连连点头道谢,而后一五一十地答道:“魏二爷邀了公子过去。”

    萋萋长睫微动,“只是去了魏二爷那?”

    小月点头,“是的,姑娘,正是奴婢为公子领的路。”

    萋萋应声,点了点头。

    这么说他和魏毅没再见面啊,想来此事一定会激怒魏毅,那魏毅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还能就这么算了?

    萋萋决定静观其变。

    ***

    第二日,那索桥修好,颜绍便早早地离了府。

    晚上返回,他坐在马车上正闭目养神,然行至街区,却听有女子的呼唤声。

    “这是魏家的马车么?”

    车到了街区行的缓慢,他听到外面紧促的脚步声,那女子一直气喘吁吁地跟在车后。

    车外的阿忠闻言向后张望,一见大惊,立时向车中的颜绍禀道:“邵公子,外面的是侯爷的女儿和她的丫鬟。”

    颜绍闻言睁眼。

    “何事?”

    阿忠恭敬地道:“具体不知,但看样子好像是她们的马车出了问题,或许是想搭车回府。”

    颜绍应了一声,“停吧。”

    阿忠闻言大喜,立时招呼马夫停了车。

    那魏如意胸口狂跳,正站在路边望着,一见车停了,立时快步走了过来。

    魏如意瞧了阿忠一眼,假装不知,柔声问道:“阿忠,车中何人?”

    那阿忠也极是恭敬地回道:“小姐,车中的是邵公子。”

    魏如意听了,应了一声,转头走向车窗旁,缓缓一礼,柔声道:“原来是邵公子,邵公子幸会,我是魏家三小姐魏如意,今日出来买些东西,不巧马车出了些问题,无法赶路,现下天黑了,不知,不知可否搭公子的车一起回府,打扰公子了,还望公子海涵。”

    颜绍什么也没说,只是随手推开了车门。

    魏如意一见大喜,在小芙的搀扶下,上了车去。

    她小心地坐在了颜绍对面,但见男人面无表情,闭着双眸,看也没看她。

    好一副英俊的模样,魏如意不禁心中暗赞,胸口登时又狂跳起来,缓了一缓,方才柔声道:“多谢公子。”

    对方无声无息,也没有应答。

    魏如意今日打扮的花枝招展。

    他不看她,那可是够令她沮丧的了。

    不过他虽闭着眼睛,但魏如意知道他并没有睡,于是便娇滴滴地恍然大悟般地说起话来。

    “呀,我和邵公子见过面的啊!”

    颜绍闻言便漫不经心地睁开了眼。

    俩人目光相对,那魏如意的胸口立时又猛跳起来。

    但颜绍看了一眼便又合上了,面容依旧,极其冷淡。

    这可实在是让魏如意大失所望!

    她立时心下一沉,但调整了自己一番,又笑了笑,歉然道:“昨日让公子见笑了,都是我太着急,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莫要怪罪才好。”

    她但觉自己从未和任何人这般低三下气地说话过,可眼前这男人竟然依旧冷若寒冰,不瞧她,也不说话。

    别的男人都是变着法儿地盯着她看,变着法儿地讨好她,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对她这般态度的男子。

    魏如意更加失望,但心中也蓦然升起一股敬畏,愈发地觉得他有魅力,觉得他与众不同。

    她胸口“砰砰”猛跳,脸早已烧红,极其激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见他再次睁开了眼。

    颜绍修长的手指挑起窗帘朝外望去,过不多时突然沉声向外道:“停车。”

    外头的马夫听了,立时拉住缰绳,待车停稳了,颜绍便掀起门帘下了去。

    魏如意从窗中紧盯着他,只见他直奔一家首饰店。

    三小姐的脸蓦然又发起烧来,激动不已,心道:他,他不会是要送她见面礼吧。

    以往爱慕她的男子,皆会这般,原来他虽然什么也没说,对她也只是淡淡的一瞥,但是还是喜欢她的!

    瞬时激动无比,期盼着,但见他不时从店中出来,手中果真拿着一支朱钗,阳光下一看便价值不菲。

    魏如意胸口猛跳,压制着内心的激动,正襟危坐,等着他上车,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马车很快再次使动,男人再度闭上眼睛,非但什么举动也没有,却是连什么话都没有。

    魏如意心急心燥的很,不禁拽起了手中帕子。他要什么时候给她呢?

    急切地盼望着,可硬是直到到达了目的地,她也没盼来她所期待的。

    魏如意脑子嗡嗡直响,但觉没有理由啊!

    返回魏府,魏如意以相谢为由,一直送他回到留香居,一来想和他多待一会儿,二来她还在等他送她那见面之礼。

    但大失所望,男人一直也没有相送之意。

    待来到留香居,恍惚在那居门口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魏如意脑中“嗡”的一声,这时方才猛然想了起来!

    这邵公子不就是赎了萋萋那个小贱人的人么!

    这时再想起那朱钗,魏如意登时咬住了嘴唇,气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