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二十九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九章

    “驾!”

    荒郊野岭, 一辆马车飞驰而过,其后二十几个护卫御马跟随。

    车中, 一老一少两人相对而坐, 那老的头发与胡须皆已银白,年过花甲,但却鹤发童颜, 精神抖擞, 此时正捋须笑着。

    “殿下能有此心,乃万民之福。老朽定为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那年轻之人一身贵气, 面如冠玉,仪表不凡,正是太子颜绍。

    颜绍唇边带笑, 一看便心情大悦, 说道:“我得先生如鱼得水,日后免不了要先生操劳了。”

    那先生笑着,刚要回话, 这时却听马车外一人低声道:“殿下……”

    颜绍听那声音, 知道是自己的暗卫,于是应了声, “怎么?”

    那暗卫道:“属下适才前方探路, 见龙岩坡下, 魏毅带着三百来人正截在路上。”

    “哦?”

    颜绍听罢剑眉一蹙, 随即嘴角一动, 一抹不屑的笑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暗卫道:“殿下要属下现在就清了他们么?”

    颜绍回道:“不必,孤想听听他说些什么。”

    “是。”

    那暗卫沉声领命,虽与太子木板相隔,但仍极是恭敬地躬身一礼,而后蓦然离去,不知隐匿在了何处。

    颜绍瞧向对面老者,笑道;“先生定然知道此人。”

    那百里先生点了头,“此人乃辽城一霸,张扬跋扈,狂妄不羁,目中无人,更是奸烧掠抢无恶不作了。”

    颜绍道:“如此恶人当真死一百回也不够。”

    百里先生抬眸,“那殿下会除了他么?”

    “……”

    ***

    魏毅立在众人之前,面色深沉,抬眼死死地盯着前方。

    此为从岷山下来到魏府的必经之路,那颜绍必然要从此经过。

    他等了大约半个时辰,一名手下匆匆跑来。

    “大公子,人来了!”

    那魏毅冷哼一声,咬牙,攥拳,一股报复的快感袭上心头。

    他迫不及待,现在就想看见那颜绍跪在他面前给他道歉,不断地向他求饶的样子。

    这时,只听阵阵马蹄声响,不时便见十几个护卫御马驰骋,其后一辆宽大的马车从远处随之而来。

    临近之时彼方显然见到了他,行在前头的十来个护卫与那马夫几乎同时勒住缰绳,烈马阵阵长嘶。

    护卫之一手持马鞭,遥指着他,“前方何人?”

    魏毅嘴角一动,“你爷爷!”

    “你!”

    护卫大怒。

    但那魏毅对其根本不屑一顾,转眸瞧向其后的马车,扬声道:“姓邵的,有种给我下来!”

    魏毅早就打探的明明白白了,这姓邵的日日进山出山一共就带这三十几个护卫。

    三十几人始终在山中休息,他从未敢把他们带回魏府过。算他识相!

    三十几个算个屁,他有三百几个,个个都是精壮武士,分分钟将他们砍成肉泥!

    那护卫听得魏毅的话,暴怒,“大胆狂徒,出口无礼,活腻了?”

    魏毅一声冷哼,“活腻了的是那姓邵的!”

    “你!”

    前方十名护卫忍无可忍,当下便拔出长剑,御马来袭,但正当这时,只听马车中响起了太子的声音。

    “住手。”

    话音落了,不时但见马车的门缓缓而开,却是颜绍下了车。

    他一下来,众护卫以及马夫立时也都下了来,恭敬垂首。

    “说说看,我如何活的腻了?”

    那魏毅一见他制止了众人,心中得意,只道他怕了,但见他下了车,还是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中顿时怒火更旺,当下冷哼一声,“问的好!小爷今天就告诉你!”

    他狠狠地说着,又是一声冷哼,咬牙切齿地道:“小爷长这么大,敢跟小爷摆谱的人,你是头一个!你去问问,这辽城有谁不知道小爷是谁?这整个抚江有谁不知小爷是谁?有谁敢得罪小爷?你再去问问,得罪小爷的人可有什么好下场?哼!小爷本来好心想帮你,提出交易,你不领情也便罢了,那日小爷去留香居找你,你胆敢跟小爷摆谱!让小爷等了你半个多时辰!然而你在干什么?!你胆大包天,竟敢如此侮辱小爷!小爷今天就让你跪……”

    “住口!!”

    那魏毅话音未落,但听身后马蹄声响,一人骤然厉声喝止。

    那声音正是,正是他父亲的。

    魏毅心一惊,霍然攥住拳头,不知他父亲是何时回来的,也不知是谁出卖了他,竟然告诉了父亲他在此!

    他本想杀了这姓邵的丢进山里,就当他遇上了山贼,一了白了。

    白日里欲抓萋萋,本便是想带上那萋萋一起来,让这姓邵的亲眼看见他魏毅得到了他的女人,告诉这姓邵的,他魏毅从小到大想要得到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以此侮辱他,一雪那日被辱之恨。

    但事情被那魏央给搅合了!

    不过抓不抓来那萋萋他都要弄死这姓邵的,得罪他的人就只配死!

    但眼见这又不知被那个狗娘养的搅了事儿!

    见父亲暴怒而来,那魏毅脑中灵机一闪,登时朝他奔去,急道:“爹来的正好,儿子来抓此人为爹爹出气,这人与沈姨娘……”

    “畜生,你给我闭嘴!”

    那魏云霆怒火冲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心早已跌进了无底深渊,御马而来,一脚便踹在了魏毅身上。

    那魏毅猝不及防,登时被踹倒在地,而后,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又见跌跌撞撞下了马的父亲直直地冲他奔来,一把抓起了他的衣襟,拖着他来到了那姓邵的身前。

    魏云霆携着那逆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头,大哭道:“臣该死,臣罪该万死,臣没管教好这逆子,这逆子有眼不识泰山,竟敢冲撞殿下,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请殿下降臣死罪!臣追随殿下多年,愧对了殿下的信任,愧对了殿下的提携,愧对殿下的器重,臣,臣,臣现在就杀了这不肖子给殿下泄愤!”

    他说着霍然起身抽出侍卫腰间长剑……

    那魏毅本还想编些瞎话,解释给父亲听,但听得父亲的话,登时目瞪口呆,浑身战栗不已,牙齿打颤。

    殿殿殿下……这姓邵的竟然是……

    魏毅脑中“轰隆”一声,登时傻了,这时只见父亲抽出长剑猛然向他胸口刺去……

    “爹爹爹不要啊!不要啊!”

    魏毅大惊失色,无助大喊。

    咫尺距离,但听“咔”的一声,长剑骤然碎成两半,却是颜绍弹出的戒指所致。

    “好了。”

    颜绍这时方才淡淡地开了口。

    其后车旁一直垂头而立的百里先生脸上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魏云霆请罪,也报了杀子之心,但他说的也是清清楚楚,他魏云霆追随太子多年,劳苦功高,虽然生了这不肖儿子,但看在不知者无罪,更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求太子给魏家留些颜面。

    颜绍垂眸冷然道:“魏毅谋逆犯上,论罪当诛。但念在魏卿的面子上,孤便不追究了。”他说完之后便转身返回了车上。

    那魏云霆连连大拜,哭道:“谢殿下恩典,谢殿下恩典!”

    那魏毅早已吓得魂儿都没了,鼻涕和眼泪一起流了出来,当下一听,登时跟着父亲连连大拜,将头磕的“咣咣”直响,“谢殿下恩典,谢殿下恩典,谢殿下恩典……”

    ***

    一个时辰前

    萋萋头昏脑胀,被宋氏推了一跤,崴了的脚肿了起来,行动困难。

    自宋氏走后她便一直坐在房中,午饭也没吃,什么也吃不下。

    她今日受了很大的惊吓,也极是生气。那魏毅如此猖狂,再者魏央受了如此重的伤,现下生死未卜,她都要气死了,原本此事,她怎么会不和那邵公子说!

    她不禁要说,还要加添油加醋说。

    那邵公子不管怎样也是侯爷的朋友。萋萋就不信他能让魏毅好过!

    但是……但是宋夫人恐吓她的那最后一句话。

    萋萋战栗不已,使劲儿地咬住嘴唇。她若不管不顾,那宋氏当真什么都做得出,当真会把姐姐的棺材挖出来!

    少女急火攻心,只觉得头疼不已。

    到了下午,她愈发地难受,愈发地体力不支,只觉得脑袋晕乎乎,昏昏沉沉的,终于最后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

    夜晚

    魏云霆院中棍打声此起彼伏。

    那魏毅被绑在长凳上,被打的皮开肉绽。

    魏云霆就在站在那看着。

    “打,给我使劲的打!”

    太子是没追究,但他又不傻,自知这逆子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当下便是打给太子看,打给太子出气呢。

    太子垂爱手下部将,彰显太子大度,不追究魏毅之罪,此乃收买人心,做给手下其它部将看,也做给天下人看的,但他魏云霆不能心中没数。

    他大肆地打着自己的儿子,更是让整府皆知,声震云天,哀声求声在黑夜中几乎响彻了整个魏府。

    宋夫人哭喊着奔了过来,“老爷,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毅儿就没命了,他也是一时糊涂,老爷,求您了,您要把自己的儿子打死么?”

    那魏云霆烦躁不已,气的半死,本来太子住在府上,他魏家也算是有功,但现在被这逆子搅合的非但没功劳,还弄出了罪来。听那宋氏求情,他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一把揪起了她的衣襟!

    “贱人!你还敢为他求情,他上午既然已经做出了抢人小妾那等大逆不道之事,你竟然不把他关起来好好惩罚,还纵容他!现在又有脸来求情?你的好儿子差一点毁了整个魏家!只消我去的再晚一点,他的人若是真的伤到太子,哪怕是一根头发,就……!你知道后果么?”

    魏云霆一把将宋氏丢开!

    他虽自知太子的暗卫乃绝顶高手,别说是那三百武士,就是三千武士也伤不到太子分毫,但事情多可怕,简直能吓死他!

    他当真做梦也想到了竟然能发生这等事!

    那宋氏捂着脸,“呜呜”痛哭,声音此起彼伏……

    ***

    此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魏府。

    “那姓邵的公子,是太子!竟然是太子!”

    众人惊惧不已,无人不心生畏忌!

    “我就说他不是普通人吧!”

    “他一看就是个王侯啊!”

    “那萋萋……岂不是……”

    众人一身冷汗,瞬时也是胆战心寒。

    那萋萋摇身一变成了太子的女人了!

    那些曾欺负过她的人登时吓得魂儿都飞了。

    ***

    魏如意房中

    那魏如意气的半死,又开始摔东西了!

    她本和那陈嬷嬷计划的好好的,欲毒死那萋萋,可还未施行,便传来这等消息,而且据说太子明日便要离开魏府,返回京城了。

    魏如意当下当真要气死了。

    陈嬷嬷脸色煞白地进来,“姑娘,姑娘别摔了,这……”

    陈嬷嬷简直要吓死了。

    那小丫头麻雀变凤凰,飞上枝头了!

    据那伺候太子和她的四个丫鬟说,太子可是对她宠爱的很。

    那也难怪,她那般脸蛋,那般身材,哪个男人能不喜欢呢。

    这常得宠幸,来日若是诞下个郡王……

    陈嬷嬷吓得牙齿打颤,只觉得自己魂儿都要吓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