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第三十一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足50%, 24小时后可看  但她也极是理解, 毕竟银子太多了!

    这么多的银子, 人家买一处好宅子,买些奴仆, 一天好吃好喝, 好玩乐的不好么, 干嘛买她啊?

    老鸨后脚跟了出来, 朝着颜绍的背影, 帕子一扬, 娇声呼道:“公子慢走, 下次再来啊!”

    眼见着他走的不见了, 那老鸨方才收回了视线, 摇头啧了啧嘴, 心中不禁暗叹, “这相貌, 这身材, 真是想想都刺激……”

    转眼看到萋萋,鸨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看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蔑视一笑,皱了皱眉头。

    “以为他是真心想替你赎身啊?别做梦了, 这种男人一看就是出来玩玩而已, 再说这睡了一宿就想给妓.女赎身的嫖.客多的是了, 告诉你吧,基本没有真赎的!戏言而已,好孩子,下次啊,别信了,嗯?”

    老鸨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是鄙夷地动了动嘴角,接着扶了扶自己头上的步摇,帕子一扬,懒洋洋又颇是厌烦地道:“回去吧,好好地拾掇拾掇你自己!”

    一句话后,白她一眼,扭头慢悠悠地回了房,“砰”地一声关了门。

    萋萋缓了一缓,叹息一声,悻悻离去。

    返回房中,少女洗了脸坐在镜前梳头,梳着梳着便发起呆来。

    同房的三个姑娘瞅着她,你一言我一语地一阵嘲弄,只道萋萋是对那贵公子动了情,人家走了,她在那伤心难过呢!

    萋萋样子上是呆了些,但脑中可是格外清醒,并且所想之事和那公子半分关系也无。

    听了那几人的嬉笑,她也懒得搭理,懒得辩解,脑中一直都在想着法子,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坐以待毙,葬送在这了!可没等想出了个什么来,但听门外响起了一个女子娇气的声音。

    “哟,有人还以为人家会给她赎身呢?呵……真是可笑死了,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瞧瞧自己配不配?”

    萋萋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姿妖娆,相貌妩媚的女子正双手抱在胸前,倚在房门口,满是鄙夷地瞧着她。

    这人萋萋不认识,也没想过她是谁,只想这事儿过了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这就传出去了?

    可真是快!

    门边的妓.女名为阿娆,昨日那公子选人的时候,她特意被老鸨排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以往遇见这种事情,嫖.客看上的必然是她!

    可昨夜却是出乎意料的结果,阿娆见萋萋姿色过人,这刚来就有势头要压到她的头上,气了一宿,一早听说了这笑话,忙不迭地过来落井下石。

    萋萋可没那闲工夫搭理她,虽不知具体原因,但一看她这架势便知是来找茬的,爱说什么说什么吧!这样的人她真是见怪不怪了!

    阿娆见她不理,心中更气,不紧不慢地奚落道:“清高呢,呵……你说你也真够天真的了,人家公子床上的一句戏言也相信,要我说啊,就是五个铜板人家也不会赎你,赎你回去干嘛?买条狗还能看看门呢?就你这个烂花瓶,一夜就够了,看多了怕是要恶心,呵呵呵……”

    她说着便娇笑起来,屋中的另三名姑娘巴结这阿娆,也跟着掩嘴笑着,可正当这时,屋外霍然传来一声呵斥!

    “都给我住口!!”

    屋中四名妓.女皆是一激灵,立时都缄了口,转眼,只见一人沉着脸过来,却是老鸨!

    阿娆登时委屈了,不明她为何生气,适才就是鸨儿和她说起了那事儿,还和她一起嘲笑萋萋来着。

    “姐姐……”

    她立时嗲嗲地撒着娇,过去搂住那鸨儿的胳膊,岂料老鸨极是烦躁地推开了她。

    阿娆大惊,转眼再看,却见鸨儿满面堆笑地朝着萋萋而去,还握起了她的手!

    萋萋诧异不已,正愣着,但见鸨儿满面和善,柔声道:“萋萋啊,快快收拾一下,公子在外等着你呢啊?”

    “公……公子……?!”

    萋萋登时一愣。

    不仅是她,屋中那四名□□也皆是大惊!!

    不待萋萋说出话来,那阿娆登时奔了过来,率先惊道:“什么?姐姐是说……怎么可能,五千……”

    她话还没说完,那鸨儿烦躁地一把推开了她,“给我住口,滚回你的屋去!”

    老鸨本也觉得不可能,可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那还用说,谁都看明白了这其中缘由。

    有钱!那公子有钱呗!否则是五千两是说拿就拿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老鸨登时心生畏忌,也不知这人是什么背景,谁家的公子,再转眸朝向萋萋,心想这姑娘可是要掉进金窝子里了,断然得罪不得,想到此便更是满面笑容,极其温和地点了点头,“嗯,快快收拾收拾吧。”

    “……!!”

    萋萋瞠目结舌,咽了下口水,震惊不已,简直不敢相信啊!

    但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恨不得立马飞出这牢笼。少女起身换回自己的衣服,便迫不及待地奔出了春华楼。

    消息很快在楼中传开,妓.女们一时间炸开了锅,只道人家的命怎么那么好!第一次接客就遇上这样的主!

    那阿娆狠狠地一跺脚,妒忌不已!

    萋萋一口气奔出楼外,只见一辆马车正停在门口。

    马夫一见萋萋出来,立时上前一步,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姑娘,请上车吧。”

    萋萋点头相应,平静了一下心绪,小心朝里望了一望,但见一白衣男人肩膀宽阔,身材匀称而挺拔,面如冠玉,薄唇轻抿,正闭目休息,却不是昨晚那人是谁?

    萋萋咽了下口水,小心地上车,坐在了其对面。

    上车后少女便垂下了头,胸口“咚咚”猛跳,她稳了稳心绪,轻轻地舒了口气,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马车行驶,萋萋时不时地抬眼偷瞄对面的男人,见他好像睡着了,始终也没睁开眼睛,渐渐地便大起了胆子多盯了一会儿,见他五官轮廓分明,眉眼都极其好看,睫如列桨,长而浓密……

    萋萋心想:他若是就这样静静的,看起来也并不可怕,甚至还蛮养眼的,可是……

    她蓦地就想起了昨晚,脸不自禁地有些发烫。

    失神之时,但见男人动了动,长睫入扇般打开,目光冷淡地瞧向了她。

    萋萋立时坐正了身子,攥着双手,微微垂头,柔声道:

    “多谢公子为我赎身……”

    男人没有任何回应,萋萋战战地向他望了一眼,只见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而后皱了皱眉头,似有不悦,再后来便又合了眼。

    萋萋咬了下唇,也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这是她被卖入青楼那天所穿的衣服,款式是几年前的。在魏府时,她常穿着它干粗活,已经很旧了,实在是不好看,与昨日那件艳丽又暴露的衣服实在是比不了。

    再加上,昨日她还化了妆,今日却只是洗了个脸,朴素的不得了,肯定没有昨天好看,他是因此才皱了眉头,不高兴的吧。

    萋萋暗道:他是不是后悔了?

    原本,萋萋想,他替她赎了身,她就用姐姐的嫁妆,把这份钱还给他。

    现在一看,五千两!只消想想都能吓死,她是怎么也还不起了!

    少女想着想着,暗暗地叹息一声,又开始犯愁了。不知过了多久,思绪有些迷离,马车颠簸,加之昨日也没怎么睡觉,这便有些支持不住了,于是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郑氏急不可耐地道:“既然你梦到过那门匾,我带你出去认便是了!”

    “这……”

    萋萋犹豫了一下。郑氏再次拉起她的手,几分安抚,几分安慰,几分鼓励,“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认出来!”

    少女看着郑氏,咬住嘴唇,仿是想了想,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但是五夫人,现下,现下恐怕是不成了,天太晚了,我这边……实在不好交代……不如明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