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第三十六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50%, 36小时后可看

    萋萋顿时有些无措,而后麻利地跟了下去。

    时值正午,碧空万里,风和日丽,街上熙熙攘攘, 车水马龙,萋萋抬头,眼前朱楼翠阁,颇是奢华的样子, 却是一家客栈酒楼。

    少女瞧着好看, 便不禁多瞅了几眼。转眼随着男人进去, 一阵菜香扑鼻而来, 她的肚子也应景地叫了起来。

    颜绍寻了处僻静的地方坐下, 点了几道菜,而后便把玩起一只酒杯,没瞧她,也没跟她说话。

    萋萋愈发地拘谨,肚子还时而不争气的叫两声, 叫的她满脸通红。

    过了一会儿, 饭菜终于陆续上来。萋萋见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还有糕点,真心迫不及待地想吃了。

    然她小手刚动了一动, 又缩了回去, 抬眼瞧了瞧对面的男人。

    男人依然如故, 没看她,只拾起筷子有一搭无一搭,冷冰冰地沉声道:“吃吧。”

    萋萋这才敢动了。她挑着临近的菜小心地吃了起来。

    菜入口中,有的鲜美多汁,有的清脆滑爽……

    少女一面吃,一面心中暗赞,“好好吃啊,真是太美味了!”

    自重生以来,她还没吃过一顿好饭,每天不是残羹冷炙,就是馒头咸菜。相比之下,也就昨日在青楼里吃的那顿饭还算凑合,可她那时心烦意乱,愁也愁饱了,根本没吃几口。

    此时当真开怀满足,可没一会儿,却听见了对方撂下筷子的声音。

    萋萋抬眼望去,但见男人端杯喝茶,而后便靠到了椅背上,看样子却是吃完了。

    他怎么吃的这么快?!

    少女咬住了筷子,自己还没吃饱啊!她思忖须臾,又小心地继续起来,不时抬眼望向男人,却见对方一直垂眸瞧着自己。

    萋萋心一抖,也愈发地拘谨,心道:他会不会是在心中笑话她,觉得她太能吃了?本来就见她不如昨天好看,后悔赎了她,再见她这般吃起来没完没了,是不是更讨厌,更后悔了?

    后悔了又会不会把她再送回去或者卖给别人?

    少女想着,愈发地不安……

    颜绍观赏似的瞧着她,只见她腰肢纤细,身段玲珑有致,梳着一头朝云近香髻,如云墨发,极是好看,再看她的脸,雪白细腻,未施粉黛也极是明艳照人,一双凤眼顾盼之间时而妖娆妩媚,时而又娇柔可怜,如此清水出芙蓉,却是比昨日还要惊艳,也更让人愈发地想狠狠地欺负她。

    萋萋自然不知他心中想着这些,只是被他盯得久了,羞赧也害怕,便放下了碗筷,没吃饱也忍痛割爱,不再吃了。

    颜绍见了,叫来店中小二结了账,眼睛瞧着面前少女,对那小二慢悠悠地道:“打扫一间上好的客房。”

    那小二立时点头哈腰地应声去了。

    萋萋垂头,揉捏着双手,看起来极是柔弱可怜,安安静静地坐着等着。

    她心中暗想:“走了这么久也没到他家,眼下方才正午他便要住店,是今日赶不回去了么?也不知他家到底离着多远?”

    萋萋悄然抬眼,只见男人还在盯着自己。

    她小猫似的又垂了头,将手攥的更紧了,不敢再与之对视,也便没再抬头。

    不知过了多久,小二匆忙过来,满脸堆笑,极是恭敬地道:“公子,楼上请!”

    颜绍起了身,向他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的少女,淡淡地道:“带她去。”一句话后,自己却是转身走了。

    萋萋这时方才抬头,颇为诧异,盯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想问,但是没敢问,只听着他的安排,在那小二的邀请下,随着上了楼,去了那客房。

    转眼到了,少女关了门,四下打量了几眼,只见那屋子虽不甚大,但陈设颇是奢华,确实没辜负“上好”二字,心中又不禁感叹:这一定很贵吧!这公子可真是有钱啊!

    念及他,又想起了适才,且不知他去了哪?

    但转念,管那做什么?他爱去哪去哪,她自己一人才好,如此多自在啊!

    可这时脑中霍然灵光一闪,骤生他念。

    一个人……那何不,何不逃掉呢?!

    萋萋胸口顿时“咚咚”猛跳。

    想法并不成熟,也尚未深想,但**却极其强烈。

    行随心动,萋萋霍尔大起胆子,胸口狂跳,朝着房门而去,一把拽了开!!

    然猝不及防,更是万万没想到,她险些与一人撞个满怀。

    萋萋大惊,立时后退两步,抬眸相望,只见那人玉树临风,面如冠玉,仿是刚刚回来,正是,正是为她赎身的公子啊!

    萋萋倒抽一口冷气,登时蒙的状态,脑中一片空白。

    “公,公子……”

    颜绍剑眉一蹙,低眸沉声道:“你要去哪?”

    “我……”

    少女瞬时语塞,“我,我哪也不去,我,我就是想看看……看看公子……怎么还没回来……”

    “哦?”

    颜绍双眸微眯,抬步跨进屋中,回手“砰”地一声关了那门,吓得萋萋浑身一抖。

    男人眸光深邃,盯着少女,一把捏起她的小脸儿,声音略沉,“说说,看我回来,做什么?嗯?”

    “……”

    萋萋不知怎么回答,眼中登时涌起一汪水儿来,不住地摇头,正想着怎么解释,毫无防备,男人霍然单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把将她抱到了一旁的案几上,萋萋大惊失色,背身蓦然贴靠在墙上,一阵冰凉,下一刻便见男人朝着她的嘴唇,脸蛋儿亲吻了去。

    “唔……”

    萋萋小脸登时滚烫,一声娇呼,樱唇便被堵了上。

    她柔弱的毫无招架和反抗之力,被男人困在两臂之间,任意怎样……

    天还亮着,他就如此……萋萋只觉得臊到了极点……脸都不想要了……

    颜绍的双手环住了她的腰,任意也更肆意地折腾着。

    萋萋使劲地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一阵阵呜咽。

    窗外街上熙熙攘攘,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

    树叶在阳光下映出的道道斑驳在屋中映出了点点影子。

    许久,房内的动静终于停歇,男人将她抱到了床上,扯了被子丢过去。

    萋萋缓缓地钻入,再只觉得一动也动不得,浑身仿佛散了一般。

    少女紧紧地盖着被子,听得屏风之后一些窸窣的声音,仿佛是他在穿着衣服?而后她便听到了脚步声,接着是开门与关门声……

    他走了……

    萋萋不知他去了哪?更不知要出去多久?但她已经对他走不走没什么欣喜之感了。

    现在就算是给她充足的时间,她也一步也跑不动,思绪及此,不时,便恍恍惚惚地沉沉睡了去……

    ***

    魏府的男人眼中都是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倾国倾城的脸蛋儿;女的就都恨不得抓花她那张脸。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魏府的男人们见到她开始走不动路了。

    但起初的时候还好,不管怎样她有姐姐护着。

    姐姐叫蓉蓉,年长她九岁,是魏四爷的妾。

    姐妹俩虽一奶同胞,但姐姐长得清新脱俗,端庄秀美,她却相貌偏媚。

    俩人的爹爹是个县城布匹商人,生意做得大,家境殷实,是以姐妹俩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年幼的时候也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

    但霉事仿佛就是从姐姐嫁进魏家开始的!

    魏家乃官宦之家,财大气粗,有钱有权,在山高皇帝远的辽城可谓一手遮天。

    姐姐被许配给魏四爷做正房,实乃高嫁,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她们的父母对此门婚事都是极其满意,可谁想到成亲的当天就变成了妾了呢!

    身份相差如此悬殊的父母能去找那魏家人理论么?当然不能!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母亲哭,父亲叹息,轮到姐姐就只能认命了。

    好在那魏四爷对姐姐还算不错。姐姐的嫁妆也颇是丰厚,手中握着钱,在魏家的日子也并不艰难。

    再后来,就是萋萋的到来了。

    那是在姐姐嫁走的第二年里,彼时萋萋才八岁,一日和丫鬟出去玩儿,黄昏之时乐颠颠地回来,可远远地却见家的方向浓烟滚滚。

    萋萋与丫鬟大惊,跑近了一看,登时全傻了,哭都找不到调。

    好好地一桩宅子被烧的破败不堪!

    更甚的是父亲、母亲和年长她五岁的哥哥都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