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三十七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50%, 36小时后可看  千钧一发,正当少女绝望之时,院外霍然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陈四儿!”

    那声音显得有些急躁。

    陈四儿正低声喃喃咒骂,闻声脚步一滞, 回头骂道:“干你——”望向来人, 却将个“娘”字吞回了肚里,干笑道:“哎呀, 小的眼瞎,没见原来是公子——”

    那公子沉着脸, 负过手去,冷声道:“叫你们那群人小声点。”

    陈四儿脸上一尬,连忙点头哈腰地陪笑道:“是是是, 小的们罪该万死, 打扰了公子读书——小的,小的这就去, 这就去告诉这些不知死的狗奴才!”说着便抬步返回。

    那公子冷着脸,没再说话,瞧着他要进了屋, 方才拂袖离去。

    陈四儿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嘴一撇, 啐了一口, 心道:“妈的, 你个小老婆养的, 也拿老子撒气!”嘴上骂着, 心中却极怕他生气,怕他把他们深夜里赌钱的事儿传出去。

    又想起今夜输了钱,那陈四儿气急败坏,听得屋中又传出的一阵笑声,心中烦躁又厌恶,大步流星地奔门去了!

    萋萋一身热汗,心如打鼓,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绝境逢生。此时骤然迎来希望,少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待听那陈四“咣”地摔门进屋,麻利地从棺材后面钻了出来,逃出院子——

    她原路返回,走的都是极其隐蔽之地,良久良久,跑的远了,心才渐渐安稳下来。然这时,却忽见前方有人,那人倚在树边,仿佛专为等她?!

    萋萋心口“砰”地一声,脚步蓦然一滞,这时也看清了那人是谁。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乳白色直襟长袍,玉带束发,长得眉目清秀,更是一副温文尔雅之态,正是前世暗恋她,她死后最为伤心难过的三房庶子魏央啊!

    今生再见,萋萋心中蓦然有些激动,但还没待过多的想些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糟了糟了糟了!

    萋萋暗暗叫苦,适才千和堂那来人不会就是他吧?!回想那人的声音,再看他出现在此等她,那还用说,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啊,他是特意为她解围的!

    谢他归谢他,谢死他了!但少女心中顿时不淡定了。她没想到有人发现了自己!

    那么此时,他等在此处是为何?不会是要问刚才之事吧?!

    糟了糟了糟了!

    萋萋脑中蓦然一团乱,但心一横,是死是活都得面对,当下这便硬着头皮上了前。

    她垂头向其缓缓一礼,柔声道:“……这么晚了……五公子怎么会在这儿?”

    她只好装傻了,只要他不识破,她就装傻到底,反正放做是前世,若是如此情况,她也想不到魏央会帮她,只道此时相见只是巧合而已。

    夜晚闷热,加之跑过,此时也紧张,汗珠顺着萋萋的脸颊流淌下来,两鬓碎发贴在小脸上,少女明眸含水,有些气喘吁吁,脸颊绯红,睫毛上也带着汗珠。

    魏央听得她轻柔细腻,又柔弱的声音,再见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顿生怜惜之情,本等在这儿想问的话当下也便不想问了。

    “睡不着,出来走走。”

    少年答着,别过视线,声音淡淡的,表情也颇冷,仿佛没有丝毫的温度,更仿佛对她有些不喜。

    前世萋萋便以为魏央和府上的大部分人一样以为她是个不安分的,水性杨花的女人,对她有偏见,不喜她,所以从来都不敢多和他说话,但死过一次她知道了,这五公子是外冷内热,喜怒不行于色而已。

    “嗯……”

    萋萋轻声相应,垂头缓缓地又是一礼,就像前世平时见面时一样简单,招呼过后,这便想走为上策了。

    她心中战战,做出了告辞之态,就怕对方叫住她。

    庆幸,魏央没有说话,更没有相拦。

    萋萋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奇了怪了,那他在这儿干什么?莫不是真的是巧合遇见的?

    正想着,也刚从他身边错过,但听魏央突然开了口。

    “他并不值得你信任。”

    少女一愣,随之脚步一滞,却是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些什么。

    然只有瞬时,萋萋恍然大悟!

    那千和堂的后身就是魏央同父异母的哥哥,魏家二公子魏廉的书房。魏央这是以为她大半夜的来私会魏廉呢?!

    哎!

    看来是被误会了!

    不过萋萋不打算解释,他这么想就这么想吧,总比他知道她来千和堂的真实目的强。

    少女什么也没说,只愣了一愣,不时又恢复了常态,微微一礼,抬步离去。

    ……

    萋萋没回头,只快步走着,脑中不自觉地想着刚才的事儿,心中不免有些许叹息。

    魏央以为她来私会别的男人,看来在他心中她果然不是什么正经姑娘!可是他还是帮了她!他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

    那……

    脑中霍然生出个想法:若不然别走了!求他的庇护吧!

    适才的少年,别看他现在身份低微,不受人待见,可有朝一日却能一鸣惊人,飞黄腾达!

    他若真心喜欢她,对她来说,他就是良人,等来日他出人头地了,是不是她也能跟着飞黄腾达了?!

    萋萋脑中一顿胡乱地想,念及此,只觉得心中霍然通亮,但觉前路一片光明,也觉得自己终于要有好日子过了!可转念又一把掐醒了自己。

    算了吧!别做梦了!

    就算魏央能不变心,她也就半年的时间,哪能等到魏央飞黄腾达,能带她走的那天!

    再说真的能有始终如一的男人么?

    萋萋可不信,她只信她自己!

    ***

    转眼出了西苑,眼见着就要返了回去,一声狗吠让萋萋再次提高了警惕。她恍惚但见前方院落中有人。少女心中一抖,敏觉地掩身树后,暗道:真是难缠的一夜!

    这大半夜的也不知是谁?

    不时只见一男子一面系着衣服扣子,一面不紧不慢地从月洞门中走出。

    那人穿的戴的都是极好的,打眼儿一看便知是个主子,待看清他的脸,萋萋心中登时一震,倒吸一口冷气。

    男人一脸纨绔,双眸微眯,眉心偏左之处还有一点黑痣,眉宇之间尽透嚣张,却是长房的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公子魏毅!

    不得不说,萋萋还真的是怕他!在这几个男人中,她最怕的就是魏毅!

    前世,这魏毅调戏她许多次,从来也没分过场合地点,更不管身边有没有人,只随着性子,想怎样便怎样。

    若是她一怂到底,不知反抗,早被他得逞了!眼下萋萋一见是他,登时吓的魂儿都没了,一动也不敢动。

    然身子不动,脑子却在转,前世做阿飘的时候她也曾撞见过魏毅夜晚出现在此!可此处却不是魏毅的寝居!而是他庶出的弟弟魏四公子的住处!

    那魏四英年早逝,房中空余个年轻貌美的娇妻冯氏!魏毅这大半夜的出现在此,还如此衣衫不整,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魏毅家中妻妾成群,外面也养了不少女人,可他还嫌不够,偏偏对自己亡弟的妻子起了这邪念。

    房内传出女子轻轻的啜泣声。

    冯氏端庄秀美的样子出现在萋萋的脑海中。前世后来事情告发,到底是逼死了那冯氏,魏毅倒是安然,挨了他娘一顿骂而已。

    萋萋同情冯氏,更觉得她孤苦无依,和自己很像。少女抬眼瞧向男人的背影,心直颤,厌恶他,也更惧怕他!

    ***

    一宿也没怎么睡好,第二日天蒙蒙亮萋萋便起了身。她麻利地做完自己该做的,等待时机出去。

    得到机会时已经过了巳时,少女直奔五夫人的寝居而去,想来郑氏一定已经等的很着急了。

    萋萋心潮澎湃,暗自无数遍地祈祷顺利,现下只消到了五房,事情便成了一半了!郑氏会为她乔装,一定会顺利地带她出府!

    眼见着越来越近,萋萋心中越来越激动,脚步也更快了,然正在这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萋萋心底一慌,刚要回头,却有人蓦然逼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而后一张麻袋从天而降!!

    ****

    郑氏使劲儿攥了攥手,咬牙切齿地道:“这个死丫头,竟然没死!”

    那日郑氏等了萋萋一天也没见她出现,后来便传出了她失踪的消息,府内大部分人都猜测她死了。郑氏也一样,毕竟那丫头太惹眼,又太卑贱,被谁弄死都不稀奇!

    但郑氏着急自己的事儿,心中骂道:要死也等她的事儿解了再死啊!

    她满府打探,仍心存一丝希望,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凭空消失了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