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四十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章

    “告病?什么病?”

    男人剑眉一蹙, 声音更冷了, 那股不悦显而易见。

    和顺颤颤巍巍地回道:“奴才并不知道, 孪秀宫也没传过御医。”

    颜绍沉下了脸。

    今日下午廊道上相见,那苏萋萋眼神幽怨, 对他有些无礼,让他隐约地感觉她好像是在和他生气。

    本不确定,但抬眸看到远处的魏如意, 颜绍心中便确定了。

    但没过心,一个小姑的情绪怎么值得他去费神,想想也便罢了,不过也没和她计较。

    本是不屑去想, 但脑中却情不自禁地总能想起苏萋萋下午时可怜又委屈的样子。

    以前, 颜绍闲来无事之时,也常能想起她来,但仅限于忆起她在床上时那娇弱可人又妖冶的模样。

    他承认,她很美, 美的让他常常情不自禁, 晕头转向的, 那日进青楼, 颜绍原没那想法, 但见到了她,便转了心思。

    但今日不同, 脑中浮现的都是她那会儿红着眼圈的样子。

    颜绍有些不屑, 他还能去哄她么?简直荒唐!但到了晚上, 脑中恍然又想起她来,于是便唤来人,淡然地道:“把她给孤叫来。”

    和顺立时应声去了。可颜绍万万没想到,等了半天空等,人竟然没来!

    他心中滕然起了一股火。

    “放肆!”

    “殿下……”

    和顺一下子跪了下去,只听太子厉声道:“立刻去把那苏萋萋给孤带来!”

    “是是。”

    和顺就知道太子会生气,别人不清楚,他太清楚了,那苏侍妾白日里就已经冲撞了太子,当下这一看就是使性子装病啊!

    明明前晚还好好的,她还主动去了书房是好,今天,这太明显了,明显是因为太子纳了新妾啊!

    他心中叹息,这苏侍妾真是作死啊!太子的威严岂是她能冒犯的。

    和顺不能不从命,应声之后赶紧去了,然刚走到门口,却听太子又突然叫住了他。

    “回来!”

    “呃,是。”

    和顺立时停步回来,躬身候着。

    颜绍心中已经满是火了,当下就想把那苏萋萋弄来,好好地收拾她一顿,

    但脑中恍惚又想起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这要是被抓过来,一定吓哭了,心中顿生一股怜惜之情,但那情分也是一闪而过。现下他心情很差,只觉要是再有个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可朕真是烦死了,于是便又叫住了和顺。

    和顺战战地抬眸,“殿下……”心中想着去是不去,见颜绍看也没看他一眼,只衣袖一拂,也没吭声,转身就走了。

    和顺立时明白了,这是不用去了。他可吓坏了,心中地暗道:这苏侍妾啊,以后还被宠幸了么?转念,他又想起这太子想吃荤,也没吃着啊,可别委屈了殿下才好,于是赶紧匆匆地跟了进去,一面伺候太子躺下,一面建议道:“魏良娣今日第一天进宫,要不奴才去把她接来伺候?”

    “不用。”

    太子沉声答着,一听就极是不悦。

    和顺想了想又道:“……萧侧妃盼着殿下好多天了,奴才接她来伺候如何?”

    “闭嘴!”

    颜绍当下打断,声音极是烦躁不耐。

    “唉唉唉。”

    和顺赶紧连声答应着,不再说什么了。

    ***

    第二日一早,萋萋告病,没有去请安。

    景兰宫中,太子妃端坐正位,其下萧侧妃、秦良娣、魏如意分别坐在其下。

    魏如意看着太子妃,甜甜地笑着,称赞道:“太子妃端庄秀雅,倾国倾城,妾身早在辽城便有耳闻,这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呢。”

    太子妃笑了一下,但还未待说什么,那萧侧妃嘴角一动地先开了口。

    “听闻魏良娣在辽城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号。”

    魏如意一脸自信,转过头来,冲着那萧侧妃笑了一笑。

    萧侧妃一脸高傲,秀眉一蹙,仿是恍然大悟般,“哦,想起来了,叫辽城绝色?”

    魏如意脸色一红,丹唇微微扬起,“呵……那是家乡人抬爱,如意愧不敢当……”

    萧侧妃抬起一根手指,一副慵懒之态,轻轻摇了摇,“魏良娣谦虚了……”她说着瞟了那魏如意一眼,“魏良娣自然是个美人。”

    魏如意听得心花怒放,起身一礼,“多谢萧侧妃夸赞,侧妃容貌……”

    “只是……”

    魏如意刚想奉承她几句,但话语蓦然被她打断,当下便一顿。

    萧侧妃扬起了声,说道:“只是听说苏侍妾也是来自辽城,巧了,正是来自你辽城魏家呢,本宫有一事儿就好奇了。且不知在你们辽城人看来是苏侍妾更好看呢,还是魏良娣你更好看呢?”

    魏如意一下子咬住了嘴唇,张口就道:“苏侍妾曾经不过是我魏家的一个丫鬟罢了。”

    萧侧妃嘴角一动,慢悠悠地“哦”了一声。

    这时只听太子妃不悦道:“好了。本宫累了,都跪安吧。”

    她说着便起身走了。

    众人都站了起来,“恭送太子妃。”

    那魏如意抬眼瞄了太子妃一眼,但觉自己有些失礼了。

    她转念想起了萋萋,都怨她!

    回到自己的寝居,那魏如意便变了样,心中极是不乐意。

    “什么意思嘛?把我和那苏萋萋比?她原来不过是魏家的一个贱婢,和我的身份天壤之别,现在她不过是东宫的是一个侍妾,我魏如意可是良娣,她苏萋萋怎么和我比?!永远也别想比!”

    陈嬷嬷道:“小姐消消气,素闻那萧侧妃恃宠而骄,跋扈的很,就是太子妃也不放在眼里,小姐适才夸赞了太子妃,她便不悦了。”

    魏如意气道:“那,那我还能略过太子妃,夸赞她?”

    陈嬷嬷道:“那自然是也不能。小姐……”

    陈嬷嬷拉住了魏如意的手,“小姐不如先将此事放一放,老奴觉得,小姐应当再去拜见一下那萧侧妃为好。”

    魏如意乍一听不愿意,但转念便明白了那陈嬷嬷的意思,于是她打扮了一下,便让下人带上了自己的那坐金尊貔貅,立即去了那朝华宫。

    宫女将她引进去。

    魏如意躬身行礼,甜甜地道:

    “妾身拜见萧侧妃。”

    那萧侧妃卧在美人榻上,睁眼向她瞟了一眼,“魏良娣坐吧。”

    “是。”

    魏如意笑了下,扬声笑道:“这点薄礼还望侧妃笑纳。”

    萧侧妃慢悠悠地道:“本宫不喜欢拐弯抹角,魏良娣今日送本宫这么昂贵的礼物,有什么事儿还请开门见山。”

    “是。”

    魏如意起身又是一礼。

    “如意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懂,如有冒犯侧妃之处,还望侧妃多多包涵。”

    萧侧妃有一搭无一搭地应了一声,“你父亲与本宫的父亲也算是老朋友,如今你与本宫同侍一夫,也算是缘分。”

    魏如意心中得意,就知道她爹爹厉害。

    “如意愿意为侧妃马首是瞻,日后还请侧妃多多提携……”

    萧侧妃这时睁开了眼睛,嘴角一扬,转眸看向了她。

    “这东宫的女人是伺候殿下的,只要把殿下伺候好了,便什么都好了,这一点魏良娣懂吧?”

    魏如意点头,“如意明白。”

    萧侧妃道:“所以眼下呢,魏良娣就要想办法让殿下喜欢你,换句话说,是想办法侍寝,嗯?”

    魏如意脸一红,面上浮现一抹笑容,可笑意转瞬又变成了愁意。

    “可若是殿下不召见,如意该怎么办呢?”

    萧侧妃缓缓地起了身。

    “魏良娣,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不是本宫打击你,昨日是你入宫的第一天,殿下可没叫你去侍寝。至于那侍寝的轿撵曾停在了哪,魏良娣心中有数吧。”

    魏如意当下便咬住了嘴唇,她当然有数,只听萧侧妃接着道:“想必你也打听了,那苏萋萋自从进了东宫便盛宠不断,但你以为真是殿下主动找她的么?”

    魏如意抬起了头,奇道:“那是?”

    萧侧妃冷哼一声,“当然都是她主动去勾引殿下的……”

    “这……”

    萧侧妃道:“眼下前两天,那苏萋萋便在太子的书房前等了半个多时辰。这大冷的天儿,太子一见自然怜惜,魏良娣不妨也试一试。”

    “啊……”

    魏如意一听,笑了起来。

    “多谢侧妃指点,如意明白了。”

    萧侧妃嘴角一动,又躺了下。

    ***

    当天晚上,那魏如意便打扮的花枝招展,端着茶水,去了承光阁。

    阁外护卫见她过来都彼此面面相觑,不禁都想起了前两天来过的那个小姑娘,但觉至今忘不了。

    无论是她那楚楚可人又妩媚的样子,还是后来阁中响了大半夜的她那酥人筋骨的声音。

    眼下这个虽然也美,但美的俗气,远比不上之前的那个。

    魏如意见护卫偷瞄她,嘴角一动,虽然他们身份低微,她也不乐意让他们看她。不过那种吸引人目光的感觉她还是很喜欢的。

    魏如意从怀中拿出了一锭银子,交给了为首的那个。

    “我是魏良娣,劳烦帮我通报一声。”

    护卫齐齐躬身行礼。

    但之后那护卫便又立时推了回去,冷着脸,与上次对待萋萋并无二样。

    “良娣请回,殿下吩咐了,不见客。”

    魏如意一听,心中有火,暗道:这个死木头!于是又从怀中拿出了一锭金灿灿的金子。

    那护卫一看眼睛不禁直了一下,暗道:好有钱的主。

    魏如意再次将钱递给那护卫。

    “如此如何?”

    那护卫自然想要,但打死也不敢,于是再次道:“良娣请回,殿下吩咐了,不见任何人。”

    魏如意一听心中怒火更旺,正气着,这时突然听见开门之声。遥望过去,只见那书房门口走出一人。那人风度翩跹面如冠玉,一身贵气,正是太子颜绍。

    魏如意胸口顿时狂跳起来。

    她奔了过去,紧张而娇滴滴地朝里面道:“妾身给殿下请安。呵……这是妾身亲自为殿下煮的茶……殿下……”

    她说着,笑着,无比紧张,更是含情脉脉地垂头将茶壶举过头顶,可话还未说完,只听男人冷然打断道:

    “魏如意,你听好了,孤召见你便召见了你,不召见你,你就乖乖地给孤呆在你的合欢宫,你可明白了?”

    魏如意脸上的笑一下子便收了回去,脸色瞬时惨白。

    她自是万万没想到!

    “是,是,妾身知道了。妾身知道了。”

    她胸口狂跳,连连应声,正说着,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只听书房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了上。

    魏如意如坠冰窟,傻了眼,丢下那茶壶,便“呜呜”哭着跑了。

    “小姐。”

    丫鬟芙儿赶紧捡起那壶,追了上去。

    护卫们看了个热闹,彼此面面相觑,有的心中暗想:虽不能跟上一个比,但也是个大美人儿,太子就这么给撵走了啊?真是可惜……

    ***

    魏如意回到了合欢宫就开始摔东西。她接受不了。

    “他怎能如此对我?”

    陈嬷嬷和芙儿赶紧拦着。

    “小姐,这是东宫啊!”

    魏如意咬住嘴唇,发泄也不行,当真憋屈死了,但到底还是怕的,不再摔了,心中愤恨不已。

    苏萋萋行,凭什么她就不行?

    那个苏萋萋,她不过是一个贱婢,一个妓.女,她……!!

    魏如意但觉要气炸了。

    ***

    萧侧妃当晚便听说了此事,咬住了牙,闷闷不乐。

    她就是想看看是不是谁都行?

    当然那魏如意相貌不差,再怎么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关键是新鲜,如此投怀送抱,想来十有**会成功的。

    但出乎意料……

    ***

    颜绍回到书房中坐下,心绪被打断,很不悦。他拿起桌上的书翻了几页也没看进去,这时霍然抬声唤道:“和顺。”

    和顺立时躬身跑来候命,“殿下。”

    颜绍的手在桌上敲了几敲,本想让他把那苏萋萋叫来,但还没开口,便转了念头,于是起了身,“随孤去孪秀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