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第五十四章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60%, 36小时后可看  丫鬟端来洗漱用水,萋萋梳洗了番,踱步站在了门口。

    时值九月, 初秋, 没了夏天的炎热,更没冬天的寒冷,温温爽爽的, 极其舒适。

    此时天刚亮起, 太阳遥挂东方,只露出了半边脸, 周围朝霞掩映, 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 萋萋看着,恍惚就想起了小时候在家乡哥哥姐姐带着她爬山去看日出的情景。

    那时候她真的好小好小, 走到哪都得姐姐牵着她的手, 有的时候还要抱抱。

    想起亡姐,少女情不自禁的便是一声叹息。这时但听正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萋萋一个激灵,转头过去,只见男人一身墨绿色绸缎,器宇不凡, 面色淡然地从屋中出来。

    少女胸口登时“扑通, 扑通”地猛跳起来, 只觉得脸都烫了。

    她看了他一眼,老鼠见了猫般瞬间别过目光,垂下头,心中暗道:该死!他竟然还没走!早知道他在,她就不出来了!

    但适才虽只匆匆一扫,却觉眼前霍然一亮,她又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可是真好!

    颜绍瞥见少女,脚步停了一停,面无表情地瞧了她几眼,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才走。

    萋萋听见脚步声,低头悄然瞄着他,直到他出了那月洞门,才觉得舒适了。

    她咬了咬嘴唇,暗想他最好是别回来了,可转念又觉不对,他要是真的不再回来了,把她丢在这儿,那她可惨了!

    当下还得是盼着他回来!

    念及此,少女心中霍生疑问,却是不知他这早出晚归的是去干什么?原本来到魏家,她还以为他就是来拜访,那也就三两天的功夫,可现下看他却是全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萋萋有些心急,夜长梦多,真的好想快点走。

    吃过早饭,少女端起绣盘,打发时间。

    昨日出去撞见了那魏钦,她心想今天就是打死她也不会再出去了,混几天算了。

    虽然她昨天没理睬他,那魏钦今日也不可能再来了,但即便如此萋萋还是怕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少女低头,剥葱般的手指轻动,一针一线地绣着。

    她绣的正是一对儿戏水鸳鸯,现下已大致有了轮廓,以前姐姐常说,她青出于蓝,什么都做的比姐姐好,可萋萋从没觉得。

    她手指轻轻抚了抚绣盘上的刺绣,仔细端详着,这鸳鸯戏水图是姐姐平时最爱绣的,她怎么瞧自己都不如姐姐绣的好啊……其实姐姐是喜欢她,爱屋及乌,才觉得她做的什么都好,什么都可爱的吧……

    持续了一会儿,有些累了,萋萋便放下那绣盘,抻了个懒腰。

    这时朝窗外望去,不经意间看见了两个丫鬟。

    那两个丫鬟正在角落里低头窃窃私语,不时眼睛还飘向月洞门外!!

    萋萋心中登时一抖,立马跑到了另一个能直视大门的窗子前,顺着望了出去……

    胸口猛地一击,那月洞门外可不是有人!有人做贼似的,正朝里张望,正是,正是昨日就来过了的,魏家三公子魏钦!!

    萋萋一下子攥起了手,秀眉紧蹙。

    他,他要干什么?!

    这时听外头响起了魏钦的声音。

    “萋萋妹妹,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你就出来见我一面吧,好不好?”

    萋萋顿时咬住了嘴唇,气的一跺脚。

    他要脸么?还往日的情分,她和他有什么情分啊?!

    萋萋不明白,前世她死了,这魏钦一滴眼泪没掉,半点伤心也无,更是一没去看她的尸体,任她的尸体被一张破席子卷走,不知扔在了哪;二没追究凶手,何止是追究,他就连问都没问过谁,就仿佛他根本就不认识她,她只是一直阿猫阿狗一般。

    今生之前她失踪,不用想也知道,此和前世她的死异曲同工,魏钦的表现定和前世一样,是丝毫不会在意的,可如今再见却来纠缠,又好像一副深情的样子……

    萋萋真是觉得要恶心死了!

    她“哗”地一下关了那窗子,返回桌前坐下!这时但听外面又道:“你不出来我就不走,萋萋妹妹,咱们有话好说,你起码见我一见好不好?”

    少女堵上了耳朵!烦的要命!

    不知他又叫了些什么,萋萋全然没听,而后不久外面突然传来“砰”的一声低沉的响声,似是有什么打到了窗上。

    萋萋心一激灵,立时站了起来,只见丫鬟小月从外跑过,手中拿着两个纸团。

    “姑娘,这,这是三公子扔来的……”

    萋萋咬住了嘴唇,听外面又响起了魏钦的声音,“萋萋妹妹,你就见我一面吧,若是你一直不出来,我只好把想和你说的话都写在这纸上了。”

    萋萋一把夺过了那纸,看也没看直接丢掉了!

    小月看着被揉碎的纸,什么也没说。

    萋萋道:“你去帮我和他说说,让他走吧。”

    小月点头应了一声,出了门去。

    原本她们四个被派过来的丫鬟都没见过萋萋,也没人想过这姑娘的身份。但昨日取饭,来来回回便听到了一些传言,加之一见三公子,三公子还叫着这姑娘的名字,有人就便明白了。

    前不久,三房父子因为萋萋闹出了那么大的笑话,府上几乎没人不知道这少女之事。后来又传出了她失踪了的消息,很多人都猜测她是被三夫人给弄死了。

    小月四人虽没见过萋萋,但这些笑话都是听过的。

    丫鬟当下闻言应声去了。

    月洞门外,魏钦见有人出来,眼睛一亮,赶紧迎了几步,急切地道:“萋萋妹妹说什么了?”

    小月施了一礼,回道:“三公子,姑娘说,姑娘说让你回去。”

    那魏钦眉头一蹙,瞟了那丫鬟一眼,“你是我爹房中的?”

    小月点头。魏钦想了一想,轻声道:“你去想办法让她出来!”

    小月极是着难,紧张地道:“三公子,三公子这就是难为奴婢了,阿忠特意交代过,要我四人万万服侍好那公子和这位姑娘!”

    小月心想,若是自己真把这姑娘引出去了,姑娘不悦,到时候怪罪她,她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魏钦听罢眉头一立,怒道:“屁!那姓邵的走了你跟着去是怎么?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贱婢!信不信我把你卖到妓院去!”

    他说着便抬手要打她。

    “三公子息怒!”

    小月立时要跪了下去,却被魏钦烦躁地拦了住,“别来这套!!告诉你,就跟她说我走了,然后把她引出来,听没听见?!”

    小月又跪了下去,“三公子就饶了奴婢吧,奴婢……”

    魏钦一见登时怒火上涌,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你个不开窍的东西!!”

    他气的又要打人,可脑中蓦然想到,反正那男人不在里面,居中只有少女和魏府的四个丫鬟,他就是进去了又如何!

    是萋萋敢说还是那四个丫鬟敢说?

    念及此,少女那妖娆的身姿,勾人儿的小脸儿和娇滴滴的声音一股脑儿地出现在眼前耳边,魏钦当下脑子一热,一把推开了那丫鬟,便冲了进去。

    萋萋一直听着外头的动静,见他要打人急的够呛,可下一瞬更可怕,竟见他一下子冲了进来!

    少女的心狠狠地一沉,狂跳不已,立时麻利地跑去插了门窗!!

    魏钦三两步跨了过来,萋萋只再晚一点,没准就让他进来了!

    男人“咣咣”敲门,极是急躁,“萋萋妹妹,我就是想你了,就是想见见你而已,你就让我见见又能怎么?”

    萋萋胸口狂跳,慌张极了,“三公子,请你自重!”

    魏钦一面敲着门,一面急迫地道:“萋萋妹妹,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萋萋咬住嘴唇,但觉自己和他无话可说,他好像疯了!!

    魏钦使劲撞着门,“萋萋妹妹,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了!”

    声音极大,门栓松动,少女使劲按着,心中“咚咚”捣鼓,害怕不已,这再托下去,就算门不被他撞开,声音这样的大,也会引来人的!!

    萋萋身子单薄,门被撞的太狠,她把着门栓的手都木了,一个没忍住,收了回来,似乎与此同时,门外的声音也止了。

    萋萋心一悚,这时霍然看见对着正门的窗子!

    那窗子露出一道缝隙,却是她刚才生气时放了下,但并未插的!

    倒抽一口冷气,萋萋霍然向那奔去,可还未跑到便听“砰”的一声。

    而后!!少女便看到了魏钦的脸!

    郑氏急不可耐地道:“既然你梦到过那门匾,我带你出去认便是了!”

    “这……”

    萋萋犹豫了一下。郑氏再次拉起她的手,几分安抚,几分安慰,几分鼓励,“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认出来!”

    少女看着郑氏,咬住嘴唇,仿是想了想,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但是五夫人,现下,现下恐怕是不成了,天太晚了,我这边……实在不好交代……不如明天……”

    眼见太阳已经落下,夜晚即将来临,郑氏自然也知此时出去不好,一来找不到那小白脸儿,她不能一直彻夜不归地找他,二来她也没什么大晚上出去的好借口,于是便听了萋萋的话。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