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第六十二章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足60%, 36小时后可看

    那日郑氏等了萋萋一天也没见她出现, 后来便传出了她失踪的消息,府内大部分人都猜测她死了。郑氏也一样, 毕竟那丫头太惹眼,又太卑贱,被谁弄死都不稀奇!

    但郑氏着急自己的事儿,心中骂道:要死也等她的事儿解了再死啊!

    她满府打探, 仍心存一丝希望, 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凭空消失了怎么可能?

    可奇了怪了,人真就没了。

    郑氏提心吊胆, 始终悬着心, 但不能坐以待毙, 命人继续在外四处寻着那个骗了她的小白脸儿!

    终于在第三天,她的人没找到那姓莫的小子,却找到了原来伺候他的随从!

    逼问下, 那随从虽不知那小白脸儿的去向, 但却以性命起誓,说出了那小白脸不曾亏欠他人钱财之事!

    加之事情一直没照着萋萋梦中的发生, 郑氏信了!

    此乃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是, 萋萋为何……?

    郑氏没有多想, 只道算命的人也有错算之时。但自己的危机解了, 她立时就想除掉握着她把柄的萋萋!

    郑氏之前满府寻找是期待萋萋还活着,这时再找却是希望她死,又或者她没死,郑氏就送她去死!

    但仍是无果!

    第四天晚上她去了四房,本想透透那董氏的话,但话没探到,却意外知道了另一件事儿!

    那四夫人董氏竟于几天前丢了大量珠宝!

    郑氏听的心一颤!

    这日听得府中传言,什么来客带着的小妾像极了失踪了的萋萋,郑氏顿时坐立难安,马上派人一探究竟,不想竟真是萋萋!

    她到底是怎么出的府,又是怎么成了什么贵公子的小妾的?

    郑氏心烦意乱!!

    ***

    留香居可谓名副其实。居内种着各种花木,香气宜人,果真处处留香。

    它东临园西湖,南靠青竹林,是一处景色优美又极其清净的地方。

    居内一间正房两间偏房,室内宽敞明亮,陈设古色古香,极是雅致。

    四名丫鬟正在月洞门口分至两边而立,见颜绍等人进来,齐齐地施礼拜见。

    阿忠笑道:“这是伺候公子和姑娘的丫鬟,公子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颜绍应了一声,脱下了身上的外衣扔给萋萋,向阿忠交代道:“记得备好马车。”

    阿忠急忙点头,“是!公子放心。”

    萋萋赶紧接了那衣服叠起,抱在怀中,侯在一旁,时而抬眼看看两人,心中暗想:原来他是巡抚大人的朋友啊,难怪那般有钱!能攀上魏家的人能没钱么?!不过万幸,好在他不姓魏,如此在这儿最多就是呆上几日而已。

    想到此,萋萋终于觉得胸口不那么堵了。

    傍晚,俩人一起吃了饭,而后,天刚刚一黑,颜绍便洗睡了。

    萋萋陪着躺了下,可毫无睡意,遥遥地看着外面的月色,偶尔看着床顶发呆,心想,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她竟然又回到这个鬼地方了,也不知要呆多久,虽然此时除了枕旁的这个男人欺负她以外,别人再也不能随意欺负她了,但她还是恨不得现在就离开此处!

    小心地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她霍然想起了四房董氏,或许她此时已经发现了井中之物不见了。

    提起姐姐的嫁妆,萋萋又轻轻地翻了个身,暗自叹息,一阵发愁,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去寻?

    想着她看了一眼枕旁的男人,暗道:若是和他说出去一趟,他可会同意?

    收回了目光,但觉那是不可能的!

    颇是沮丧,少女小心地提着被子,又轻轻地动了动,然这时猝不及防,只觉床蓦然晃动,而后身旁的男人便一下子将她压在了身下!

    萋萋惊地叫出了声,胸口“砰砰”猛跳,瞬时喘息不已。

    夜光之下,只见男人面如冠玉,眸光深邃,面色冷然,正盯着她。

    少女双瞳剪水,胸口起伏不定,喘息着,一脸胆怯。

    他,他不是睡着了么?不会是她给他吵醒了,他生气了吧!

    颜绍明日要早起入山,是想着要早些睡的,可一闭上眼睛,简直荒唐,眼前竟然都是这少女被他欺负时如花儿般绽放的样子……

    “去隔壁睡。”

    盯了她良久,男人沉声开口。

    萋萋尚未抚平心绪,还在不断喘息着,待听得男人这话,瞬时一愣,只听他冷冷地再次道:“我叫你去隔壁睡。”

    “唔……是……”

    萋萋这才明白过来,连连点头,答应着便畏惧地要起来,可却被男人压得一动也动不得。她挣扎了两下,但见无用,也便不动了,只长睫微翘,目光莹莹,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颜绍言罢也没立刻动地方,却是过了一儿,双眸才从她的脸上移开,从她柔柔软软的身体上下了来。

    萋萋胸口砰砰猛跳,立时起身,下了床,躬身施了一礼,便快步出了这屋。

    第二日,她醒来之时回想昨夜还心有余悸,叹息一声。

    这时悄然向正房望去,发现男人已经走了。

    萋萋不知他去了哪,也不感兴趣他去了哪,只心中暗想:“若是她也能出入自由就好了。”

    一日无事,但可谓吃喝玩乐,清闲的很。

    丫鬟小月见她似是无聊了,便笑着开口提议道:“姑娘,不如我陪你去青竹林走走,就在这居所的南面呢,近的很。”

    这四个丫鬟都是大房的人,与萋萋彼此都不认得。

    那青竹林萋萋知道,据说景色宜人,但她并未去过。

    留香居方向比较僻静,平时少有人往,想到此,萋萋便点了头。

    俩人出去向南遥望便见到了那竹林,可走着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唤:“萋萋妹妹!”

    少女闻言心一颤,立时转过了头去,只见身后不远处正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公子一身绫罗绸缎,腰间坠着白玉,浓眉大眼,相貌清俊,却是大房的三公子魏钦!

    萋萋听着声音像,回头一见果然是他!

    这魏钦前世对她花言巧语,一直说要娶她。

    俩人交往的颇是密集,可谓时常幽会,魏钦三天两头便会去找她一次,有时一起赏月,有时一起放灯,有时一起写字……他每一次都是情话绵绵,海誓山盟的。就是萋萋前世临死前接到的相邀,也是有人以他的名义写的字条。

    萋萋最最无助之时便是一直对他抱着希望来着,曾经一度脑袋一热,还差点**于他。

    但死后她才知道,这男人也就嘴上功夫,根本就不喜欢她。

    她死后做阿飘的时候,第一个过去看的人就是他了。

    萋萋还以为他会很难过呢,可第二天她便见他和一个小丫鬟嬉笑着在床上醉生梦死了。

    那小丫鬟在充满醋意地提起萋萋的时候,魏钦还是很讽刺地在笑。

    萋萋可是再也忘不了那一笑了。

    少女抬眸见魏钦很殷切地走来,下意识便向一旁躲了。

    她什么也没说,躲了便快步地往回走,竹林也不去了,心中只想着快点回去。

    魏钦这骤然一见她,眼睛登时直了,少女一身淡粉色衣裙,胸前雪白色的围胸,小脸儿妩媚动人,肤若凝脂,手如柔荑,哪哪都那么好看……哪哪都那么令人满意……

    魏钦动了动喉结,迅速向前走了几步靠近过去,然下一瞬却见少女避之不及般,转身便躲开跑掉了。

    “萋萋妹妹!!”

    魏钦赶紧追了上去。

    “萋萋妹妹为什么躲我?”

    萋萋顾不上也没心情和他说话,就是一门心思地跑,好在适才走出不远,她很快便返了回去。

    进了院子进了屋她才安下心了。

    一盏茶后,少女开窗向外张望,却见那魏钦竟仍徜徉在月洞门外,时而朝她所在的屋子望着。

    萋萋咬住了嘴唇,也赶紧关了窗。

    可一个时辰后再看,却见他依然如此!

    萋萋心中大急,眼下黄昏将近,要是那公子回来看见了可怎么办?

    不会认为她四处勾引吧!

    ***

    萋萋姓苏,但早已没人在意她的姓氏,甚至没人在意她叫什么了。

    魏府的男人眼中都是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倾国倾城的脸蛋儿;女的就都恨不得抓花她那张脸。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魏府的男人们见到她开始走不动路了。

    但起初的时候还好,不管怎样她有姐姐护着。

    姐姐叫蓉蓉,年长她九岁,是魏四爷的妾。

    姐妹俩虽一奶同胞,但姐姐长得清新脱俗,端庄秀美,她却相貌偏媚。

    俩人的爹爹是个县城布匹商人,生意做得大,家境殷实,是以姐妹俩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年幼的时候也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