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12章
    陈国公府位处街道的正中心,四周住着的,多是一族的族亲。

    当年老国公爷一去世,薛林袭了爵,就迫不及待地将庶弟薛树分了出去,因他生母姨娘犯了错,薛林纵使克扣些他所分的家产,其他的族人也没什么不同意的。因此这薛树一房分出后,只得了十间铺子和一处宅子。薛树所娶的林氏,也不是什么贵族嫡女,而是家中的庶女,生母姨娘虽是个商户出身,却已经败落下来。

    这薛树少年时被姨娘娇惯养坏了,结交的尽是些下九流的狐朋狗友,也没什么本事,只把日后富贵的希望放在了儿子女儿身上。

    他与林氏生有一子一女,长子薛茂聪慧,已经中了秀才,最让他得意,而他最疼爱的,却是小女儿薛令萍。薛令萍容貌比父母皆要出色,更有几分肖似祖母柳老姨娘,薛树从小就对她道,她与那薛令芳、薛令萱同样都是国公府的姑娘,日后必是高嫁的。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薛树被分了出来,就不再是国公府的二爷,他又是个白身,只经营铺子和打理些族中的杂务,薛令萍又哪里算得上国公府的姑娘,真细论起来,连个京中小官女儿都比不上。也是因此,薛令萍自小心气高,却又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大房的姑娘,心中素来不平。

    薛树这几月被铺子里的事情弄得糟心,原先林氏的表妹梁姨娘生下宝哥儿,有梁姨娘这未来世子爷生母的情面上,他们这铺子生意愈发好了起来,他也在族中得了些重用,谁知被薛林暗中全都挤兑掉了。这还没几天呢,就发生了宝哥儿被抱到宋氏院子中抚养的事情。这有子的姨娘和无子的姨娘,可是大不一样。

    尤其那梁姨娘被打的重伤,且要养上几月,薛令芳又暗中托三老夫人的手选了一清秀可人的通房丫头给了薛林,待梁姨娘能出门了,又没了宝哥儿,不知在薛林那里还有多少情分。

    薛树刚从铺子里回到家中,长子薛茂还在学堂里,见林氏送了大夫出来,还以为是女儿刚好的身体又出了什么差错,忙问道:“萍姐儿怎么了?”

    林氏未施妆容,面容憔悴,眼睛红肿,帕子都换了两条,看得出已经在薛令萍的房中哭了不少。闻言,哽咽道:“大夫刚来看了,萍姐儿风寒是好了,可这却落下了宫寒的毛病,说是日后生育怕是艰难了。”

    薛树如遭雷劈,“那萍姐儿可不是要废了?不能生育,哪家的人家敢要她,就算要,也必定是不看重的继室之流。”

    林氏哭道:“都怪薛令芳,她整日在萍姐儿面前炫耀富贵,萍姐儿年少脾气大,可不是要打闹些。她本就是没事了,偏又装出个可怜样儿,让大哥发了怒,那宋氏又仗着自己生了祥瑞,不依不饶的,大哥又罚了萍姐儿跪祠堂,那冷水冷风一刺激,萍姐儿可不是身子毁了吗?”

    薛树叹气,“难不成日后女儿还真要做人家的继室了?”

    薛令萍在房中咬牙撑了过来,听见外面父母的声音,眼神空洞地望着床顶,泪水已经将枕头打湿,她半晌才有了些精神,不甘地攥紧了衣袖。

    ······

    春光正好,薛林自得知小女儿喜欢花木草植之后,便命人将园子里的一些花木移植到了丹枫院中,现下不少都开了花,原先养在墙角的桃花早被人当成了神迹,偷偷摸摸采了一些,就连京城中几个寺院的和尚大师,也仗着厚脸皮求着薛林,挖走了不少,如今是又重新种了些。

    方奶娘抱着薛令蓁出了房间,到这院子中晒晒太阳,薛令芳瞧了,索性拿着一些书来教她说话。

    五个月大的小娃娃愈发是粉雕玉琢一般的精致,皮肤白如玉,这短短的头发却都是深深的墨色。这时,天气转暖,方奶娘给薛令蓁穿了件樱草色的小衣裳,脖子间一晃一晃的项圈下缀着颗碧绿流光美玉,莲藕般圆润素白的小手臂上没戴什么铃铛银镯,却缠了好几圈一串小叶紫檀的佛珠串。

    每当薛令芳读到故事的精彩处,她也忍不住咧开长了些牙的小嘴笑呵呵的。

    在薛令蓁孜孜不倦地努力下,在三月中旬,她终于开口说出了今生的第一个字——“串”。那日宋氏见她一直抱着那串佛珠手串不撒手,有心逗逗她,就将佛珠拿走,惹急了薛令蓁,张口来了个“串”字,让宋氏乐得好半天,她也成功被冠上了“神童”的名号。在她众多名号之中,这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薛林知道后,也是欢喜地带着他那位新宠来瞧过一次,有些可惜蓁姐儿不是个男孩。对此,薛令蓁只给了他个白眼,若自己真是个男孩出生有这般异象,早就被那疑心甚多的皇帝给暗中除了去。

    薛林的那位新宠是薛令芳从她爹娘手里救下的,本是要卖到青楼的,自是将薛令芳视作救命恩人,比之落入不干净的脏地方,能做薛林的通房丫头她自是愿意。因是乡野出身,相貌娇憨,比之梁姨娘更有一番淳朴自然,梁姨娘又没了宝哥儿,宠爱就不如以往。

    薛令蓁开口说了一个字,那第二个字、第三个字就说的顺畅多了,再加上她本就不是寻常孩童,如今已经可以简单说些连词。薛令芳见她喜欢说话,也就时常给她读些小故事,这也是薛令蓁婴儿生活里不多的一丝趣味。

    对于新来的宝哥儿,薛令蓁的态度一直不算太好,毕竟从薛令芳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这娃的亲娘就是差点害死自己的人,不过倒是宝哥儿看到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孩童,表现的十分兴奋。一看到薛令蓁也在晒太阳,便也伸着手,叫道:“要·····要···”

    奶娘无法,只得抱了宝哥儿过去,薛令蓁偏过头,拍了拍姐姐的手,继续发奋识字听故事。

    与她的早慧机灵相比,一同养在丹枫院的宝哥儿就显得平庸许多,如今也有一岁多,在奶娘的教导下,也会说些话,开始学着走路。宋氏到底不是狠心到底的人,念着一双女儿,倒不曾苛待了宝哥儿,只也不亲近,命奶娘照料便是。

    宝哥儿的奶娘初来丹枫院时,虽知道三姑娘是个祥瑞郡主,对薛令蓁也是十分敬畏,却也因自己照料的乃是未来的国公爷,而对方、张两个薛令蓁的奶娘有些轻视,被薛令芳瞧出,敲打一番,才老实下来,按照薛令芳的吩咐,教着宝哥儿说话,却不再提一句梁姨娘,周围丫鬟也不得提起宝哥儿的生母,势要宝哥儿忘了梁姨娘。

    宝哥儿年纪小还不记事,一开始倒还有些不适应,待过了一些日子,就忘了梁姨娘,又有奶娘照料,与他在溪梅院中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便也适应下来。

    见这个漂亮娃娃一直不理自己,宝哥儿咬着手指,有些委屈。薛令芳见了,倒想起上辈子来,薛林除了宝哥儿再无其他儿子,宝哥儿长大后资质一般,与自己也不甚亲近,这一世将宝哥儿养的亲近些,若还是他袭爵,这般一来对母亲和妹妹也都好,她也想看看,自己亲生的子嗣却认他人为母,梁姨娘是何感受。

    “你这几日都在教宝哥儿说话?”薛令芳揉了揉妹妹娇嫩的小脸儿,放下手中的书籍,问向宝哥儿的奶娘。

    奶娘心里一个哆嗦,连忙回道:“这是自然,素日里,从未敢提过梁姨娘。”

    薛令芳命双喜赏了她个金戒指,道:“日后也当如此。你是宝哥儿的乳母,必是要跟在他身边的。此次梁姨娘受罪,也是因为不敬主母、不分嫡庶的缘故。宝哥儿又是父亲的庶长子,更要知晓这些规矩。现下他小,无先生夫子教授,你便要教他知道这些道理,最重要让他分清,嫡尊庶卑的道理,万不可学了梁姨娘的猖狂做派。”

    奶娘收了金戒指,忙不迭地应下,她奶了宝哥儿一场,生出些母子情分,倒真心希望宝哥儿忘了梁姨娘,日后跟在大太太这儿,为着郡主的面子,自然不会苛待了去。这庶长子的名声到底尴尬,若养在正房太太这里,日后身份自然贵重些。

    薛令芳安排好了宝哥儿,扭脸就见这小妹瞪着一双明眸望着放在桌上的书,不禁轻笑:“你倒是个好学的。来日给你请了先生,你可不许逃学。”

    薛令蓁眨了眨眼,露出一对梨涡,甜蜜蜜地叫了声“姐”,她不过是不想当个文盲罢了。

    见天色快晚,薛令芳让奶娘带着两个小主子回房,自己则去了宋氏的房中,一同用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