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16章
    自薛家的泰安郡主祥瑞诞生后,京城中便一直风平浪静,薛令萍的那些事情也只能算是内宅之事,当作饭后闲谈罢了。

    倒是进了七月间,吴贵妃却突然下了一道旨意,将定国公姚家的三姑娘和吴贵妃娘家阳信侯吴家的四姑娘召进了宫中陪伴吴贵妃。

    这姚三姑娘是二房嫡女,也是如今姚家唯一尚未出阁又年已及笄的姑娘,父亲任四品文职,而这姚家更是大族,曾出过三代帝师,家中的姑娘素来以知书达理出名。

    而这吴四姑娘是阳信侯的继室所出嫡幼·女,因生母早逝,其父不曾再娶,几位姐姐也都出嫁,这吴四姑娘自十二岁起便在家中打理内宅之事,颇有贤名,她出身颇高,又有吴贵妃这样的姑母,只是因有一个丧母之女的身份,高不成低不就的,年至十九尚未说定人家。

    而这两个姑娘的出身,俱是京中贵族嫡出之女,又年岁在出嫁之龄,可现在皇上膝下诸皇子除太子妃逝去外,其余皇子皆已成亲,且侧妃位置已满,依着这两个姑娘的身份,断不可能是去做那种没名分的庶妃妾侍之流,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圣上要在这两个姑娘中选一个做太子继妃。

    京中之人心思不禁浮动起来。太子东宫的李庶妃深受宠爱,膝下生有太子唯二的一双健康子女,太子更是为了李庶妃,十年不曾续娶太子妃,生生把原配嫡出的皇长孙衬成了透明人。时间一长,人们几乎都已经认定这三皇孙秦炽是了太子内定的继位人选,李家也跟着水涨船高,从一个不入流的六品京官成了如今的新贵之家。

    可上一年年末,李庶妃之女先是被罢免了郡主头衔,后又是被送去了仙慈庵,原本的侧妃之位也圣上贬成了庶妃,可好歹她还生有一个健康的三皇孙,又有太子的独宠,依旧是东宫一人独大。

    现下可就不一样了,先是二月份白侍妾曝出了身孕,五月份又传出皇长孙身体有些好转的消息,如今又是要新选太子妃,这两位太子妃人选出身皆比李庶妃高出不知道多少个等级,又比她年轻,将来若生下子嗣,那可就是嫡出的身份,若皇长孙再真身体好转,这三皇孙的地位可就要一落再落。

    这李家自然比旁人更要操心,速速派人往东宫里送了口信。

    太子东宫之中,李庶妃不知在屋内砸了多少瓷器花瓶,心头仍是气不顺畅。想起今早齐侧妃若有若无的讥讽眼神,她又是一气,顺手将一个茶盏砸向了宫女,将那小宫女头上砸出一个口子,急忙让人悄悄处理了。

    见她这般恼怒,宫女太监们都避之不及,唯独她的奶嬷嬷心疼地靠近了她,“好娘娘,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府中大爷传了信来。”这大爷便是李庶妃的弟弟李茂积了。

    “大爷说了,这太子妃的人选只怕就是皇上定下的,让您这几日低调些,另外,”奶嬷嬷继而贴近了,放低声音道:“大爷特地交代了,让您千万收敛了对泰安郡主的不喜,相反,还要十分疼爱她,只有让三皇孙殿下娶了泰安郡主,三皇孙的地位才稳得住。”

    李家不能在朝堂上为李庶妃母子提供太大的助力,走到现在,基本上全靠李庶妃的肚子争气和太子的宠爱,可太子再厉害,也只是储君,对不过皇上,皇上一下定决心要续娶太子继妃,那太子也不能反抗。现在这泰安郡主是稳打稳的为太孙之妃,也就是三皇孙目前最大的助力了。

    李庶妃闻言,百般不愿,她倒是乐意让儿子纳了这薛家小女,可却不愿还要疼爱她,那她的灿儿岂不是白受了苦,自己做母亲的,不仅不能为她出气,还要对她的仇人好。

    奶嬷嬷暗道这姑娘在东宫被太子宠惯了,性子竟越发地回去了,只得悄声劝道:“您忍着,这也是为了小郡主着想。待三皇孙将来地位稳定了,太子爷一登基,必是会将小郡主召回来的,到时候薛家那女娃没了用处,您又是她的婆母,怎么教训都是合情合理的。”

    李庶妃这才点了点头,只是万万不可真叫儿子对那薛家女真有个感情,利用一下就算了,她可看不得日后那薛家女靠着自家儿子母仪天下,那才真叫心呕呢。

    ······

    昌德宫中,吴贵妃和蔼地拉过站在面前的两个年轻女子,“好两个出挑孩子,我这里冷清惯了,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年轻的孩子,你们可要多陪陪我。”

    姚三姑娘今年十六,性情活泼些,闻言便浅笑道:“那娘娘到时候可不许嫌臣女闹了。”

    吴四姑娘年长几岁,成熟稳重,虽不多言辞,却十分体贴,坐在吴贵妃身边,见吴贵妃坐的时间长了,轻轻替自己这姑母按摩。

    吴贵妃将两人表现看在眼中,心中便有了思量,面上却是不动声响,笑说:“我瞧你们也都累了,房间已经命宫女们准备好了,你们姐妹俩快去歇歇吧。”

    待两个姑娘退下,吴贵妃进了偏殿,对坐在榻上心不在焉地批阅奏折的皇帝道:“皇上,您瞧中了哪个姑娘?”

    这次选太子妃,除了有管束东宫之外,也有打压李庶妃之意,但皇帝念着东宫的子嗣还需照料管教,秦灿的事情已经是一个教训了。因此此次太子妃的人选都是出自世家的有贤德的女子,年岁也不能太小。

    皇帝轻咳了一声,放下笔,盘腿伸了伸腰,“朕看呐,你家的四侄女倒是个好的。性情仁厚孝顺,教导太子的几个子嗣,也是合适的。”他顿了顿,“姚家的姑娘还是年轻了些,做继太子妃怕是为难了她些。”

    吴贵妃替皇帝揉了揉肩膀,闻言,道:“这两个孩子左右还要在宫中住上一段时间,您在仔细观察观察,也不迟。”她虽这样说,暗地里明白,皇上多半就是定下了,眉间不禁皱了皱,吴家出了个贵妃,本就荣耀了,再出个太子妃,就真的是盛极了,侄女还是要多加教导,万不可做出李庶妃那样的事。她有种预感,李家迟早要受牵连,吴家可不能这样。至于哥哥那里,也是要交代一番了。

    送走了皇帝,吴贵妃沉思一番,命人悄悄将吴四姑娘叫来,将此事交代下去,好让她心底有个底儿:“好孩子,我知道让你做太子的继妃怕是你心里不愿的,但圣上主意已定,咱们是改变不了的。如今趁着你还在宫中,我先嘱咐你一些。”

    除了听闻自己被选为太子妃的一刻有些惊讶外,吴四姑娘神情沉稳。见此,吴贵妃心中满意,道:“圣上此举,意在让你管束东宫,莫要再让李庶妃妄为。因此你倒是不必对她客气,只管拿出主母的气势来。但对于这皇长孙,你必要斟酌着对待。虽传闻他不受宠,可圣上却一直将这个孙儿挂念在心里,只是他体弱,出生的时辰不吉利,圣上怕养出了感情,便更受不了他早逝之事。你不得学着李庶妃暗中苛待他,但也莫要走近,他的身份到底敏·感。”

    突然,她的神情严肃下来:“咱们吴家向来忠的是君,从不站队,你也不得生出什么争的心思。日后作为太子妃,打理好东宫,管教好妾侍子嗣,才是你的根本任务!”

    身处后宫多年,吴贵妃从低阶妃嫔坐到了如今后宫的最高位,皇帝对她虽无宠,但颇为敬重信任。要知道,作为一个妾室,能得到丈夫的敬重是何等不易。

    吴四姑娘乖巧地应下,自己心中也明白,待进了东宫,可就不只是为自己活着,家中父亲姐妹兄弟万不可因自己的一时头昏而连累了,她细细聆听,将吴贵妃一言一词都细细记入心里。对于太子本人,她除了厌恶还真找不出任何感觉。

    宠妾忘嫡到了满朝皆知的地步,连个面子功夫也不会做,将嫡长子视若无睹,朝野大臣宗室之中,也就只有这太子一人了。

    姚家吴家的两个姑娘在宫中住了五日,姚三姑娘先被送回了家,得了较多的赏赐。而这吴四姑娘虽得的赏赐不多,却格外得了圣上的一柄玉如意。

    果真,三日之后,宫中便下了一道旨意,聘吴四姑娘为太子继妃,择定八月初九由吴家迎娶新太子妃入东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