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这实在是我家这小子啊!”

    守门的宫女见着了吴太子妃,立刻掀了帘子,内屋与正厅之间隔了道珠帘,她刚入内,就听内屋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妇人声。

    “大姐,你怎么来了?”坐在吴贵妃对面的中年夫人神色一顿,见着了吴太子妃,多少有些尴尬。

    “见过太子妃娘娘。”大吴氏让出座位,坐在了下方,旋即叹息:“还不是为了我家那儿子。整日里就知道舞刀弄枪的,都二十了,亲事也没个着落。”大吴氏乃是吴家原配夫人所出长女,早早嫁给了宁平侯吕家,膝下一子如今从武,当个二等侍卫,已被封了世子。

    吴太子妃抿唇笑言:“听大姐的话,你可是有了人选?”

    吕夫人点点头:“也不算是定下了,只是觉得这姑娘不错,还要细瞧瞧呢。正是定国公府薛家的二姑娘。那次我和樘儿去昭恩寺上香,路上马车出了事情,便是这薛二姑娘帮了忙。我见她年岁也到了,模样儿好,家世也不算差,她又是泰安郡主的同母胞姐,想来也是个有些福缘的人。”

    她顿了顿,面上轻笑:“最重要的是,以往我一提亲事,我家那小子就恼的不行,偏这一回,我提了薛二姑娘一句,他就不说话了,还交代我莫要心急吓着了人家姑娘。想来这小子心里也是有些心思的。只是我想着泰安郡主的身份到底有些特殊,这才来问下姑妈和你的主意。”

    吴太子妃道:“无事,咱们吴家一向不站队,这泰安郡主的夫婿便是日后的皇帝,也正是父皇的心中人选,咱们与他们家结亲,并不会与父皇的意思有什么冲突。”

    吴贵妃安抚了大侄女:“太子妃说得对。若是两家的孩子当真同意了,你就准备着吧。”

    吕夫人看了看四周无外人,才悄声问向太子妃:“娘娘,您当真不要子嗣了吗?”这个小妹妹,吕夫人还算了解。素来厌恶太子这样的人,更别提自她嫁入东宫,李庶妃屡屡猖狂都被太子包庇,更让吴太子妃不喜,再者她不生育子嗣也没什么后顾之忧,太子已有子嗣,吴家也不需要站队,只怕她更是从心底里不想要孩子了。

    吴太子妃放下茶盏,发髻上的凤钗轻轻晃动:“太子东宫里不都是我的孩子?我是从正宫门堂堂正正迎进来的嫡太子妃,皇上亲自下旨,太子还敢对我不利不成?我做好太子妃就行了,大姐不必担忧。”

    吕夫人心疼地拍了拍妹妹的手,“你舒心就成。我就是担心若与薛家结了亲,可会令你难过?”

    吴太子妃轻笑:“在这宫中,有父皇姑母照顾,贵为太子妃,何人敢难为我?”

    吕夫人这才放下心来,临走前,兴高采烈地道:“来日我便办个赏花宴,请薛夫人和两个小姐入府,你若有空,也不妨来替我长长眼,也见见你未来的小儿媳妇。不管最后定下的是谁,总归泰安郡主可是你稳打稳的儿媳妇,你可要见见的了。”

    吴太子妃含笑命人送她出宫,倒还真有些意动。

    “姑母,您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总不会是光为了见见大姐吧。”

    吴贵妃笑着瞥了吴太子妃一眼,道:“哪能瞒得过你?皇上已经决定了,待十二月泰安郡主在家过完了生辰,就将她接入宫中,随着东宫的小郡主和两个差不多的公主一同入学,就住在我这昌德宫的后殿中,由我与你亲自教养,若无差错,便该是了日后的皇太孙妃了。”

    吴太子妃面上严肃下来,一张秀丽面孔没了平时含笑的样子,谨慎地问道:“那父皇的意思如何?”

    自泰安郡主出生后,这东宫的局势算是发生了巨变。李庶妃接二连三地出事,相反,皇长孙却身体奇迹般地好转了。

    当年可是整个太医院都料定皇长孙秦烨活不过十五岁,可如今秦烨都已经十六了,身体虽还有些弱,却也在不断地好转,连吴太子妃都不禁猜测,这秦烨才是与泰安郡主相配的人,否则哪里会这么巧,皇长孙刚送了满月礼给泰安郡主不久,东宫内就传出了他身体好转的消息。

    再以皇长孙的聪慧,一向是先生们时时夸奖赞叹的,诸皇子皇孙中尚没比得过他的,不知不觉圣上的心思也发生了改变。可到底未成定局,太子还是盛宠着李庶妃母子啊。

    吴贵妃眼神一变,缓缓道:“你日后疏远些三皇孙吧。”

    果然如此!吴太子妃瞳孔一缩,压住心下的千万思绪,垂首应了声:“是,多谢姑母指点。”

    ······

    陈国公府的流霞院中,入夜之后,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薛令蓁躺在床上忍不住来回翻身,也不知是不是认床的缘故,这几日颇有些夜不能寐的感觉,守夜的雪桐早在外边的榻上睡得香沉。

    屋内燃着助眠的安神香,可她却睁着眼,数着床帐上的如意团锦花纹的叠边,双手搭在身上,转着雪白腕子上的佛珠手串,倒想起了昔日里谢先生对她说过的话。

    “皇上诸子之中,最疼爱元后所出的嫡长子。而其他诸位皇子从小就被皇上刻意教养,从未学过为君之道,皇上更是为了避免诸子夺位,给几位皇子所娶的正妃皆是名门之中的闲臣之女,并无实权。由此看来,你日后的夫君则必是太子之子。”

    太子如今膝下三子,一个是嫡长子,一个是李庶妃所出的三皇孙,还有一个侍妾所出的方才两岁的十皇孙。

    排除掉生母出身低而年岁小的十皇孙,她的选择只有两个,皇长孙和三皇孙。

    薛令蓁不禁拍了个脑门,还用选吗?李庶妃家跟自己家有仇,就冲教出来的女儿那个样子,李庶妃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虽有个异能,却也不是万能的呀。而皇长孙呢,与自己之间有个救命之恩,对他还有几分好感,而且从这几年的传闻来看,明显比李庶妃母子更有脑子些。

    可李庶妃能放弃自己这个助力吗?明显不可能呀。薛令蓁叹了口气。

    确定了人选,那就要想想等进了宫中,该如何应对了。却不知自己那个被异能救了的舅舅什么时候能回来,最好能将那恶心人的李家全都一网打尽。

    她揉了揉额头,这时候是真想问问二姐姐,到底她前世日后的走向如何,好歹也能有些线索。薛令蓁迷迷糊糊地想着,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股睡意。

    丹枫院中,宋氏的屋里却是难得的烛火明亮,宋氏和谢嬷嬷望着面前的两张请帖,神色不明。

    “这李家,是当真以为自己多大脸了吗?且不说哥哥的事情究竟与李茂积有没有瓜葛,他们李家什么门第,什么作风,竟也敢有意求娶芳儿?”

    宋氏一把将帖子扔在地上,气得胸口不断起伏喘气。

    李家无缘无故地下帖子请自己母女三人,还是在自家芳姐儿说亲的时候,摆明就是要替李家那个废物求娶芳姐儿,趁此将李家和薛家彻底绑定。到时候,芳姐儿就是他们手里的一张王牌。芳姐儿和蓁姐儿姐妹感情好,看不得芳姐儿受苦,那就自然要乖乖嫁给秦炽。

    只是依着李家的胆子,敢这么做,就只能是背后有那位为爱妾着想的太子爷的支持了。

    宋氏气得浑身发抖,一想到自己的兄长和那些将士竟是在为这个为色昏庸的储君镇守江山,甚至连命都丢在了里面,她咬牙止住内心的恶心,哽咽出声:“好个太子爷,他手里沾着将士们的血,就不觉得愧疚吗?如今还要逼着来算计我的两个女儿。还是说,在他的眼里,李家和李庶妃母子才是人,我宋家和我的女儿就是他为宠妾爱子谋利的棋子?”

    太子胆子也太大了!圣上对于要将郡主指给谁还没主意,这太子就敢下手了。还是没吃够教训吗?更何况李家的长子被母亲娇宠长大,一事无成,还好色好妒,若二姑娘真被算计着嫁进去,那才是进了火坑。幸亏这帖子没送到国公爷的手中,否则依着国公爷那巴结太子爷的心思,只怕也念不得骨肉亲情了。

    谢嬷嬷感叹,手下赶紧扶着激动的宋氏坐下,倒了杯茶水给她,她如今正是养身备孕的时候。

    宋氏冷笑:“他也未免真当自己大权在握了?如今皇长孙起来了,他也是怕了。这般看来,皇长孙倒真是蓁姐儿最好的人选了。他俩倒还有一场缘分呢。”

    谢嬷嬷轻声道:“那吕家的帖子呢”

    宋氏揉了揉发疼的额角,手里捏着那吕家送来的帖子,不断地思量,才缓缓露出一丝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