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22章三合一
    (一)

    马车上, 薛令蓁偎在宋氏的怀中,手下把玩着自己的那块晶石,一边悄悄地修炼异能, 一边向宋氏打听那位吴太子妃的消息。

    她也算是跟宫里一直有个联系, 每个生辰都会有宫里赏来的一批东西, 而后就是皇长孙派人送来的,似乎就是在报恩一般, 愈发让人相信是她救了他一命, 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些年来, 玩具娃娃,女孩的小首饰, 都是跟着她的年岁变化, 可见是用了心的。让薛令蓁每一次收礼都忍不住惊喜, 对那个只见了一面的皇长孙颇有些好感。

    因此也能听到些宫里的事情。每每听闻有关吴太子妃的消息,她都忍不住佩服, 到底是怎样的人, 能把太子压制住, 不敢和她硬抗, 还能把李庶妃管得死死的, 连皇帝都对她是满口称赞。

    这下轮到自己见她了, 倒觉得有些紧张了。

    “让你方才还笑我, 如今怎自己窘迫起来了?”薛令芳揉了揉她头上绑着的丸子头, 今日她梳着改良版的双丫髻, 两边各垂着一对小银铃铛, 摇起头来颇为可爱,薛令芳忍不住又多揉了几下。

    薛令蓁没察觉出她的心思,委屈地看着宋氏:“阿娘,阿姐她又笑我!”

    见她真是紧张委屈了,宋氏拍下了薛令芳的手,亲了亲她额头:“你阿娘阿姐都在这,你紧张什么?怎么正常怎么来就是,这样你就是最优秀得了。我还不信,满京城同你一般大的女孩能有你出色。”

    薛令蓁被夸的小脸微红,尚还显得肉肉的小手爪子在宋氏的勾丝裙摆上无意识地蹭蹭,乌亮的眼睛却是愈发亮晶晶的。宋氏忍不住又亲了亲小女儿软嫩的肌肤,浑身一如刚出生一般,带着淡淡花木清香,肌肤就像是一瓣娇嫩的桃花瓣擦过嘴唇,忍不住心生出百般的怜爱来。

    “你妹妹啊,平时跟个小机灵鬼儿似的,撒娇起来,谁又都比不过她!”宋氏轻叹,朝着薛令芳抱怨,面上的笑容愈发柔和了。

    宁平侯府吕家老爷子与当年的薛老太爷以及宋氏的父亲也颇有些交情,都是一同上过战场的兄弟情,当初薛林与这吕家大老爷只相差半岁,两位老爷子还想过让他二人结成拜把子兄弟,可惜薛林从文,自骨子里都觉得武将粗鲁,不屑与吕大老爷来往,两家也就淡了下来。

    马车一直驶到了正门,下人拿了帖子禀报,另有掌事的丫鬟领着带路,宋氏牵着薛令蓁和薛令芳,雪松双喜等丫鬟则跟在珍珠的身后,一行人走了不远,就见一位体态丰腴,身着绛色团花锦褙子,戴金银缠丝嵌东珠头面的富贵妇人迎了过来,圆脸杏眼,张嘴便带着三分笑意。

    “宋夫人,芳姐儿,还有小泰安郡主,你们可真是让我好等呐!”

    宋氏道了声好,薛令芳才缓步上前行礼:“吕夫人安好。”

    见到今日薛令芳的打扮,吕夫人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丝惊艳。那日她在寺庙的山路上见的薛令芳因是上香,衣着素雅。今日换了身鲜艳的打扮,眉眼间的英气更衬得她有一种寻常闺阁女子没有的气韵。

    吕家亦是将门,吕夫人对宋家满门忠烈敬重,眼见这薛令芳虽是薛林之女,却并非学到薛林的那些酸作风,眉目间有着昔日宋将军的风范,大气爽利,十分喜欢,暗中得意自家儿子好个眼光。

    待她目光下移,便不禁道:“好个灵艳天成,绝非凡人,必是泰安郡主了吧!”心中暗道,若是一般的美人,与过于精美的首饰衣服相衬,很难不被衣服首饰夺去光彩。可现在这半大的女孩,容貌已是极盛,身上的衣裙首饰也皆是难得珍品,光是这羽衣阁新出的天水碧裙子就足够让那些京城里的贵女羡慕。可这泰安郡主的容貌,却反而压了服饰一头,却并不突兀,两者辉映,都又增添了惊艳之感。

    薛令蓁半是羞涩地笑道:“吕夫人好。”

    吕夫人从身上摘下了一块玉佩给了薛令蓁,却从自己手上取下一只翡翠镯子给了薛令芳,笑道:“宋夫人好福气,这两个东西给孩子的见面礼,莫要笑我寒酸了。”

    宋氏明白这吕夫人的意思,笑容越发灿烂,“这可真是说笑了。”

    薛令芳心下大定,心中虽无多少羞涩,只悄悄揉红了脸颊,装出一副少女娇羞的状态。

    “好了,咱们这般年岁和孩子们是说不来多少话,鸦翠,你带着两位姑娘去姑娘们的宴席那边,可别让人怠慢了!”吕夫人吩咐道,身后走出一个有着一头乌发的丫鬟来,寻常容貌,却一头乌发难得,鸦翠一名甚是合适。

    鸦翠笑道:“两位姑娘往这奇花园来。”

    待两个女儿走后,宋氏一脸如常地随着吕夫人去了另一边,二人自是要商讨儿女婚姻大事,便单独去了一个待客厅。

    “我那日见了芳姐儿就觉得是个心善得体的孩子,今日一见,更是欢喜。我是不会客套的,直与你说了,我相中你家芳姐儿,配给我家的樘儿,你看可好?”

    宋氏命珍珠将那李家的帖子拿出,道:“您家里是京城里难得的和睦之家,樘哥儿我是知道的,也是个优秀人才。芳姐儿我问过,她也是愿意的。只是现下,我有一件事必须要说给吕夫人您听,免得日后结亲不成还闹了嫌隙。”

    吕夫人接去一瞧,将帖子拍在了桌上,茶盏震得一响:“李家竟这般无耻大胆!”口上隐去太子,心中明悟自是太子授意,当真是恶心至极。

    别说薛令芳不是自己看好的儿媳妇,就是京城中任一个勋贵家的女儿谁能看得上李家的儿子,那人简直就是五毒俱全,还未成亲,家中便有妾侍庶子,名声都臭了。太子为了李庶妃,授意如此,李家能得了个国公府的嫡小姐做媳妇,自然欢喜,连忙就把请帖送来。

    太子这想法,对李庶妃李家是千好万好,可对这薛家姐妹和宋氏却是一条至毒之计,两个女儿家的一生备不住都会被毁了!

    不过盛怒的吕夫人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自家和薛家结亲,依着吴家、吕家两家的权势,还能让太子得逞?这桩亲事,倒真是一举多得。

    “这怕什么?我吕家看中的儿媳妇还能让一个李家抢走不成?那这事咱们就定下,我再看看日期,琢磨琢磨吉日下聘礼。”吕夫人满脸笑意,话说的再直接不过,压根没将李家放在眼里。

    宋氏亦是欢喜,拿出一个锦盒,里头放着一块极润的玉佩,“这便是定亲的信物了,还请你交给樘哥儿了。”

    待宋氏移步去了外面,吕夫人才没好气地道:“臭小子快出来!你娘我都给你说定了,还不快将信物收好。你这媳妇是个好孩子,你若是亏待人家,小心那小祥瑞让你天天走背运!”

    “娘,用不着这么咒您儿子吧?”身形高大伟岸的英俊男子从屋后的屏风走出,神情有些哭笑不得,眼神中却分明带着欢快的喜意。唇边含着淡淡笑意,他快步走来将那小小玉佩收入怀中。

    “瞧你那样,这几日你若无事,就让人守着些定国公府,你也清楚,李家那些小人能甘心吗?指不定会使出什么肮脏下作的手段。”吕夫人耷拉下嘴角的笑意,担心这事儿也不是毫无缘故。先前那李家的嫡长子李原看中了一个良家女,可那女子不从,他竟让人将女子推入水中,自己趁机下水,以救人为名占了便宜,毁去了女子的名节,逼得女子为妾。这次就怕他故技重施。

    吕樘严肃道:“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芳姐儿、泰安郡主和宋伯母的。”他微微握紧玉佩,玉佩细腻温软,倒像极了那日阳光下,少女暖暖的笑意,目光便不禁柔软下来。

    (二)

    吕家的奇花园便当真是“奇花园”了,一点都不名不副实。

    吕侯爷是武将,家中喜好以怪山奇石为装点,这奇花园就原本是名叫奇石园,只不过是因着吕夫人爱花,嫁进吕家后,嫌弃这石园子难看无趣,便寻了许多奇花放在了园中,吕侯爷疼爱妻子,索性就将这原本的“奇石园”改成了“奇花园”,吕夫人爱热闹,经常也会邀请一些年轻女孩和夫人来参加赏花宴。

    鸦翠迎着薛令芳、薛令蓁二人去了那奇花园,刚入园中,就听闻不远处已经有少女的嬉笑声,园子里奇石耸立,却又巧妙种上不少的奇珍花卉,颇有些别样的情致雅趣。

    待走近了,就见园子靠东边还建有一处楼阁,上面人影闪动。而颜色各异的群花之中,年轻俏丽的姑娘们四五成团地聚集在一起,写诗、作画、秋千、投壶,踢毽,有静有动,热闹非常。

    鸦翠含笑道:“那是给姑娘们的休息之处。若是玩得累了,就上去休憩片刻也可使得。”转而又对二人悄声道:“太子妃娘娘尚未来,过一会儿便到,二姑娘和郡主也不必拘束,娘娘此次来,也是赏花而已。”

    薛令蓁松了口气,笑说:“多谢姐姐了。”

    见鸦翠退下,薛令芳牵着她入内去找自己认识的姐妹,眉眼含笑:“你这是第一次出门赴宴,好好玩一下,我也让那些姐妹们去见识一下你这个小祥瑞。今日我玩牌,你可要给我传传福气。”

    薛令蓁眨眨眼:“阿姐,你放心吧。今天你肯定会万事如意的。”

    薛令芳明知她话里意有所指,面上有些羞恼,作势要掐她的脸。

    二人一走近,那正玩着投壶的一位高挑姑娘望见了薛令芳,招了招手:“令芳快来,我快把首饰输完了,你快来替我扳回几局。”

    薛令芳快走几步,“这便是苏家二老爷的姑娘,苏瑶了。”

    她走近了,苏瑶见好姐妹手里还牵着小女孩,容貌稚嫩却不掩难得姝色,笑吟吟地行礼:“泰安郡主好。”

    周身的几位姑娘也都明白这便是那位不常出门的泰安郡主了,虽年岁不大,可这有实封的郡主头衔还是大了几级,纷纷行礼。

    薛令蓁赶快道:“几位姐姐也好啊。你们莫要多礼,这样才玩得痛快些嘛。也别惊动了其他人才好。”

    苏瑶快步将手中的箭交给了薛令芳和薛令蓁,“你姐姐是个好手,蓁妹妹不妨也来一试?”

    几位姑娘见她身量小,必是力气不大,暗自在这姐妹中压了输赢。

    薛令芳听到后头的声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们啊,真是诚心要输啊。”不过,她才没那么好心去提醒呢。

    一局过后,薛令芳摆了摆手,顺便将几个姑娘赌上的戒指耳环之类的收入妹妹的荷包中,对沮丧着的苏瑶道:“你难道还不知我这妹妹的祥瑞福气?自小到大,我与她玩这类游戏从未赢过。”

    薛令蓁配合地露出一抹乖巧的笑意。苏瑶不依,拉过薛令蓁求道:“好蓁妹妹,下一局你替我来,我来给你本钱,你好替我收回来些,否则今晚回家了,我娘又要说我败家了。”

    她们这边热闹非凡,倒是不远处在作画的两个姑娘皱了皱眉头,问着身边的丫鬟:“那边是来了什么人?好像还有个小姑娘,瞧着只有七八岁大小吧。”

    其中一个眉眼清丽,着一身青绿裙子的姑娘将画笔放下,“武将之女,粗鲁惯了的。”

    丫鬟去打听了下,方回道:“是定国公府薛家的两个姑娘,薛二姑娘和泰安郡主。”

    青衣姑娘点了点头,轻笑:“原来是她们姐妹俩。宋家罪族出身,筑下大错,害得战败,就算是个郡主,也该有些羞耻心,出门闲玩?该是在家闭门思罪才是。”

    对面的姑娘劝道:“我知道你不喜宋家,可她到底是薛家人,还是郡主,来日富贵至极,你何必出口得罪她?不过是扰了你作画罢了。”

    青衣姑娘柳眉一竖:“哪里是为了这?我父亲姑母素来教导我为人之道,也知人需有羞耻之心。她姐妹二人的舅舅犯有大错,本该谨慎低调,如今却在此放肆嬉笑,可见有什么羞耻心?”

    有箭掉在了别处,薛令蓁几人正笑着过来捡,这声音就顺着风传入了薛令蓁这些人的耳中,面色不由沉下。

    苏瑶一瞧,嗤笑道:“嚇,是那个谢家的谢舒伊,仗着自己祖父曾教了太子,父亲如今又教了三皇孙,姑姑又是赫赫有名的谢先生,浑身都跟个孔雀一般。也不想想,人家姚家三代帝师,姚家的姑娘也没这般轻狂。”

    几位投壶的姑娘面色亦是难看。

    薛令蓁转了转手中的箭,轻轻一抛,箭身又被投入了壶中。她走到薛令芳的跟前,眼珠机灵地一转,“是她啊,我还听到过些呢。阿姐,咱们过去见见,我也好奇谢先生的侄女是个什么样子的。”

    薛令芳本是气恼,闻言笑道:“你这丫头,又有鬼主意了。”

    “谢姑娘?”

    谢舒伊抬起眸,见自己讥讽之人正在面前似是含笑,半大的女孩眉眼精致,眸子似是明镜,可穿人心,她手脚有些慌乱,颇有自惭形秽之感,冷冷道了声:“薛二姑娘,薛三姑娘好。”

    薛令芳轻笑:“谢姑娘素有佳名,又是谢先生的嫡亲侄女,总该知我小妹乃是圣上亲封郡主,又有封地,比一般的郡主尚高了一级,你总该行个礼吧。”

    谢舒伊将帕子攥紧,福身行礼,眼神下一瞥,却觉那泰安郡主和薛令芳今日所着衣裙有些眼熟,不由得细瞧,才认出那不正是自己向姑母求了许久的羽衣阁新品天水碧和云纱绫,如今在铺子里尚未上新货,也只是放出了图样,这二人如何得来。而薛令蓁身量小,这衣服明显便是特意制来的。

    她皱了皱眉:“二位身上的衣裙从何而来?”

    薛令蓁笑道:“我四岁时随着谢先生取云鹤庄住了些日子。”

    谢舒伊惊讶之外,亦有些不平之意,一想到方才自己的话语,此刻姑母真正教导的弟子就站在自己面前,她若是再不好,岂不是在打姑母的脸?

    她面上更是青白难堪。原只知姑母收了个学生,爱若亲女,却不知是何人。不过她也明白,依着姑母的性子,自己若说了这薛令蓁半点不好,她就能彻彻底底让自己吃尽了苦头,自己这嫡亲的侄女也比不过一个外姓的学生。当真可笑!

    旁人听了这些话,暗道谢先生那久不露面的学生就是这泰安郡主,往日里谢舒伊道自己如何得谢先生疼爱指教,每逢节日,必有一套羽衣阁的衣裳。可这眼下,人家真正疼爱的徒儿的衣服是特意定做的珍品,话里真假自然分明。看热闹围过来的诸人瞧见谢舒伊接连吃了亏,不由带了三分笑意在此看戏。

    “谢舒伊你这谢先生的亲侄女,碰到了谢先生的嫡传弟子,怎就不认识呢?还是······”苏瑶突然对众人笑道:“还是你这侄女根本不是谢先生亲自教出来的,也根本不受重视?你不过是拿着长辈名声在外骗人罢了!”

    谢舒伊喝道:“我的亲姑母怎会不疼我?你胡说!”

    薛令蓁道:“谢先生说过,自己立身不正,如何有资格言他人过错?你父谢大人为兄不慈,逼妹为妾;为子不孝,气病老父。而你更假借先生之名在外招摇骗人,你有何脸面来说我姐妹二人?”

    “你说我尚无羞耻之心,我是圣上亲封泰安郡主,更有‘灵慧美德’之赞,你莫非是连圣上都不敬?你乃臣女,我为郡主,辱骂郡主该为何罪?”薛令蓁愈发气笑了:“雪松、雪桐,掌嘴二十!”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薛令蓁的身影,不禁连忙收敛了笑意,有些心惊。雪松雪桐父母乃是威远侯府出身,早恨这谢舒伊出言不逊,雪松雪桐仗着身手,越过其身侧丫鬟,钳制住她,双手便已开打,谢舒伊挣扎不能,眼神更是羞愤欲死。

    热闹的园子里,此刻只余下清脆的巴掌声。

    “这是怎么了?”

    谢舒伊一见来人,眼神一亮,忙不迭趁着雪桐分神时的一时松手,跑到了来人面前跪下,哭得好生可怜:“求娘娘为臣女做主。泰安郡主对臣女私自动刑!”她心道父亲是东宫的皇孙之师,祖父又是太傅,太子妃对自己一向礼遇,总不该偏着薛家的人。

    薛令蓁随着众人行礼,见来人身着杏色宫装,发髻上的八尾凤钗流苏摇曳,容貌秀美端庄,却颇有威严,虽是如此,薛令蓁却觉得这太子妃望向自己时,总带着些笑意,不禁有些不解。

    “哦,那是为何私自对你动刑?难不成你辱骂郡主,以下犯上,不该罚吗?”吴太子妃轻轻一笑,“你的规矩是该学学了,罢了,剩下的五个就让连枝来吧,顺便将谢小姐让谢夫人带回去,早早去看看大夫。”

    话音刚落下,身后的一位大宫女就命人将谢舒伊带出了园子,又恐这谢氏女大叫惊扰了贵人,拿了绢帕捂住了她的嘴,只是顾及她乃臣子之女,未曾塞进嘴里罢了。

    吴太子妃笑道:“你们这些姑娘该玩去玩吧,本宫只是过来赏花,谢氏女以下犯上是她自己的过错,你们不必在意。”

    待吴太子妃入了屋内,众人松下一口气,恢复到刚才的热闹起来,苏瑶道:“这下子谢孔雀还傲不傲得起来。”

    薛令蓁心中尚有余怒:“先生早就与那位谢大人断的一干二净,可她不是狠心人,对小辈仍照顾些,可这谢舒伊却拿着先生的名头欺到了我这里,怪不得我不给她留任何颜面了。”

    (三)

    吕家的另一院中,诸家夫人倒不似女儿家一般爱花,正在热热闹闹地寒暄看戏,忽有一位陌生的婢子急急匆匆地走到谢夫人的身侧,耳语几句,谢夫人就面色煞白,急忙起身出了园子,连身上的帕子都落在了椅子上。

    一位身着正红褙子的夫人见了,疑道:“这谢夫人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可没了往日那仪态。”

    宋氏也是一愣,“可能是家中有事吧。这么急,应该不是小事。”

    正说话,吕夫人眼尖,瞧见了太子妃跟前的大宫女连枝的身影,悄悄吩咐丫鬟去打听是不是太子妃有什么事情。

    鸦翠回来便对宋氏和吕夫人道:“连枝姐姐道,是谢小姐出言不逊,对泰安郡主以下犯上,罚了掌嘴二十,行完了罚,太子妃叫谢夫人将谢小姐带回家去。”

    “那蓁姐儿可还好?”宋氏忙问,那正红褙子的夫人也好奇问道:“谢小姐的父亲祖父都是太子爷那边儿的,想来不会重罚,谢夫人如此失态是为何?”

    鸦翠望了眼吕夫人,方道:“太子妃娘娘一向公正,哪里是那样徇私的人?谢小姐牙齿掉了两

    颗,这是让谢夫人带着去看大夫的。”

    红衣裳的夫人吸了口气,才又想起泰安郡主与太子妃之间的关系,顿时又觉得没什么。一个是臣子的女儿,一个却是稳打稳的将来儿媳妇,自然不可比。也怪拿谢小姐口无遮拦,郡主都敢说。

    宋氏又放心下来,总归不是女儿吃亏,这也是好事,让她瞧见了太子妃的态度。不得不说,皇帝疼太子疼了这么多年,总算还没昏了头,选了一位看得明白的太子妃。

    吕夫人暗自将那谢家小姐的名字从日后的请帖名单中划去

    奇花园内,过了谢舒伊一事后,薛令蓁也没了心思游戏,她人又小,刚立了威,也不好自己拆了台去玩。

    太子妃坐在阁楼里,有一遭没一遭地看着满园子的花朵,对身侧的一身深蓝比甲的宫女道:“连桂,以往薛夫人进宫的时候,倒觉得她性子直爽,可惜过于刚直。可生出的两个女儿,一个稳重大方,一个却是小小年纪粉雕玉琢,伶俐却不失威仪。还好父皇明白过来,否则这样的女儿配给了三儿那才是亏了人家。”

    连桂笑了笑:“虽说皇长孙和三皇孙两位都是龙子凤孙,可到底生母不同,孩子亦是不同。外人看不明白,可咱们是瞧得清楚。皇长孙芝兰玉树,可三皇孙聪慧是聪慧,可是性子被宠坏了,娘娘您教了这三年也没教回来。才十四岁不到,院子里五个侍妾已经死了两个。与他那姐姐大郡主还真是同胞所出。李庶妃还替他遮掩。”

    吴太子妃扫她一眼,连桂住了嘴,另道:“奴婢也是为娘娘着想。您是对三个皇孙不偏不倚,可这不偏不倚在三皇孙的眼中就是偏了大心了,李庶妃又是那样的性子,您可不是要早做打算。”

    吴太子妃轻笑,“你以为本宫傻吗?对了,你去将泰安郡主请来。”

    “给泰安郡主请安。娘娘久闻郡主之名,想见见您。”

    薛令蓁望着眼前这个笑得和蔼的宫女,面上有些惊讶。

    薛令芳倒是有些紧张地握了握妹妹的手,低声道:“蓁蓁你方才并无错,去见见太子妃也好,太子妃出了名的贤惠的。”

    薛令蓁心中虽觉得她太过紧张,不禁带了丝笑意,却觉十分贴心。

    不大的房间里,熏着暖香,宫中随行服侍的太监宫女各自站在了两边,屋内摆了张木座堆花的插屏,吴太子妃就坐在榻上,虽是只有自己人,却依旧挺着直直的背。

    待薛令蓁进了屋,她才抬眼,细细一打量。屋内比屋外园子里要来得闷热些,薛令蓁穿得不单薄,又快走了几步,雪面透粉,一入了屋,就觉得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

    可她这容色,却不是让人觉得有侵略感的,倒觉得舒心喜爱。只是若是那本就对她不喜、利益相对的,自然无法心生喜爱了。比如李庶妃。

    吴太子妃一打量,却觉得这孩子腕子上的佛珠瞧着眼熟,倒是身边的嬷嬷眼尖心细,悄悄回了:“您忘了,当日您入宫后去向先太子妃行礼,先太子妃的故居中就摆着一副画像,上面先太子妃就戴了串这佛珠,因那细雕莲花技艺难得,奴婢还多看了几眼。”

    吴太子妃了然地“哦”了一声,招来了薛令蓁,不问其他,只道:“蓁姐儿生的好,东宫三个皇孙,不如将你聘给年纪更相近的炽儿可好?”

    薛令蓁心里一个咯噔,却撅嘴摇了摇头,道:“不好,三皇孙我见都没见过,可皇长孙殿下却还记得送生辰礼给我。若是如此,我宁愿选皇长孙。”

    想了想,她补充了一句:“他比我大了几岁,大不了,我以后不嫌弃他老便是。”

    众人忍俊不禁,可吴太子妃笑过后,闭了闭眼,凤钗下的流苏坠子摇晃,撒下一些阴影。

    这皇长孙真是聪明人,只怕薛家郡主救了皇长孙是真,皇长孙也念下这份恩情,真心送礼,这也自然让泰安记下了皇长孙的好。

    比起太子李庶妃等人只会用权势诡计相逼压,这皇长孙却是以情动人,效果更甚百倍。可这小郡主也不是个傻的,自己发问,她只以孩童口气回答,不会惹起皇帝猜疑,又推脱了三皇孙的关系。

    “真是个聪明孩子。”吴太子妃取下自己发髻上的凤钗,命人装在黑漆描金刻竹纹长盒中,给了薛令蓁,“这东西就先给你了,可要好好保存着。”

    薛令蓁一愣,那只金色的八尾凤凰身上镶嵌着华贵的宝石珍珠,随着太子妃的手指动作,凤翼一颤一颤,翩翩欲飞。

    而这八尾的凤钗,在宫廷礼仪之中,除了贵妃之外,只有太子妃能用。

    见她收好,吴太子妃便笑着让人送她出去。

    连桂道:“您对这泰安郡主是真看上眼了,连皇上赐下的凤钗都送了她。”

    吴太子妃笑说:“反正迟早都是她的,早晚又有何妨。”

    薛令芳早就等的有些焦急,苏瑶还以为是太子妃不高兴了,安慰道:“你别着急,这件事儿是谢舒伊出言伤人,太子妃也·····”是罚了谢舒伊的。

    话未说完,薛令芳就瞧见薛令蓁出来了,打断了苏瑶的话。

    “怎么样,太子妃说了些什么?”

    薛令蓁扬了扬手里的漆盒,“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些常事罢了。还送了我礼物呢。”

    “我就说你多担心了。”苏瑶笑着走来:“蓁妹妹,你生得这副好模样,谁见了你,不都要喜欢地送些好东西?”

    薛令蓁却摇了摇头:“这次太子妃赐下的东西却是正合我心意的,寻常的可比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