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穿成了女配
    晋国,昭华宫侧偏殿,秋,南华房。

    “宓媵人,大祭司程服夜观星象,发现北辰星旁,有一异星突现,起初若影若现,如今光芒大胜,竟然将中枢星压得黯淡无光。大祭司遂至观星台与卜师对照星盘舆图日夜查看,发现此星有逆乱六甲,横扫天下之象。 ”

    芹是王后的心腹吕俾的贴身侍女,她从门外进来,福身一礼,便将这个消息告诉宓氏。

    “那此星象于晋国,于大王是凶是吉?”

    宓氏见了侍女芹,眼中光芒大绽。

    不过想起自己的身份,又忙收敛了神态,事后补充道:“不知此事于王后是祸是福?”

    宓氏姿容妍丽,是王后随嫁给晋枭王的媵妾。如今王后有三子两女,其中嫡长子早已经被立为太子,在宫中的地位逐渐稳固,时至今日,已经很少主动安排媵从帮忙固宠,因而宓氏的南华房已经显少有人走动。

    此刻,芹的到来,无疑说明王后遇到了不顺心的难事。宓氏与王后同族,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不过她空有美貌却无大智,猜不透星象与王后之间的关联,只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芹。

    芹并没有流露出鄙薄的神色,直接上来为她解释道:“大祭司断言此乃帝星,会将降临我晋国,而内官翻看脉案,查出有一女姜氏正好是帝星降落的时候怀上,此事于国、于大王自然是喜。”

    诸侯纷争,王图霸业,一统千秋,是每个诸侯王的梦想,晋枭王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大鱼吃小鱼,强者兼并弱国,剩下的六国都是强者,晋国励精图治,虽然越居一流,但近二十年内将其通通打败,显然只能寄托给下一代储君。

    而身为下一代储君的太子已渐渐长成,资质平庸,绝非帝王之能,这便意味着大王很有可能改立储君。芹对第三个问题只字不提,但王后是太子的母亲,这对她显然是件糟糕至极的祸事。

    “妾这就去拜见王后。”宓氏眼里对姜氏的嫉妒简直都要溢出来了,芹瞧着她竟然比王后还急切,笑意徒然亲切了三分道:“茶点已经备好,王后正等着和宓媵您闲话家常呢。”

    古时,姻修两性之好,为的是维系两个家族的利益,通常嫁女嫁的不止一个,还有无数的随嫁,她们会在女君不便的时候,帮她侍候夫君,即使生下的孩子也则会直接抱到女君名下,而媵妾本身的地位不变,依旧会被人任意处置。

    宓氏并不安分,但王后并不担心她生出二心,因为媵妾就像放在家里令丈夫赏心悦目的精美物件,不喜欢移除了便是。

    宓氏虽恨不得立马飞王后身边,但她久不见人,衣着不鲜,唯恐见了王后失礼,连忙去唤婢女采莲去拿最好的裙裾,至内室换上。

    着佩环,带香荇,穿锦履,宓氏是个沉不住气的人,但又格外在乎穿着。

    “采莲,上次王后赏赐我的玉雀釵呢?还有我陪嫁的翡翠玉手镯呢?”

    宓氏拿得出手的东西总共就那么几件,打开妆奁,一眼就能数得清楚,更遑论少了最打眼的两件。

    “宓媵人,东…东西不见了 !”采莲仔仔细细地翻了个底朝天,确认东西不见了以后,吓得立马跪到地上,眼里写满惊惧。

    “贱婢!你竟敢将我最贵重的两样东西弄丢了。”

    宓氏的妆奁一直交给采莲保管,无论是她私拿了也好,还是别人偷盗了也罢,都是她失职。

    宓氏啪地一声,先给了采莲一个耳光,她这一下手劲极大,采莲的嘴脸浮现一丝血迹。

    “宓媵人,快些,切莫让王后久等了。”芹在外面等得无耐,不由出声。

    “ 且等我回来再收拾你。”宓氏脸色铁青,尖厉的声音似要穿破人的耳膜。

    这惊得她躺在床上的女儿妣云罗身体一颤,嘴角不由随之一抽。早在侍女芹进来那一刻,妣云罗便醒了,然而直到此刻,她恍然大悟——之前那一年,她以为自己成了穿越大军的一员,穿到了古代,可这一瞬才发现她其实是穿书。

    晋国星象师程服、帝星降世,生母宓氏,这几样合在一起,无一不说明她穿越到了一本晋江玛丽苏古代言情里,该文以春秋战国半架空背景,讲的是女主妣水玥用智慧和美貌征服国家和男人们的故事,而妣云罗是其中一个顽强作到大结局才死的女配。

    小说第一章,紫薇帝星现世,王后找宓氏相商,想要用一种蛇毒让女主胎死腹中,不过却没有成功。

    事发之后,宓氏为保族人,一杯毒酒自缢将罪责全揽了,可王后怕枭王震怒牵连自己,却并没有如她所愿,为宓氏族人说话,所以最后宓氏族人被赶尽杀绝。

    妣云罗想到这些,赶紧装作被惊醒的样子。

    “哇……”屋子里忽然响起了女娃清脆的啼哭声。

    “阿娘,哇…呜”一岁的小女童忽然从小床上翻身爬起,瞳孔中布满惊慌失措,她用带着懵懂之色的眼睛在室内环视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母亲,于是急得手脚并用,想从高高的床上下来,可无奈腿太短了,落不到地上,于是咕咚一声,竟然一个跟头直接床上栽倒下来。

    “七公主。”

    “罗儿。”

    一切发生得太快,宓氏只来得及一呼,待跑过去,便只见女孩精致的小脸抽搐了几下,便好似断气了一般,双眼一翻,闭气晕了过去。

    晋枭王媵妾所生的女儿,虽然流着王族的血脉,被尊为公主,日后长大了要远嫁到其他诸侯国,不能像儿子一样拥有封地,能成为自己未来的倚仗,因而宓氏尽管只有这一女,但她平时并不太关心,不过此刻见她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的心竟然蓦然停止了跳动,面色一片惨白,甚至不敢上去查看。

    “罗儿,娘的小云罗。”过了一会儿,宓氏好似忽然意识到女儿对自己的重要性,再也无心讨好王后,上前将地上的女儿搂在怀里,歇斯底里地大喊道:“快传女医季芜。”

    随着这一声令下,南华房的下人赶紧小跑了出去。

    宓氏探了一下女儿鼻息,见一点气也没有,于是不由心魂恍惚。

    宓氏竟然如此疏忽大意,紧要关头,丢了东西不说,连自己的女儿都照看不好,根本不当用。

    芹嫌弃鄙薄地向内扫了一眼,悄无声息地推了出去,将此事如实禀告给王后。

    “宓族乃蛇夷之族,擅毒巫蛊之术,我们想借她的巫医一用,怎料关键时刻,她竟然如此不得力。”王后恨铁不成钢,脸色不愉到了极点。

    “小君,滋事体大,七公主不知死活,宓氏同其母子连心,心生忧怖之下,办事便难以周全,我看不如……”吕俾凑到王后耳边悄悄耳语,一边的嘴角上扬,浮现一起阴冷之色,王后眼里也透着森然。

    帝星旁落是王后的心头大患,宓氏的事令她不悦,她斥骂了几句她对七公主照顾不周,随意派了医者过去,章显自己王后的慈爱,便将其抛到了一边。

    而此刻,在巫医针砭刺穴之下,七公主妣云罗缓缓醒了过来。

    “啊娘,娘…”云罗公主一岁半,声音软糯,尚吐字不清,她一睁眼便用小手紧紧拽着宓氏的衣袖,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开。

    “罗儿,阿娘有事要去你母后那里,你快把手松开。”宓姬见女儿已经醒了过来,悬着的心一放下,忙惦记着去讨好王后。

    “阿娘…呜呜。”

    妣云罗现在的身子太幼小了,手脚软绵绵地根本不上大力,嗓子也没发育完全,说不出完整的话,因而只能哭闹不休,借此阻止宓氏。

    宓氏平常很少哄女儿,此刻尤其头疼,连忙询问季芜:“巫医,罗儿这是怎么了?”

    “宓媵人,公主年幼,睡梦受了惊扰,须得母亲时刻陪伴,否则恐有后发之症。”

    “这…”宓氏为难道:“ 芜,王后那边怎么办?我不去,她岂不嫌我怠慢。”

    妣云罗大多时候是季芜在照看,此刻她抬眼看了下孺子,她小小的脸上刻满了从未有过的惊慌,于是心疼了一下道:“媵人,上赶着不是买卖,咱们对王后一直言听计从,未免让她小觑。 ”

    “对,这次的事牵扯到帝星和国的命数,大王十分看中,必然严家照看姜氏,王后她想要动手,也不是易事。”宓氏忽然淡定了下来,脸上扬起一抹傲然:“等到了关键时刻再出手,方能显我本事。”

    宓氏说到本事两个字的时候,一旁的妣云罗脸上浮现不置可否的神情。

    宓氏的身份决定了她只能依附王后,她要想过上好日子,必须为其出力,只是书中的王后薄情寡意,冒生命危险去铲除一个根本不是帝星的女主,未免不值当。

    妣云罗年纪太小,脑袋还没发育完全,想着宓氏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便放心地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