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踽踽独行一
    宓氏并未让王后失望,她每日清晨提着食盒来到王后这里,瞧着像是送吃的,但每次过来,都面不改色地将一整碗药喝掉,并将药碗留下来。

    这样的行为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自此,王后彻底地信任了她,而妣云罗也真正的被像嫡公主一样对待。

    宓氏终于得偿所愿,她尽情的打扮着自己,而王后看清了她的本性以后,更是珠宝华服不断,一时间,宓氏的容颜宛若盛开的牡丹一样,在后宫之中凸显出来。

    晋枭王出征前在她这里住了三四天,便不再停留。

    据探子的回报,魏国的国君魏旭冉徒然驾崩,而他身前废弃了太子,却并未定下储君,因而魏国内部乱象环生。

    当前天下大小诸侯国二三十,然成气候者,唯有七国,他们分别是魏、晋、戴、越、廖、邬、羌,人称战国七雄。

    这七个国家之中,大晋的疆土最为广阔,占据了整个舆图的一半,其余几六个国家只有不到五分之二。不过大晋多山地,很多地方太过险恶,荒无人烟,因而综合下来,处在冀中的魏国领土虽然不及大晋,但土地平坦肥沃,素有粮国的美称,再加上曾经变法成功,因而勉强能与大晋有一较之力,其余几个国家之中,廖国正在变法,有待观望,而另外五个国家,他们的国君要么是守成,要么昏庸,不足为虑。

    晋枭王早就有了出征魏国的打算,他备军一个多月,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如今时机终于成熟,他与几个重臣坐在建章台,相互举杯庆祝,道:“此乃天助我大晋。”

    令伊公仪长叹道:“是呀,幸得我大晋太子早立,否则如同那魏国国君一样,迟疑不下,这才导致庶嫡争斗,朝纲动乱,令我大晋有了可乘之机呀。”

    晋枭王把九公主抱到大军前,不过是一时兴起,事后反应过来,这扫了太子的颜面,隐隐有些懊悔,再加上此刻有魏国的前车之鉴,一时之间,望着太子晟竟然有些欣慰起来。

    “晟儿,孤王去伐魏后,于外,你要多听令伊公仪长和佐傅郗哲的意见,于内,你要多照顾弟妹兄长,他们未来将会是你的左膀右臂。”

    晋枭王从未对太子如此和颜悦色过,太子晟听他宛若慈父一样关怀的话语,不由哽咽道:“孩儿定然会照顾好一切,父君你在外也要照顾好身体。”

    晋枭王听了太子的关心,亦有所动容。

    称霸诸侯,一统天下,这是他毕生所愿,然而一口气灭掉其余七国,并非一二十年之事,他本想寄托于下一任国君,无奈太子资质平庸,其余诸子也未出色到要令他动摇国本的地步,因而在有生之年,他只盼将最强大的魏国拔除,让太子坐个守成之君,待后世有能者,再更进一步。

    想到此处,晋枭王转头对着佐傅郗哲道:“曦之,世子有劳你费心教导了。”

    晋国有五大显贵,郗、黎、公、崔、韶等,皆为妣姓分支,大晋早已脱离周天子的管束,但“分封亲戚,团结向外”这点依旧不改,甚至比亲系凋敝的周朝更甚,这亦是晋枭王最为得意的地方。

    郗是大晋第一显贵,郗哲更是大晋第一才子,他虽然目前只是太子的佐傅,并非实职,但晋枭王竟然连世子(太子的儿子)都交付给了他,显然是寄予厚望,郗哲连忙应声:“臣遵旨。”

    随着晋枭王出征,整个后宫都沉寂了下来。虞姬自知帝星之事得罪了王后,便从不踏出水云台,只用心的照顾着帝姝妣水玥;宓氏倒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时不时往王后跟前凑一下,两人有说有聊,倒是姐妹情深,宫中之人见状,皆笑着上来巴结和奉承,宓氏的生活就愈发滋润和舒心,至于女儿,只有在季芜提起时,她才会装模作样地去探望一下。

    时间缓缓而过,一晃就去了四年,期间,晋枭王数次出征魏国,但路途遥远,步兵不足等诸多因素下,并未能如愿将魏国全部拿下。

    时至今日,他再次回来,以前尚在襁褓的九公主妣水玥已经能跑会跳,大一点的,例如七公主妣云罗和八公主妣凰娥,她们不过相差几个月,都是七岁,已经到了开蒙的时候,而长一点的五公主妣绮菱,她十三岁,已经到了备嫁的年纪。

    英裳台,这是供诸位公主学习礼仪才识的地方,七公主妣云罗和八公主妣凰娥都昨日都已经搬到了这里。

    这天一大早,傅姆胥芷和长芝便领了五六个丫鬟过来,叫她们起床。

    妣云罗有着成人思想,又住在别人的地盘,早就养成了已有风吹草动就警惕醒来的习惯,然而同她睡在一张床的妣凰娥不一样,她是个真正的小孩子,被傅姆长芝弄醒以后,便哭闹不休,死活不给穿衣服。

    “母后——”妣凰娥扯开嗓子嚎哭,还挥着小胖手怒叱道:“你们竟敢打搅我睡觉,等母后来了,本公主让她打死你们。”

    妣云罗与她一起生活了四年多,几乎同吃同睡,可以说没有任何人比她了解这个小胖妹的性子。

    听惯她哭闹,反而不觉得吵闹,还跟着起哄道:“对,对,打死他们。”

    妣凰娥素来被人捧着,要星星,仆人不敢摘月亮,此刻听得妣云罗附和,她气火更旺,一手将婢女端上来的温水打翻,就跳下床来,要向外跑去找王后。

    傅姆长芝赶紧拦住她,几个丫鬟面带惶恐地跪到她跟前求饶:“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她们磕得满头鲜血,妣凰娥瞧了有些害怕,倒是收敛了几分,这时长芝便过来哄道:“八公主,你看七公主起床就从来不闹,就是九公主,她比你小两岁,可是奴婢听闻,她已经会背千字文,大王为此还赏了她一只波斯猫。”

    妣凰娥听到波斯猫,眼里露出渴望。她并没有见过九公主,但是母后和宓姨时常提起她,说父王对她有多么宠爱,远远超过了她这个嫡公主,而那只波斯猫,她更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可那却是父王所送,唯有九妹妹有。

    “是不是我不赖床,把千字文背了,父王也会给我一只波斯猫呀?”

    妣凰娥转了转眼珠子,流露出似懂非懂的神色,傅姆长芝松了一口气道:“是呀,只要背了千字文,就能和波斯猫玩了。”

    “那赶紧换衣服,本公主现在就去听课。”妣凰娥瞧了一眼妣云罗,见她安安静静地不说话,衣服已经被傅姆胥芷穿好,连忙坐正了身子。

    婢女素荷拿鲛帕为她净脸,彩衣为她穿身粉衫,蒲柳捧了锦履为她穿上,紫荆拿了玉珏系在她腰上…

    王后吩咐两位公主一视同仁,但仆妇婢女心中皆有一杆秤,她们蜂拥一般围在妣凰娥身边,希望在她面前混个眼熟,期望能成为她日后的心腹,而妣云罗这里便只剩下了傅姆胥芷。

    胥芷已经是一等仆妇,顾及着身份,自然不愿意去和那些小丫鬟们抢活干,不过望着妣云罗的小鞋,她也没有上去给她穿的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