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9章
    这种时不时被冷落的场面,妣云罗早就司空见惯。

    如今她六岁,手脚比以前灵快多了,穿鞋子这种小事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她却并未弯腰,而是悠闲的晃着脚丫子。

    古人尊师重道,尽管是王女,但是对于教导的师傅,也要礼敬有加。

    两位公主年纪小,自然不知道早课不能迟到的规矩,因而这些事,便全部落到了伺候她们的仆妇身上。

    等长芝替妣凰娥缠好两个精致的小髫,全身上下打量一遍,见全部收拾妥当,喊着出门时,伺候妣云罗的婢女忽然慌乱道:“等一等,七公主的鞋子还没穿,头发也还没缠好。”

    长芝一听,当即怒道:“来人,将伺候七公主的婢女全部拖下去杖毙。”

    “嬷嬷饶命,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日常她们没有及时为七公主穿衣服,她都会自己穿,且还穿得像模像样,她们便愈发疏忽大意,直到此刻大难临头,才懊悔不堪。

    宓氏的身份虽然不及王后,但只要王后一日重用她,七公主便如同嫡公主一样,不可怠慢。

    长芝地位虽然不及吕俾,但也是王后随嫁的嬷嬷,亦是心腹之一。

    这些丫鬟做得如此明显,如若不严重处罚,这样事肯定还会再次发生,届时要是让人知晓了,岂不是教王后面上难看。

    “把她们的嘴堵了,全部拖出去打死。傅姆胥芷管教不严,掌手三十。”

    妣云罗身边的仆从,包括婢女都被罚了,身边一下子就空了出来,不过王后对妣凰娥素来宠爱,给的仆从远远超过份例,长芝暂时分了几个过来,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有了前车之鉴,丫鬟们手脚熟练,不过眨眼就替妣云罗收拾好了,只要不提她们为了赶速度,下手过重,将妣云罗头皮扯得生疼这一点,其他都很好。

    妣云罗与妣凰娥来到英裳台主堂的时候,刚好是辰时。

    此时一淑丽端静的妇人跪坐在案几边,上面放着兽纹匕,中间放着三足青铜鬲,边上的方盘里放着精致的豆糕,一股食物的香味在房间的飘散开来,令吃惯了早食的公主们眼睛一亮。

    “公主,这位是公伯静,日后教你们礼仪的女师。”长芝将两位公主领到公伯静面前,二人恭敬行了一礼,长芝又从旁介绍道:“静夫人,这位是七公主妣云罗,这位王后的女儿,嫡公主妣凰娥。”

    长芝说到八公主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一声,公伯静心中有所意会,点了点头,面上端庄一笑道:“七公主,八公主,从今日起你们便跟着我学习周礼,妇学,今日便先从膳食之礼开始。”

    公伯静乃是令伊公仪长之女,如今又嫁给了佐傅郗哲,二人皆有雅正之名,夫妻之间举案齐眉,乃大晋的一段佳话。

    公、郗两家联姻,意图很明显。如今郗哲任太子少师,就连世子也被交于他手上,日后很有可能成为两代帝师,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而令伊公仪长已经老了,郗哲是他看好的接班人,等他退隐之后,郗哲便是下一任令伊的接班人。

    在大晋,令伊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于朝中有着相当的地位,王后为了巩固太子的地位,有意拉拢公、郗两家,便请郗哲的妻子公伯静来教导王女,以示器重。

    当下的人们大多跪于席上,不论是待客还是吃饭,都要行跪坐之礼。

    身为王女,即使才七岁,但是自小耳濡目染,学起礼来特别快。

    七岁的孩子,哪有定性,公伯静教了七八种跪礼之后,妣凰娥闻着案上传来的饭香,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不过她见公伯静面生,且身上的气度同那些任由她呼和的奴仆不同,便不感造次,只忍不住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傅姆。

    “长芝嬷嬷,凰娥肚子饿了。”妣凰娥撒娇道。

    听妣凰娥说肚子饿了,长芝望着公伯静,面露为难之色,不过还是以建议的口吻道:“静夫人,公主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若等吃了早食再讲授接下来的内容。”

    “不可。”公孙伯静面露不悦道:“公主乃是王女,当为天下女子的表率,吾今日便是要教导让她们,不论任何时候,都不可露出粗鄙之态。”

    公伯静自幼端谨贤淑,她与郗哲并无子女,皇后将此重任交给她,她自然严阵以待,尤其是八公主妣凰娥,她的教导自然是重中之重。

    “八公主,当着外人的面,即使肚子饿,也不可以说出来,也不可以吃得过多,每样菜吃三口便要停住。”

    公孙伯从身后抽出一根藤条,面色严肃道:“为师教过的东西,你下次在犯,我便要鞭责于你。”

    她说着还啪地甩了一下藤鞭,妣凰娥千娇完宠,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当即被眉带冷色的公孙伯静唬住。

    接下来,公伯静仪态万千地指导着妣凰娥,偶尔顺带望一下妣云罗,见她习得挺快,讶异了一下,便更加投入到妣凰娥身上。

    渐渐地,妣云罗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不过她本人也乐得清闲。

    一直跟着公伯静学习了两个时辰,待她走后,就是妣云罗都有些吃不消,更别说妣凰娥了。

    两人都飞快从地上爬起来,哎哟地捶着疼痛的双腿,长芝立马命人端来了吃食,两人对坐着吃了些,刚露出了餍足的表情,这时一声猫叫声响起。

    “喵——”

    妣云罗寻声望去,只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猫踩着优雅的猫步过来,它粉红的鼻头耸动了几下,琉璃一般琥珀色的大眼眯了一下,然后瞬间张开,露出泛着水润波光的瞳孔,接着扬着毛光水滑的尾巴,一摇一摇的走来。

    这猫可爱极了,就连妣云罗这种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想要亲近一下,更别说妣凰娥了。

    “七姐,你看,猫猫!”妣凰娥兴奋地冲上去,用手摸着它的头,稀罕的瞅着,可仆人们却一脸吓坏的模样。

    “波斯猫,这是波斯猫,九公主的猫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长芝面色有些不好,刚想叫人抱了扔出去,妣云罗已经把手里的糕点递给波斯猫,而妣凰娥则直接将其抱在了怀里。

    “这猫不干不净,说不定身上有跳蚤,八公主赶紧把它交给奴婢,免得待会儿身上痒痒。”

    这波斯猫毛色鲜亮,身上的白毛纤尘不染,一看就被精心照料过,长芝主要还是怕小孩子手上力道没分寸,把猫弄疼了,爪子抓伤了妣凰娥。

    “我不,我就要和猫猫玩耍。”妣凰娥哪里能考虑那么多,当即大声的否决。

    “喵喵……”那小白猫也是个撒娇卖乖的性子,一点也不认生,不停地用脑袋蹭着妣凰娥的手,还伸出粉嫩地舌头去添她的小脸。

    “咯咯…”妣凰娥顿觉有趣,开心地和小猫玩闹做一团,还笑着对妣云罗道:“七姐,它舔我了,嘻嘻…”

    “八公主,这猫是九公主的,我们得赶紧给人送回去。你若喜欢猫儿,等下午学了千字文,奴婢再帮你向王后讨要。”

    纵然是公主,也不能一昧纵容,长芝虽然奴仆,但却又一定的权利,去管束公主们,她哄了一下,见妣凰娥抱着小猫就撒手不放,她便把心一横,就要动手去抢。

    “八公主,先把猫交给我,奴婢帮你抱着,等你听完下午的课,奴婢在还给你。”

    长芝的手一伸过来,妣凰娥的双手赶紧往后一收,执拗道:“我才不要学千字文,这小猫以后就是我的了,我现在要带它去和六福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