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10章
    六福是世子的狗,那是一只小狼犬,太子妃把世子带来见王后,那只狗也会跟来,妣凰娥与世子经常会与其玩闹在一起,此刻她有了新宠,就迫不及待抱着向外跑,把它介绍给自己的玩伴世子和六福。

    随着妣凰娥跑出去,一众仆女鱼贯而出,妣云罗站在原地望着她们的身影远去,感觉整个台殿刹那间冷寂了下来。

    下午教千字文的老师化新过来,见原地只有一位公主,且问明原由之后,等了一会儿,见八公主迟迟不回来,他同妣云罗点了点头,将一一只小聿(yu)递给她道:“七公主,这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今日天色已晚,七公主回去休息吧,等明日和八公主一起来听课。”

    “嗯。”妣云罗抬头看了正午的大太阳,乖巧笑了一下,将小聿躬身接过来,末了还像模像样地行了一个礼道:“徒儿恭送师傅。”

    乖巧懂事的孩子总是容易令人心软,况且妣云罗生得十分精致漂亮,化新临走时还温柔地抹了抹她的脑袋。

    聿就是后世的毛笔,乃是竹制,髹以漆汁。笔头是用麻丝把兔箭毛包裹而成,笔锋坚*挺。

    妣云罗握在手里这只小聿的笔杆是暗紫色,笔杆顶部还额外镶嵌了一把小刻刀,用来削平竹简,修改错字,看起来倒是不错。

    “你帮我收起来,明日再用。”妣云罗环视了一周,对着唯一留下来的女婢说道。

    “诺。” 青鸢俯身接了过去,然后忽然对妣云罗道:“奴婢青鸢以后便是七公主的人了,但凭差遣。”

    八公主身边的四个大丫鬟已经被人霸占了,青鸢根本凑不上去,而如今七公主的地位虽然不及八公主,但她身边的人正好被罚没。

    宁**头不为凤尾。青鸢下定决心,也不指望一个六岁的小女儿能明白她的意思,她打定主意要好好照顾妣云罗,等她长大了,自然就明白她的好。

    “七公主,此时天色尚早,咱们要不要去秋露台看望一下宓姬娘娘?她那里一定有很多好吃的,我听说昨夜大王还留宿在哪儿,公主过去说不定还能碰到。”

    青鸢笑着劝说,心想王后表面上对七公主和八公主一样,但其中细节上可是天差地别,七公主人小,不知好歹,在嬷嬷的刻意引导下,反而跟自己的生母不亲,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青鸢此刻将妣云罗当做自己的主子,自然为她着想,她见妣云罗张大了一双美丽的凤眼望着她,声音不由更加柔和道:“我看刚才公主一直盯着波斯猫看,肯定也很喜欢,等到了宓姬娘娘那边,您向她撒撒娇,说不定她也会送你一只。”

    “噢,那我们过去看望阿娘吧。”妣云罗眯着眼睛,灿烂一笑道:“她一定也很想念我了。”

    *

    六七八岁的孩子,正是人嫌狗烦的年纪。那只波斯猫虽然可爱小巧,但相对于六岁的妣凰娥来说,还是有点沉,不一会儿的时间,她耐心丧失,就把它扔到地上,撵着它往世子府的方向跑。

    “六福,你去那边干甚么,建章台在这边。”

    世子妣景辉八岁,拼命地拽着一只黑色的小狼狗,就这样与妣娥皇撵过来的波斯猫狭路相逢了。

    “汪汪——”

    “喵——”

    小狼狗当即凶恶无比的龇牙扑上去,波斯猫瞬间炸毛,将尾巴直立起来,绷紧身子,鼻子上发出噗地一声,便伸出尖利地爪子,给了小狼狗的眼睛一抓。

    “嗷嗷——”小狼狗六福受伤,嚎叫不已,但毕竟是凶犬,它闻到血腥味,便被激发出了野性,对准了波斯猫的脖子,就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妣凰娥见波猫被咬得动弹不得,当即大哭了起来。

    世子妣景辉毕竟是男孩子,比较顽皮,他最近经常听大王将战事,见那只白猫竟然将六福的眼睛抓伤,当即威严指挥道:“六福大将军,咬,给我把敌人咬死。”

    狗仗人势这句话可不是虚言,六福听了小主子的话,当即摇着尾巴,更加卖力,一时整个青翠的庭院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猫叫声。

    “哈哈。”六福瞧着就要大获全胜,妣景辉忍不住得意大笑,这时一支小箭忽然从远处飞来,稳稳地扎进了六福的喉咙处。

    “你们胆敢伤我白虎。”一绿衣童装小男孩过来,见地上的白猫翻着白眼,奄奄一息地被黑犬含在嘴里,当即大怒地又拔出一只小箭,对准恶犬的眼睛射了过去。

    “你是谁,竟然对我的六福下手。”妣景辉望着被射伤倒地呜咽不已的六福,不由气急。

    “我乃九公主妣水玥,是父王的帝姝,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胆敢让你的蠢狗咬伤我的白虎大将军。”

    妣水玥挺直了胸部,小小一人,却将晋枭王的气势学了是足。

    “我乃是太子的儿子,日后是要继承王位的,而你不过是个扯虎皮做大旗的野丫头,帝姝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嫁人。” 妣景辉一个小孩子自然说不出这种话,不过他经常听王后与她母亲这样说,当即以此来反击妣水玥。

    “你…你。”妣水玥听得这样的话,脸上登时流露出受伤的神色。

    阿娘经常用充满失望的眼神抹这她的头,念叨她要是个小公子就好了;

    父王纵然喜欢她,也会时不时流露出遗憾的神色,说帝姝若为男子,他就把天下交给她。

    “为什么我长大了就只能嫁人,我为什么就不是男孩子?我明明比他们能干聪明?”背地里,她问自己的傅姆秸,她和她说,这一切都是王后害的,她让宓氏的巫医使了邪法将她变成了女子。

    “都是你们,你们这些坏人,我打死你们,看你还敢胡说。”

    妣水玥举起自己的弓箭就向着妣景辉扑打上去。

    明明她年纪才是妣景辉的一半,却骑在妣景辉的身上,与他打得不分上下,而妣凰娥站在一旁,望着打成一团的两人,当即被吓得止住哭声。

    “世子殿下,水玥公主,你们快放手。”周围的仆从连忙上去拉人,但两人都打红了眼,不仅拉不开,还各自叫上了双方的仆从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