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12章
    “住手。”就在妣水玥被打了十来下的时候,晋枭王大步流星的赶了过来,一脚将行刑的侍从踹飞。

    “大胆奴才,竟然敢以下犯上,来人给孤王拖下去砍了。”晋枭王一来,妣水玥本就疼地小脸皱到一起,她恶狠狠地瞪了王后一眼,眼珠子一转,当即委屈不已哭了起来,状告道:“父王,八姐和世子欺负我,他们抢了我的白虎,还放狗把它咬死了,我为了救白虎才不小心伤了黑狗,世子却骂我是野丫头,还说要把我嫁给糟老头,我不服气,他就来打我,还叫来帮手。”

    妣水玥害怕地扑晋枭王的怀里,瑟瑟发抖道:“父王,我活不下去了,母后要打死我,玥儿好痛,是不是就要死了。呜呜……”

    虞姬貌美温柔,是朵解语花,晋枭王常去那里,他见到妣水玥年纪虽幼,但平日聪明伶俐,一点就透,竟然比他所有的孩子都聪敏,再联想到帝星的传言,不由多关照了几分。

    如今听她的嚎哭,见她脸上的掌印,再联系到仆人的话,已经断定是王后难容于人,待他解开她的衣服,见她臀部和背上布满红痕,不由震怒不已地望着王后,叱问:“水玥不过五岁,何以惹来王后如此毒罚?”

    “呵~”王后见晋枭王一来,眼里便只有妣水玥,面色不由冷下来道:“凰娥也是你的女儿,她受了惊吓,大王不闻不问,世子被这丫头打伤,王上也不放在眼里;她当众辱骂于我,我不过替虞姬管教她几下,教她长长教训,莫要尊卑不分,而大王你不过听她啼哭几句,便不辨青红皂白就叱骂妾身…”

    王后强忍泪意道:“大王既要如此袒护她,那妾身这个恶人你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

    “王后,你怎可强词夺理,水玥她年纪最小,凰娥与世子本就比她要大不少,他们为长,本应该礼让她,况且世子他竟然连一个比他小的女娃揍成这样,简直丢人之极,日后怎堪大任。”

    “大王,九公主是小,兄长们应该让着她,就连妾身也要退避三舍,可难道要等她弑母杀侄杀姐,再去管束么?”

    “王后,你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晋枭当着外人的面,原本还打算给她留三分颜面,如今冷嗤一声,向着被她抱在怀里的妣凰娥踱步过去:“凰娥,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你告诉父王,是不是世子的六福先把九公主的白虎咬死了,她才出来伤的黑狗?”

    王后听晋枭王这样问,连忙大声道:“大王,凰娥已经受到了惊吓,你竟然还这样逼问她?”

    面对王后声色俱厉的质问,晋枭王眼底不耐,并未理她,只继续望着妣凰娥倒:“凰娥,你是不是很喜欢波斯猫,你如实回答,父王便送你一只好不好。”

    妣凰娥不知道大人之间的弯弯绕绕,眼睛盯着远处奄奄一息的白猫,点了点头,忍不住抽噎道:“六福把我的**咬死了,她冲过来打死了六福。”

    妣凰娥的话一说完,伏在晋枭王怀里的妣水玥忽然抬起头来道:“什么你的**,那明明是我的白虎。”

    “我…”妣凰娥被妣水玥一凶,想起她打人的狠样,当即吓得说不出话来,扑进王后怀里便呜咽起来。

    她气势一弱,便显得理亏起来,晋枭王眉色发冷道:“王后你还要狡辩么?他们为长不慈,不仅将幼妹的东西据为己有,还反过来打骂于她……”

    “大王,凰娥喜欢九公主的猫,不过抱着玩一玩,并未要据为己有。”妣凰娥在王后怀里被吓得惊了一跳,她不由更加心疼,眯着眼冷冷地瞥了一眼妣水玥,尔后便效仿晋枭王的做法走向世子,循循善诱道:“辉儿,你拉六福出来玩,是它主动咬的白虎,而不是你故意要伤害它?是也不是?”

    “我拉六福给子墨看,它忽然不听话跑了过来,我拽不住…”妣景辉方才差点被妣云罗用小箭扎进心脏,如今还有些后怕,话还没说话,脸色便一片惨白,呐呐难言,教王后看了更加怨恨晋枭王处事不公,不由更加强势道:“大王,白虎和六福不过是两只畜生,它们谁伤了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九公主她对世子公然出手,还辱骂于我,这样言行无状,妾身难道不该责罚。”

    王后冷哼一声道:“大王,从来女主内,男主外。你将这后宫的事交给小君,便是对妾身的信任,妾身管束水玥,亦是为了她好,还请大王不要妨碍妾身行使宫规。”

    妣水玥辱骂嫡母是为不孝,她只要抓住这一点,晋枭王纵然是大王,亦不能拿她如何,更何况他还能为了一个媵人的孩子,不给她这个王后的面子。

    王后见晋枭王良久说不出话,面上充满笃信之色对下人吩咐道:“你们把九公主拉出去,继续打,打到她知道错为止。”

    王后在后宫之中积威以及,下人听了她的令,还真的就去晋枭王怀里拿人。

    晋枭王见王后行事如此嚣张,面色阴沉到了极点,妣水玥极会看眼色,见状,连忙为自己辩驳道:“父王,儿臣冤枉,是王后先打了孩儿,孩儿疼极了,以为母后要打死儿,这才骂的她。呜呜,父王,儿臣好疼…”

    妣水玥呼疼的声音如同火上浇油,令晋枭王对王后积攒已久的不满全都涌到心田,搅得他五内翻腾,但面色却更加冷锐。

    “云罗,我听说是你的丫鬟把王后叫来,你告诉父王,究竟是水玥先骂的王后,还是王后先动的手?”

    面对晋枭王的迫视,妣云罗为难地向往王后那里看了一眼,才道:“我……我太害怕了…似乎好像是九妹先骂的母后,又好像是母后先惩罚的九妹……”

    “罗儿,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水玥先骂的母后,母后才出手管教的她?”

    王后眯着眼睛,向妣云罗看过来,面上笑意亲切,妣云罗像是受到鼓舞一般,面带领会之色,灿然一笑道:“是九妹妹她…”

    “是九公主她先受到责罚,王后才会出言不逊。”

    池砚忽然鼓起勇气站出来,截断了妣云罗的话。

    王后那么可怕,七公主迫于她的淫威,不得不说出颠倒黑白的话,可身为君子,绝不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