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14章
    孩子懵懂单纯的时间就那么几年,有时候,一夕之间便长大,快得令人嘘嘘。

    英裳台后殿,一大清早,晋枭王赏赐的波斯猫便被宦者抱了过来,然而妣凰娥只是抱了一下,便放到了一旁。

    “七姊,我们去上课吧。”

    妣凰娥面上端着一股突如其来的成熟,她不赖床了,也不贪玩了,妣云罗神色一怔,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采莲昨日给我做了一些糕点带来,我们现在先吃一点垫着肚子,省得待会和静女师学礼,肚子饿闹笑话。”

    “不用了,静女师这么做就是要考验我们。”妣凰娥眸中带着一抹疏离道:“七姊你吃吧,我等你。”

    “嗯,那有劳八妹稍等片刻。”妣云罗接过青鸢递过来的桂花糕,瞥了一眼妣凰娥,若有所思的吃着。

    在书中,妣云罗与妣凰娥从小一起长大,面上看着情同姐妹,但其实也是双方互相防备,甚至在前期,相对于女主妣水玥,妣凰娥似乎更讨厌阳奉阴违的妣云罗。

    六岁或许真的就是一个分界线。六岁之前,她们同吃同住,妣娥皇与妣云罗虽然玩不到一起,但却很亲近,仆妇丫鬟共用,不分你我,就连晚上都非要睡在一张床上不可,如今,似乎有什么要觉醒了,妣云罗嘴唇默默勾起来了一点。

    采莲做的桂花糕十分赏心悦目,是整个大晋王宫都不曾见到过得吃食,妣凰娥闻着那股混合着奶味的糕点,不由咽了下口水。

    “你是嫡公主,这后宫之中所有的公主,你是最尊贵的,包括你七姐妣云罗在内,她们一应用度都不可以越过你去,你以后切不可自降身份与她们争抢。”

    妣凰娥想到昨晚母后大发雷霆后,训斥她的话,不由冷哼了一声,将头高昂了起来。

    妣云罗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命青鸢将剩下的桂花糕收好。

    从后殿来到前殿。

    公伯静考教了她们一遍昨日的功课,见她们皆做的不错,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八公主举止大方,端庄有度,七公主亦可圈可点。”

    接下来,公伯静又让她们在大殿中行走,训练她们的仪态,等她们走的微微出汗以后,便上她们坐下来,教她们烹茶品茶,并顺便教她们说雅言。

    公伯静煮茶的姿态十分优美,妣云罗与妣凰娥皆被她吸引,不过妣云罗望着那乱七八糟加到茶水里的调料,小嘴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

    穿越到这本一春秋战国为背景的文里,最大痛苦的就是饮食问题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张骞出事西域,丝绸之路尚未开通,像辣椒,孜然、番茄、马铃薯等一系列调料和农作物都还不曾从国外带回来,食物的烹饪方式也十分单调,即使是大晋的王室,妣云罗感觉他们吃的菜还没有她在现代家里吃的丰富。

    妣云罗在动作上只一遍就会,不过端起茶杯,她才闻到里面的那股古怪的味道,便忍不住恶心得反胃。

    “呕——”妣云罗发出这一声令公伯静有些尴尬。

    她的茶艺曾经被评为第一,就连郗哲每天都要让她煮上一杯,刚才的茶虽然是妣云罗自己调配,但所有材料都是她弄好的,断不至于令人作呕。

    “七公主今早来可是吃了什么东西?”公伯静放下茶盅,问道。

    “七姊过来时吃了桂花糕。”妣凰娥有些幸灾乐祸,抢在妣云罗之前回答。

    “嗯,采莲做的桂花糕很好吃,我早上怕肚子饿,吃了点。”妣云罗腼腆一笑道:“下次我带来和老师一起吃。”

    妣云罗的表现令公伯静想起了池砚,他刚来的时候,也曾有这样贪吃的时候,不过后来就越来越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了。

    “那就难怪了。甜食和茶点味道相冲,不可以一起食用。”公伯静说完,便道:“下面我教你们说雅言。”

    当今天下各国的文字和语言皆不相同,因而雅言便成了各国之间交流的官方话语。

    一开始,妣云罗以为自己又要像现代一样学习外语一样,再学一门语言,没想到公伯静一出口就是普通话。

    妣云罗:“……”

    这大概是作者是现代人的原因吧!妣云罗从小学的大晋话,这在作者的设定里有点偏向江南姑苏一带的腔调,而这也正是她老家的话,所以她从小就能听懂。

    公孙静教了她们简单的问候语,妣凰娥眼里带着浓浓的兴趣,兴致勃勃地跟着念,妣云罗静静地听着,并未开口,公伯静也不说什么。

    等到了末尾,公伯静向着妣凰娥道:“八公主学的真快,回去要多教教七公主。”

    “嗯,我一定会帮助七姊。”一股优越感在妣凰娥心里油然而生,她十分友爱地望着妣云罗,姿态有些高高在上。

    “那真是谢谢八妹了。”妣云罗面上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妣凰娥瞧了很受用。

    公主们的学业虽然都交给了师傅,但是王后也会不时地抽查一下。

    这日正午,昭阳殿。

    有又奴仆将近日公主们学习的成果和所得的评价念与王后听,吕俾见王后多日阴郁不散的面色稍微好了一点,谄媚道:

    “八公主蕙质兰心大气端庄,七公主虽刻苦努力,但全靠八公主在一旁帮助,才能勉强跟上。”

    王后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片刻又拉下脸来:“凰娥她心思单纯,对那宓氏那贱人的女儿掏心掏肺,一点防备都没有,这教我如何放心?”

    “这…”吕俾眸光微闪,不解道:“宓氏对王后您忠心耿耿,七公主她也事事以八公主为尊,奴婢不知王后忧在何方?”

    “宓氏这个贱人胸无城府,光凭着那副狐媚的美貌,大王一个月也有三四次去她哪儿,我瞧着她那女儿小小年纪便妖妖娆娆的,长大了只怕比宓氏还娇艳,日后,作为媵从随嫁,凰娥岂不被衬得暗淡无光。” 王后的声音徒然拔高,眼里的嫉妒仿佛一根毒刺一样,恨不得将所有碍眼的存在清除。

    为了稳保太子之位,宓氏她不得不用,不得不忍,可是做父母的怎么愿意自己的女儿走上自己的老路,在眼皮底下成日放着一粒硌眼的沙子。

    “磅——”王后恨恨地捶了下案几,上面的茶杯被振得洒了出来。

    吓得吕俾浑身一颤,赶忙上前给她揉了揉手道:“请恕奴婢冒昧一提,王后您从前说过,宓氏不过是你笼络大王的工具,能用便用,不能用便弃之,你又何苦放在心上。至于七公主,她从小被您养大,视您为亲生母亲,如今更是以八公主为先,奴婢瞧着,她日后定会比宓氏更衷心。况且这娶妻贤,纳妾纳色,这普通男子都会有三妻四妾,更何况八公主她日后所嫁之人必然是一方诸侯。这后宫不说佳丽三千,少说也有上百,就是没有七公主,还会有其他的貌美的女子将人给勾引了过去…”

    “这我岂非不明白。”王后听了心气难平道:“上天为何如此不公,那老匹夫,自从我十三岁嫁他,至今三十多年,为他生儿育女,兢兢业业…凭什么他可以后宫佳丽无数,而我却要从一而终,甚至如今,他还为了一个媵妾之女,将我的尊严狠狠踩到地上,简直气煞我也。”

    吕俾听了王后的话,眼皮一跳,惶恐不已道:“小君,慎言呐。”

    “慎言,我谨慎了一辈子,每天如履薄冰,坐卧不安,如今半只脚都快要埋进黄土,却还连一口气都喘息不得,这样的日子还要煎熬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