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15章
    正当王后愤怒不已的时候,一安插在水云台的眼线来报,说那姜氏前段时间承了宠,如今被女医查出来,已经怀孕有三个月。

    吕俾听言,怕王后气怒失言,赶紧让人拿了打赏,将那眼线打发出去。

    等那眼线退下,“砰——”的一声,吕俾一回头,见本就气怒难填的王后直接将几案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

    “陈平不是说那老匹夫南征北战,身体早就外强中干,那姜氏为何还能有孕?”

    随着年纪的增长,王后恩宠渐衰,如今晋枭王一年到头已经很少踏入这里,这令王后的性格越来越暴躁,十分的反复无常,吕俾忐忑地上前道:“陈平只是说大王的身体每况愈下,却没说过一下子就会…或许还得等几年。”

    “啊!!!!”王后歇斯底里地尖叫了一声,精神崩溃道:“他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现在就去死…”

    “王后——” 吕俾愈发惶恐,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捂起来,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王后且莫要再说了,你想想太子,再想想王孙,他们才是你日后的依靠。”

    听到了太子和王孙,王后的诅咒声戛然而止。

    “吕俾你说得对,为了我儿能顺利继承王位,就是五年十年,我也要守住。”

    见心态失衡的王后终于恢复了理智,吕俾终于松了一口气。

    “吕俾,之前的事大王已经对我有所怀疑,那姜氏的孩子…”王后憋着气,狠狠咬紧了牙根,最后眼睛一闭,将紧握的拳头松开,呼地吐了一口气道:“吾不能再轻举妄动。”

    “是呀。”吕俾赶紧附和道:“那姜氏生男生女都不知道,万一又像上次一样生了个女儿呢?况且就算生了个儿子,大王他……。”

    “对,稚子长成尚需十来年,吾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和等待。”王后眼里流露出睿智的光芒,嘴角微微一笑,对吕俾道:“为了太子,我不能失去大王的心。他既然希望我善良大度,那我便大度给他看。吕俾,拿笔来,我要写一封罪己诏上呈给大王,另外你通知各宫的人,但凡适龄的公主都叫到英裳台来学习,水云台那边,你也亲自去通知一声。”

    “诺。”吕俾道。

    水云台,虞姬接到王后的命令,便愁眉不展,姜氏更是惴惴不安。

    “阿姊,王后她会不会对玥儿不利?还有我这胎亦不知是男是女,若是王后招了宓氏的人动用邪法,将…”

    之前那一胎已然给姜氏造成了极大的心里阴影。当年的巫医季芜给她接生,令原本该是小公子的帝星变成了公主,这件事时不时便在她心里隐隐作痛。

    “妹妹,且末胡思乱想。生男生女皆是大嗣神的旨意,那季芜不过是个巫医,想来一切不过是巧合。”虞姬面上柔柔一笑,可心里却也十分没底。

    若那季芜再作邪法,将姜氏的孩子变成女娃,那她真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虞姬在姜氏面前不敢将自己的担忧表现出来,等到夜幕降临之事,她却一个人坐在灯火下暗自垂泪。

    姜氏不过服侍过大王一晚,就又怀上了,可是她却一直没有孩子。

    他常年陪在晋枭王身边,眼见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若是等他驾鹤西去,这后宫之中,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地。

    “太一,东皇,大晋嗣神,信女虞氏愿折寿十年,求你保佑大王身体康泰,长命百岁;姜氏一举的男,九公主水玥平平安安长大。”虞姬跪坐在香炉边,虔诚地祷告,她清丽的面孔在灯光下愈发温柔,她脉脉低语的温婉之声悠悠传来,令立在门口的晋枭王心静愈发平静柔和。

    “孤王一定撑到水玥和荣而成人那一天。”晋枭王忽然出声,令虞姬惊得一颤。

    “大王,你不是去姜妹妹哪儿了么,怎么……”虞姬心里泛酸,只能垂下眼帘,将自己眼里的泪意掩盖过去。

    晋枭王多年来南征北战,将整颗心都放在了征战上,心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女人停留过,但如今虞姬确实唯一一个会令他心软的人,

    “你怎么哭了,若有人为难你,你和孤王说,孤王定然会护着你。”晋枭王将虞姬的脸捧在手心里,充满怜惜地吻了吻她布满泪痕的脸。

    “大王…”虞姬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滑落了下来。

    “大王,妾身未能为你省下一男半女,日后正好可以同你一起殉葬,只是姜妹妹她素来胆小没有主见,妾身虽不是九公主的母亲,但这些年确实将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虞姬从未求过大王什么,只希望玥儿能嫁给一个疼爱他的人。” 虞姬眼里萦绕这一股被晋枭王护士已久的情愫,年轻时,他从未有过儿女情长,如今年过半百,面对虞姬缠绵的情谊,纵使铁打的心肠也不由软下来。

    “你是希望我提前给玥儿主婚么?”晋枭王有意想将女儿留在大晋,日后辅佐太子,此刻听了虞姬的请求便不由斟酌起来。

    “五大世家之中,郗哲乃是最有才学之人,可是他已经娶了令伊之女,寡人的帝星不可能给人做小,那便只能在其余世家中选…”

    晋枭王将合适的人都选了一遍,皆没有找到合适的,不由摇了摇头,虞姬看他难得像一个普通的慈父一样,为女儿操心,不由噗呲一笑道:“大王,为何只看得到眼见之人,我听说郗哲有个徒弟叫池砚,据说为人聪慧懂事,行事颇有章法,十分得他的欢心,大王为何不考虑他?”

    “那不过是个幼儿,谁知道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再说他不过是个落魄贵族,如何配得上孤王的帝星?不可,不可…此事等孤王从长计议。”

    虞姬见晋枭王如此将水玥的婚事放在心上,便没有过多纠缠。王后今日忽然要水玥也去英裳台学习,她倒是不担心她会做什么,唯一担心的就是水玥的婚事。

    她与这小丫头破为投缘,自然不希望她如她这般远嫁他国,更不希望她如同姜氏一样,给八公主妣凰娥作为媵从陪嫁。

    晋枭王与虞姬耳鬓厮磨,温情脉脉,却不知一小女孩一直躲在屏风后,将他们的话全听了下来。

    虞姬比她的亲生母亲对她还好,听到她要为父王殉葬,她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们不要我了,要把我一个人留下来面对那个可怕的老女人。”

    妣水玥心中愤怒不已,待虞姬说到嫁人的时候,尤其是提到池砚的时候,她脑袋里不由浮现出了那个好看得宛若仙童的人,竟然第一次不反感嫁人这个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