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17章
    这边,王后的想法与虞姬大同小异,可要让她的女儿同一群野小子在一起,败坏了闺名,她是决计不肯。

    不过为了给足晋枭王面子,她把最近叫来英裳台学习的公主们都叫了过来,并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们,让她们自己选择。

    能在英裳台学习,对众公主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教导了,大家都十分珍惜这个得之不易的机会,因而英裳台内一时鸦雀无声。

    “没有一个人愿意过去么?”王后面色不愉地望着这些非她所生的女孩子,声含愠怒。

    这时。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女孩子忽然站出来道:“母后,七姐与八姐素来同进同出,不若把这份殊荣派给她,这样父王才会觉得您对此事十分看重。”

    说这话的是十公主妣芷兰,她年纪比比水玥还大几个月,然而生母早逝,那时整个后宫都忙着帝星的事,大家忌讳着九九归一的说法,便谎报了几个月。

    她从小被仆妇带大,见了妣云罗,见她锦衣华服,相貌美艳,竟然比嫡公主还像嫡公主,心里不由嫉妒不已。

    妣芷兰那点小心思,王后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她说的话倒是正中下怀。

    在外人看来,妣云罗如同她的亲生女儿一般,派她去晋枭王也挑不出她的错出,并且那些也正好将接下来的课业错开来,免得让着生的好看的小贱人学会了真正管理后宫的手段。

    “云罗,郗佐是大晋第一才子,你能有机会跟着他学习,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这不仅能讨你父王的欢心,而且也是母后对你给予的厚望。若他日你学成王佐之才,说不定能成为你兄长的帮手,至于这边的学习,你也不必担心,你八妹学完之后,每天晚上再教你,总不会让你落下。”

    妣云罗听了王后的话,眸光一闪,便低垂下眼帘,教人看不出她眼里的情绪,缓缓应道:“是,儿臣愿意听从母后安排。”

    她语气隐隐透着点不情愿,公主们心里暗暗幸灾乐祸,而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吕俾,你去将最新的布料挑几样,给七公主做几身过冬的衣服,首饰面妆也多准备几套。”

    面对诸位公主,王后不遗余力地彰显着自己的大方,妣云罗承受着各方羡艳的目光,唇角微微一勾,看在别人眼里,像是在得意。

    英裳台后殿。

    一宦者用托盘捧了一套白银翡翠和一套黄金嵌红玛瑙头面进来,有一缝人给妣云罗量身,屦人弯腰蹲在地上,给她量脚。

    “七公主近日又长高了一截,以前的衣服怕是有点短了,这秋衣也得赶出几身来了。”傅姆胥芷从腰间解下一个荷包,递给内司服的掌事嬷嬷,笑容亲和。

    “七公主殿下如此得王后和大王宠爱,她不日就要出宫随学,奴婢定然会吩咐人先紧着七公主的衣裳先做。”

    掌事嬷嬷话才说完,门外忽然传来一女孩尖酸的声音。

    “七姐好大的派头,有了王后的赏赐,还不满足,竟然还想着开小差,我看你现在穿着打扮都快要越过八姐了,难怪第一天见面,众姐妹都将你和八姐认反了。”

    妣云罗闻声抬眼望去,只见走在前面的妣凰娥脚步一顿,面上闪过一丝难堪之色。

    小孩子在将近七岁的时候,已经会想事情了,渐渐拥有了自主的意识。

    从前两人在一起,吃穿用度大多相同,在学业上,妣云罗也远远不及她,仆妇们也多夸赞于她,妣凰娥从来没想过人还有美丑之分,也从不知道嫉妒是和滋味,直到那天母后将众位姐妹都叫到英裳台,她们第一眼见到七姐妣云罗,竟然将她认作嫡公主,并在一旁不停的奉承讨好。

    “八公主长的像小仙女一样,七公主纵使穿了和你一样的衣服,那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众人望着“妣云罗”嗤嗤的笑着,妣凰娥听着她们的奚落声,心里不是滋味,正恼恨不已,便听妣云罗淡淡道: “我才是七公主,八妹在那边。”

    大殿里一时雅雀无声,妣凰娥望着那些七嘴八舌的人顿时像鹧鸪一样缩着脑袋,心里一阵快意,但是望着妣云罗那张往日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她对比着其他人,渐渐发现了不同。

    她的鼻子眼睛嘴巴无意一精巧,她静静站立在众人中,却是最醒目的存在,别人之一眼扫过去,第一眼留意到的就是她。

    妣凰娥听妣芷兰再一次提起这件事,举目望着妣云罗那娇美的面孔,心里不由更加膈应。

    “七姐,这宫中每个人的吃穿用度皆按份例而来,就算我是嫡公主,也并无例外,你这样借母后的名义,唆使下人行贿,若是教父王知道了,又该说母后行事不公了。”

    妣凰娥与妣云罗淡淡处着,从未红过脸,此刻她摆出一副端正严明的态度,不知为何却有些心虚,感觉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却一时间想不通,只拿一双大眼怔怔地望着妣云罗。

    妣云罗见状微微哂笑了一声,接着便道:“八妹说得自然在理。但胥芷傅姆给的不过是打赏,并非行贿只意,并且我自来敬重母后,断不会给她抹黑…”

    妣云罗话还没说完,妣芷兰立马插话道:“如果你不是行贿,那为何司服嬷嬷会答应要先紧着你的衣服来做?”

    妣芷兰的话令妣凰娥瞬间醒过神来,绷着小脸,严肃望着司服嬷嬷道:“我母后任用你,对你多有信任,你竟然借职徇私,难道你是对自己的岁俸不满么?”

    “卑职不敢。”司服嬷嬷惶恐不已,心下大为懊悔。听闻王后与宓氏情同姐妹,待她的女儿七公主妣自己的女儿更甚,连大王赐给的名额都给了七公主,可是如今看来,却不过是表面功夫。

    司服嬷嬷寻思了一下,倒是没有将银子还回去,而是镇定道:“卑职听闻七公主的嬷嬷说她长了个子,以前的衣服穿着短了,这才才想着给她赶制几身秋衣。”

    “她衣服短了,就可以提前赶制,我的衣服旧了,怎么不见你们来给我量制一身,还不是七姐她仗着王后的名头,把自己当成嫡公主一样耍威风。” 妣芷兰声音尖细刺耳,不依不饶,听得妣云罗眉目一皱,不由冷冷瞪了她一眼道:“我所拥有的一切皆是母后的恩赐,你若有所不满,大可直接去找她。”

    “我…”妣芷兰被妣云罗一双寒眸吓的一颤,再加上她不过狐假虎威,哪里敢闹到王后面前,一时气势熄灭,呐呐不言。

    妣云罗虽然披着小孩子的壳子,但算上上一辈的年纪,怎么也是三十左右的年纪了,她上辈子不喜欢小孩子吵闹烦人,但依然觉得他们单纯可爱,可是如今见识了这古代的女孩,才知道那么小的孩子就已经会挑拨离间,争风吃醋。

    “八妹,这秋衣我也不做了,省得你以为我假借母后之名弄威做福。”妣云罗提了下自己才到脚踝的裙裾道:“不日我就要出宫,跟着郗佐傅求学,到时穿着这身去,我人小,被她们嘲笑是无所谓,但近来父王对母后多有不满,到时候教外人看了,以为母后苛待于我,岂不是更加坐实了母后不慈的名声。”

    妣凰娥会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想着妣云罗要出宫了,她日后同她不常见面,心里不舍,此刻在听妣云罗这样一说,当即慌了神。

    后宫里隐隐传出了父王要废后的传言,且那件事还是因为她不懂事引起,想起那日父王与母后大加争吵,她便不寒而栗,忙亲热地拉住妣云罗的手,连忙低声认错道:“七姐,是我不好,错怪你了。母后是因为我才被父王责罚,我一时情急,才会这样责怪于你。”

    “八妹平日便对姐姐多有照顾,我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便和你置气。”妣云罗笑道:“我只怕某些不坏好心的人挑唆,坏了我们姐妹情分。”

    妣云罗斜眼瞅了一下妣芷兰,亦有所指。

    “八姐,你别听她胡言,我不过是见不过她…”妣芷兰不由情急的反驳,反而有些欲盖弥彰,教妣凰娥听了愈发觉得自己被利用,于是便厌恶道:“你不必再说了。我和七姐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哪里容得你来置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