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8章
    妣云罗瞧了一出孩童版的宫斗戏,眸色渐渐变得幽深。

    原书中,妣芷兰与她的角色是互换过来的。妣芷兰的母亲就郑氏,她为了帮助王后铲除帝星,被识破后自杀而亡,而原本这样的结局是要落到宓氏身上的,并且被王后送去和女主拜郗哲为师的,也是妣芷兰。

    剧情似乎因为她的某些举动发生了改变,但似乎又变化不大。

    因为妣芷兰与妣云罗两人都是书中的恶毒女配。妣芷兰暗暗嫉妒妣云罗的美貌,妣云罗暗暗嫉妒她得了王后和八公主的欢心,因此两人之间互相对敌,不过在面对女主的时候,倒是团结一致,都不想让她好过。

    妣云罗那天将八公主应付了过去,没隔几日,王后便又赏赐了一堆东西下来,其中还有不少零用钱,并让嬷嬷传话,直夸她懂事,当然也少不了交代,命她仔细观察着妣水玥的一举一动,并及时报告给她。

    妣云罗自然恭敬无比地应了下来。

    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几日,等秋衣完成以后,女主妣水玥一个月的禁闭罚完,晋枭王便派侍从过来,替她搬东西。

    为了方便她们学习,她们会直接住到郗哲府上。

    妣云罗以为她会同女主一起过去,但没想到晋枭王只是派宦者高宥递了一块出宫令牌给她,侍卫便直接驾着车马将她送去郗府。

    就在妣云罗坐在马车内腹疑之时,郗府,公伯静指挥着下人,将西厢房的一间屋子收拾出来,此刻一青衣小女孩气鼓鼓地站在一旁看着。

    “玥儿,你七姐就要来了,以后你就有玩伴了,师娘怎么见你不开心呀?”

    妣水玥半个月前就缠着晋枭王,说要早早长大,为父君分忧,晋枭王一高兴,就允了她的心愿,提前将她送来了郗哲府上。

    她模样天真,性格机灵,嘴巴又甜,郗哲与公伯静一见便心生喜爱,如今见她老大不情愿的撅着小嘴,便不由逗她。

    “虽然她年长于我,可拜师讲究的是先来后到,等她来了,要管我叫师姐。” 妣云罗转了转眼珠,高扬着脑袋,神色透着几分桀骜,令公伯静忍俊不禁。

    “为长者可是要让着下面的人,就像你师兄子墨让着你一样,你以后有了什么好东西,可也要先紧着小师妹。”公伯静故意那话逗妣水玥,换了寻常的小孩子,早就上当了,但妣水玥却一本正经地摇头道:“师母,你这话说的可不全对,我还听人说,小辈要停长辈的话,等小师妹来了,我的好东西都给她,但是她必须听我的指挥。”

    妣水玥虽然嘴上这样讲,但心里却想:她有子墨师兄陪她玩就行了,那个七姐是宓氏的女儿,就是她害她变成女儿身,否则虞姬就不会满面愁苦,她亲娘也不会对她生疏,她一定像王后一样,是个又凶又坏的人。

    妣水玥心里有点排斥妣云罗,但从小都和仆妇玩在一起,并没有同龄玩伴,眼里便含了隐隐的期待。

    “师娘,听说你在宫里当女师,应该见过小师妹,她…” 妣水玥一口一个小师妹,公伯静见她霸道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不由满足她的好奇心道:“是一个很漂亮的公主,以后定然会引得很多男子竞相追逐。”

    “那师母你快说说,是玥儿好看,还是她好看?”妣水玥摇着公伯静的袖子,瓷白的小脸玉雪可爱,公伯静微微一笑道:“玥儿也好看。”

    妣水玥自来好盛胜,公伯静答案显然令她不太满意,于是她环顾了一周,跑进了下人正洒扫的屋子。此时,池砚拿了一束木槿花,正在剪枝,一支支插在桌上的花瓶里。

    “师兄,你说那天是七姐让你叫护卫来救的我,那你一定瞧清楚她长什么样了。” 妣水玥拦在池砚面前问道:“你说是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或许是那天被王后责难,池砚是唯一个出来为她说话的人,妣水玥对他十分亲近,同他无话不谈,池砚因为那天没能帮到她,男子汉的自尊本来就有点受挫,等她成了他的师妹,他便对她更加照顾,所以两人倒是两小无猜,好多事都共同分享,当然除了有一件事…

    “师妹,身为男子,不可以对女孩子评头论足。”池砚扳着一张小小的俊脸,耳根子却有些泛红,手指不由握紧了花枝。

    “师兄不告诉我就算,等她来了我就知道了。”妣水玥见池砚像个小老头一样,一点也不好玩,不过瞥到他手里拿着的花枝,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师兄,我来的时候,桌子上怎么没有放着花?”

    池砚呼吸一乱,局促道:“你…你来的时候,木槿花还没有开。”

    “哦。” 妣水玥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望着被池砚摆放得十分精致的花束,不由心喜道:“师兄,你剪得真好看,我房间里的花瓶也空着,你帮我的也插上。”

    “……” 池砚:“嗯。我让秋燕送到你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