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19章
    妣云罗坐着马车,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郗府门口,公伯静带着池砚和妣水玥迎在门口。

    “七公主,这马车太高,让奴婢抱你下来,免得摔了。”青鸢从马车上跳下来,为她掀开帘子,傅姆胥芷伸出双手去接,妣云罗静静地坐在里面,目光定定地望了她一瞬,胥芷被她幽幽的目光凝视着,手臂一颤,目光有些闪躲。

    “胥芷阿嬷,我看你心绪不宁,还是到一旁休息去吧。”妣云罗躬身起来,向着青鸢敞开怀抱。

    青鸢犹豫地望了胥芷一眼,却还是果断的将妣云罗给抱下了马车。

    妣云罗就着青鸢的力,待脚落到地上后,便立刻从她怀抱里脱离。

    “青鸢,把我让采莲准备好礼物拿出来。” 妣云罗寻着公伯静的方向走去,俯身一礼道:“云罗见过静女师。”

    “七公主不必多礼,你郗师傅进宫与大王商量事情去了,过一会儿就回来。”公伯静虚扶了妣云罗一下,并拉着她,面相池砚和妣水玥道:“等你行了拜师礼以后,这位就是你师兄,他叫池砚,字子墨,这位你或许应该认识,她是你九妹妣水玥,她…”

    公伯静本想按照长幼顺序来排,但是妣水玥却在一旁拼命给她使眼色,于是她微微咳嗽了一下道:“按照入门的早晚,你应该叫她一声师姐。”

    “师兄好。” 妣云罗将目光停在池砚脸上,对方眉目清朗,五官俊秀,可以想见以后确实有令少女疯狂的资本,不过还好,上辈子美颜盛世的男明星见过不少,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师…师妹好。”池砚被妣云罗盯得脸红,连忙俯下身一礼,将早已准好的礼物送到妣云罗手上。

    “谢谢师兄。”妣云罗接过池砚递过来的盒子,将其交给身边的仆从,又从青鸢手里拿过一个方盒,作为回礼送给池砚。

    两厢见礼完毕后,妣云罗又将目光移到妣水玥身上。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观看女主。

    她见她清秀的眉宇见透着一股倔强,倒是同书里描写的一样,没有偏差。

    “小师姐好。”妣云罗向着她点了点头。

    妣水玥对着妣云罗好看无比的面孔,愣了一下,不由尴尬在了原地。

    “我…我忘记准备见面礼了。”妣水玥向着池砚嗔怒的望了一眼,怪道:“师兄,你给小师妹准备礼物,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池砚垂着头,下巴都快杵到地上了,瓮声瓮气道:“嗯嗯,是我错了,下次我提醒你就是了。”

    “哼!”妣水玥冷哼一声,转过脸望着妣云罗,将胸脯一挺道:“我虽然没有给你准备礼物,但你现在是我小师妹了,我身为师姐,理应照顾你,等我回去以后,把我喜欢的东西统统都给你。”

    “谢谢师姐。”妣云罗亦回了一礼,从青鸢手里拿了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妣水玥。

    “这是什么呀?”妣水玥接过来,眼睛闪着好奇的光芒,很想将它立马打开,不过最后还是按捺住了。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公伯静见妣云罗带来的东西不少,赶忙将人往府里引。

    等到了西厢,便道:“这间房便是给公主准备的,你看看有何不舒适的地方,我让人给你换。”

    妣云罗环视了一周,目光在屋子内那一株木槿花上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

    “那七公主便好好休息。等到了晚膳的时刻,我再唤人来请你。”

    公伯静转身离开之后,胥芷立马上来将那瓶紫色的木槿花,连带着花瓶扔到了门口一侧。

    妣云罗对花粉并不过敏,但是怕一些带绒毛的植物,比如木槿花上的绒毛以及桃子毛等,她只要一沾上,就会发高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槿花的味道,妣云罗只感觉空气中都沾染了不少木槿花的绒毛,感觉头脑有些昏沉。

    “公主,这屋子不干不净,您还是到外面站着,等奴婢们打扫完了,您再进来。”青鸢赶紧将妣云罗拉出去,胥芷则一脸挑剔地站在屋子里。

    “我们七公主身娇肉贵,郗府准备的东西怎么这样粗糙,明显就是怠慢。”胥芷指挥这几个从宫里带来的仆从,将里面的东西,包括床单被褥,都全部换了一遍。

    青鸢在外面看着,气恨地跺了一下脚,不过被妣云罗冷眼呵斥住了。

    郗哲是有名的世家贵族,他家的房子自然不差,但是同宫里比起来,确实差了点,不过里面摆放的东西都十分精心,并没有怠慢的说法,并且她在宫里只让收拾衣服和带了一些银钱,何时让她们连被褥也带了。

    妣云罗勾唇一笑,心叹王后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她养歪。

    “胥芷嬷嬷,我看这地板这脏的狠,你不如一并给擦了,省得本公主没处落脚。”

    “还有你们几个,给我去把门窗廊柱墙壁都擦亮一点,不然这屋子逼仄阴暗,本公主住得不舒服。”

    “是。”胥芷的脸不由垮了下来,不过想到王后给的报酬,神色又振作了起来。

    妣云罗这些年活在一个死循环里。王后不断派人监视她,故意骄纵她,而她这不停地折腾这些下人们。

    她越折腾得狠,越造作,王后就越满意,而下人们渐渐养成了她一不折腾就不习惯的属性。

    妣云罗下巴微挑,以一种十分挑剔的目光望里面,而此时,就在她不远处,妣水玥将嘴里嚼着的妣云罗送的桃花酥呸呸吐到地上,然后将丫鬟秋燕抱在怀里的小木马等玩具也打落。

    “虚伪。”妣水玥暗暗骂了一句,目光瞥到被放到墙角的木槿花,当即冲了过去。

    “七姐,这花我瞧着十分好看,你不喜欢,我便拿走了。”

    自古宝剑赠英雄,鲜花配美人。妣云罗常听父王讲述那些慧眼识珠的故事,于是心里很神往那种君臣相得的场面。

    君王赐给名士壁玉,名士则应当爱惜羽毛。

    妣水玥觉得小师兄这花放在这里简直就是糟蹋,并且她以后再也不拿她当小师妹了,这个女人同王后一样品行不佳,不配她赠予壁玉。

    妣水玥没等妣云罗回应,就抱着花瓶往池砚所住的房间跑。

    “师兄,这花被丢到角落里,想来七姐他不喜欢,我看着可惜,就捡来物归原主了。” 妣水玥不意说别人的坏话,将东西放下后,见池砚望着花瓶,神色低落,不由展颜一笑道:“师兄,这木槿花开得这样好看,我瞧着甚是喜欢,你答应过要送我一盆,可别忘了。”

    一物不送二主,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重,池砚将停留在木槿花上的目光移回来,微微含笑道:“过段时间,菊花就开了,到时候我送你一盆。”

    “好呀,这样可比剪下来木槿花要放得长久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