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在别人的地盘上嫌三道四,更何况当时,妣云罗眼睛还扫到了几个在一旁帮忙的郗府下人,这样一来,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公孙伯静态度冷淡了下来,就不奇怪了。

    “七公主,寒舍简陋,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多多包涵。”公伯静脸上挂疏离的淡笑,妣云罗恍若未曾察觉一样,天真无邪道:“没关系,下人已经重新整理好了,虽然比不得宫里奢华,不过好在一样舒适。”

    七公主不过是个小孩,公伯静哪能跟她一般见识,遂引着她到一小方几旁坐下道:“公主初来驾到,鄙府的饭菜可能不合你口味,有劳您多担待。”

    “静女师不必客气,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我从来不担待。”妣云罗话一说完,立在她身后的胥芷便含蓄道:“我们王后对待七公主就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从小锦衣玉食,不曾让她受半分委屈,这性子养得有些娇…”

    “嗤——” 一声脆嫩的讥笑声响起,妣云罗闻声望去,只见妣水玥跪坐在她对面,面带嘲讽道:“七姐你娇生惯养,不好好在王宫里待着,何必跑到这儿来吃苦受难?”

    “小师姐这话有失偏颇。母后让我来,自然是跟着郗佐傅学习经国之学,日后能成为王兄的助力,至于吃苦受难…”妣云罗抿唇一笑道:“母后自来对我照顾有加,特允许我将所有的仆从都带出宫来,就连王宫的厨子给了两个,小师姐若哪天嘴馋了,师妹也是欢迎之至。”

    “哼!”妣水玥翻了一个白眼,拿起短匕(勺子)愤愤地吃着桌上的豆羹,然后向着公伯静甜甜一笑道:“师娘府上的东西可比王宫的东西好吃多了,有些人就是有眼无珠。”

    公伯静听了,宠爱地笑了笑,妣云罗抬着眼皮看了下,然后转了转眼眸道:“静女师,郗佐傅怎么没有来?”

    宫伯静:“大王和他商量要事,有时会倒很晚,今日不巧,他可能宿在了宫中。”

    “哦。”妣云罗没有再说话,她端起饭碗,拿起短匕,瞥见了餐几上的食物后,顿了一下。

    在这个时代,鱼肉算得上大富之家才能享用的美食。郗府以此来待客,自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在没有去腥的调料的前提下,这种味道她实在受不了。

    “公主,您的吃食向来精细无比,这桌子上的菜的鱼做的太腥,你定然吃不下,倒是这碗青菜豆腐尚能入眼,你先吃些垫着肚子,等会儿奴婢吩咐厨子做你喜欢的给你吃。”

    胥芷宠溺的话成功地引来了众人的瞩目,公伯静、池砚、妣水玥皆从不同的方向看过来,妣云罗迎着他们不赞赏的目光,将饭碗和短匕往矮几上一放,傲视着胥芷道:“什么叫尚能入眼,你不知道本公主在吃食上从来不愿将就么,你现在就让人去给我做。”

    “是是!奴婢现在就去。”

    七公主发起火来,会直接用匕首伤人,这些年来打杀的奴才不计其数,胥芷十分怵她发火的样子,此刻不由诚惶诚恐。

    “西厢那边的厨房今日刚准备好,很多食材都还没有,我再给七公主添两个人过去。”公伯静忽然开口,妣云罗也不客气:“那谢谢静女师了,这里我便不叨扰了。”

    妣云罗说完便起身一礼,接着便带着胥芷和青鸢走了。

    只留下几人面面相觑。

    “师娘,她走了正好,省得在这里挑三拣四,影响人食欲。”妣水玥愤愤不平道。

    “嗯,饭菜快冷了,大家快用膳吧。”公伯静瞅着九公主的背影,真的有点不敢想象她私底下的性子竟然是这样。

    妣云罗虽然走了,但被她们主仆一通搅合,三个人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池砚与妣水玥起身像公伯静行了一礼辞退,公伯静点头,望着池砚道: “子墨,我看你师傅近日不一定忙得过来,这段日子就由你带着两位师妹去垓下学宫听学。”

    “嗯,我一定会照看好两位师妹。” 池砚低垂下眼帘,掩住了眼里的情绪。

    公伯静以为他不情愿,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道:“七公主被王后宠得有些娇惯,您多照看着她些。水玥也是,七公主始终是你姐姐,你不可当面顶撞她。”

    “嘞—”妣水玥对着公伯静作了一个鬼脸,拖着池砚的袖子向外跑开。

    等走到了院子,妣水玥停下脚步,挑了下眉道:“我倒是要看看平日里王后给我七姐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竟然让她挑食成这样。”

    她的话里点满了火星子,池砚怕她和妣云罗吵起来,连忙劝道:“师傅临走前交了课业,现在已经不早了,等你写完,天就黑了,你早些睡觉,明日还要早起。”

    “那些字我早就学会了,不一会儿就能写完。”妣水玥眼珠子了一下,忽然凑近池砚道:“师兄,我七姐送了你什么礼物,是吃的么?”

    “不,不是。”池砚道:“是一只埙,上面刻着一只乌龟,还写着三个从未见过的字。”

    “哈~”妣水玥忽然笑道:“不会是王八蛋三个字吧。”

    “师妹,你不要胡说。”池砚有些窘迫,但是却没有否认妣水玥的猜测。

    “哎呀,我就是逗你,我七姐瞧着有些骄慢,但也不至于随意骂人。她给我送了一盒点心,宛若桃花一样,既好吃又好看,就连我在父王那儿都没又见到过,你说这王后的日子难不成过得比父王还奢华?”妣水玥若有所思道:“师兄,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么?反正我七姐说过欢迎的话,不如我们去看看?”

    池砚虽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不过七八岁,还有几分小孩子的玩性,纠结了一下,便忍不住好奇心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