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21章
    西厢房左侧间,妣云罗靠坐在软塌上,青鸢给她泡了一杯杏花茶,胥芷指挥着下人端上六七个菜,其中有梅菜扣肉,糯米莲藕、木槿砂仁豆腐汤、红豆酥…

    妣云罗喝了一口茶,青鸢便拿了一张小凳子过来给她坐。

    晋过地处南方,多湿气,但此时的人们无论年幼还是年长都跪坐在地上,因而不少人都患有风湿症,等年纪大了就会关节疼痛,晋枭王、王后、宓氏身上都有这样的症状,妣云罗本来就不喜欢跪坐,瞅见了这样的状况以后,便让下人坐了张凳子,能不跪的时候,坚决坐着或者躺着。

    妣云罗这个样子,胥芷瞧着于礼不合 ,但却不敢说什么,如今到现在已经见怪不怪。

    “七公主,今日才到郗府,好多食材都不全,这些菜同之前的口味差了些,您今晚先将就着用,明日奴婢再安排下人出去采买。”

    青鸢在一旁为妣云罗布菜,默默地看了一眼胥芷,然后对妣云罗道:“七公主,奴婢知道您不愿意出宫,可咱们毕竟已经出来了,还是客随主便的好…”

    妣云罗听了青鸢的话,侧过头来,面露不悦道:“谁说我不愿意出宫了。能为母后分忧,那是我的荣幸,青鸢你再出言无状,小心我叫人掌你的嘴。”

    “是是,奴婢再也不敢。”青鸢安静地垂下头来,妣云罗举着筷子,每个菜尝了几口,便放下筷子。

    “胥芷阿嬷,在吃食上,本公主向来不愿意将就,你既然知道要带厨子,怎么不连晚上做饭的食材也带过来。”妣云罗将桌子上的槿砂仁豆腐汤砰的一下扔到地上,然后指着那碎片散落的地方道:“谁敢让本公主过得有半点不舒服,本公主便让她难过千倍百倍。胥芷阿嬷,你去那边跪着吧。”

    “是。”胥芷跪在尖利的碎陶片上,不一会儿便脸色发白,额头冒着冷汗。

    “这小丫头片子嚣张什么,王后早晚要收拾她。”胥芷在心里暗骂,妣云罗淡淡扫了她一眼,心里有些畅快,嘴角隐隐勾起一个残酷的笑意,令青鸢看得不禁打了个寒颤。

    “公主,奴婢知错了,下次定然再也不会出现如此疏漏。”

    胥芷跪了不过半刻中,便忍不住痛哭求饶,

    “吵死了,来人,把她拖出去罚跪。”妣云罗神色不耐,脸上半分心软都没有,旁观的下人望着她那张娇艳可爱的脸,却好似面对着魔鬼一样,一个个胆战心惊,就连拖着胥芷出去,也轻手轻脚,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她。

    “青鸢,这些菜全部都撤下去吧,本公主没胃口。”妣云罗起身,走到软榻边,将采莲做的桃花酥拿起来吃,不一会儿便享受地眯起来眼睛。

    这厢妣云罗心情大好,而门外,胥芷苦不堪言,在宫里,还有八公主和王后会管制着七公主,可是到了宫外,胥芷想起七公主充满戾气的眼睛,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在水云台,阿母对待下人素来宽和,下人们也十分敬重她,七姐因为一点点吃食就这样肆意打骂奴婢,果然是王后一手教出来的。”妣水玥望着胥芷,忍不住可怜道:“这仆人我瞧着有些可怜,反正七姐也不在乎她,不如我向她讨要过来,免得被她打死。”

    胥芷在王后那里并不十分得用,如今怕自己还没回宫,便小命不保,此刻听了妣水玥的话,当即跪地祈求道:“九公主救救奴婢,奴婢愿意给你当牛做马。”

    青鸢指挥这下人将碗筷撤下,她一出门听到胥芷的话,当即怒道:“胥芷嬷嬷竟然胆敢背主,不配再跟在七公主身边,来人将她捆去柴房,明早发卖。”

    “不必了,叛我者死,拖出郗府,找个地方僻静的地方乱棍打死吧。”

    妣云罗的面目在月色下森冷异常,胥芷知道她眼里容不得沙子,当即扑向妣水玥,向抓住了浮木一样,求救道:“九公主您人小心善,求求你救救奴婢。”

    “七姐,这奴才也没犯什么大错,你何必要她性命?”妣水玥道。

    青鸢顺着劝说道:“是呀公主,胥芷嬷嬷生了背叛之心,自然不能留,咱们将她发卖便是,何苦让你的手沾染血腥。”

    妣云罗:“不,那样太便宜她了。至少也要把她手脚打断。”

    “七公主,你可听说过作茧自缚这句话。”池砚终于忍不住出声,眼里纠结着一股失望的情绪。

    “……”妣云罗扬起头道:“我还听过某国有个大臣,他对奴仆肆意打骂,一日敌军攻来,他的奴仆便趁他睡着了,将他给绑了献给敌军。师兄是觉得我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么?那这个奴仆就更加留不得了。”

    “既然公主已有决断,那池某便不干预了。”池砚转身就走,临走时轻轻拉扯了一下妣水玥的衣袖。

    “七姐,你的奴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干预了。”妣水玥领会过来,转身跟了上去。

    “把胥芷拖到郗府外面再打,免得弄脏了这里。” 妣云罗扬声吩咐,等那二人走远,她缓缓踱步道胥芷面前:“今日你背叛的可不仅仅是我,若教母后知道你竟然转投水云台那边,我想你的家人大概会因你的这一举动而掉了脑袋。”

    “我…我只是忍受不了七公主你的暴行,并没有背叛王后。”胥芷有些愤怒、又有些恐慌。

    “你若觉得没有背叛,抖什么。” 妣云罗闻言,轻笑一声,缓缓凑近道胥芷耳边轻语。

    “请七公主看在奴婢这些年对你照顾上,饶了奴婢的家人。”胥芷跪到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紧接着便被人拖了下去。

    胥芷刚被拖出郗府,池砚与妣水玥两人便提着一盏灯笼拦截了上来。

    “诸位,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这些钱你们拿着,等回去见了七公主,就说这个人已经被打死了。” 池砚从袖子中掏出一包银子,递给那几个侍卫,妣水玥赶忙道:“这个人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七姐面前,您们既能得了好处,又不用残害一条生命,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那好。”侍卫一想起公主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随便会去糊弄一下就过去,于是便欣喜的接下了银子。

    等那些侍卫离开后,妣水玥与池砚解下胥芷身上的绳子,将塞在他嘴里的白布扯开,胥芷当即痛哭流涕,跪到地上:“多些池小公子和九公主搭救,奴婢会做各种各样的吃食,求九公主收留。”

    “七姐送我的桃花酥是你做的么?”妣水玥问道。

    “是…是奴婢做的。”胥芷急忙道:“我还会做红豆糕、凤梨酥、栗子糖…”

    胥芷说的那些东西,妣水玥完全没听过,不由嘴馋地舔了舌头,然后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池砚道:“师兄,我们留下她吧。”

    妣水玥转了转眼珠道:“我那边就挨着七姐,很容易被人发现,不如就把她放到师兄你那边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