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22章
    年少的人心中总是充满了正义感,池砚与妣水玥救了人以后,两人都有些睡不着。

    妣水玥听晋枭王讲过许多故事,其中有一个就是将军辰好心救了一差点被主人打死的奴仆,那奴仆心存感激,最后刺客来袭的时候,为将军挡了一箭。

    晋枭王告诉她,不管为君为将都要有仁德,这样臣子和士兵们才会拥戴他,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她向来将晋枭王当做榜样。今天救了胥芷,感觉就像从暴君手中挽救了被欺压的臣子,胸中豪气万千,只觉得自己距离向往中那个人越来越近。

    渐渐地,她带着一丝微笑陷入了美梦中。

    恰在她入睡之后,池砚唤来的医者给胥芷包扎好了膝盖上的伤口。

    “七公主她平日里就是这样对下人非打即骂么?”池砚心怀惆怅得问道。

    他还记得那日站在杏花数下的女孩子,她容颜娇美,冷静地吩咐着下人,声音清澈动人。

    池砚怔了一下神,却没留意到被她问话的胥芷面色一变。

    经过今夜的事之后,她蓦然回想起那些被七公主处理掉的宫女,他们不是怠慢她,就是在背后说过她的坏话。

    “七…七公主她秉性不坏,就是吃不好,穿不好的时候,容易发脾气,今日都是奴婢不好,不该说出背主的话,否则跪一跪,等公主发了脾气,一切就过去了。”

    胥芷后悔不已,岂不知池砚听了她的话,愈发觉得妣云罗娇蛮不讲理。

    “胥芷嬷嬷,七公主她在吃穿住行上有哪些忌讳,又有什么偏爱”

    明日就要带着七公主一起去垓下学宫听课,池砚想着她娇惯的性子,赶紧提前做好功课,免得她大庭广众之下发作起来。

    “七公主她十分爱干净,不喜欢脏乱,喜欢安静,不喜欢喧闹,吃食方面,不喜欢用蒜炒过的蔬菜,不喜欢一切带腥味的肉类,不喜欢太甜、太油的食物,水果的话,尤其不喜欢带毛的桃子和杏,这两种水果下人都要洗过一二十回,等削了皮以后再端上去,还有…”胥芷想到今天盛放在桌子的木槿花,不由着重强调:“七公主尤其不喜欢木槿花。”

    池砚拿竹简记了整整一捆,等听到木槿花的时候,眸光不由一顿:“木槿花是我大晋的国花,七公主为何不喜?”

    “奴婢不知。”

    池砚从小便过目不忘,他摊开那整整一大卷竹简,看了一遍就牢牢记在了脑海里,不过等他躺在床上回思的时候,竟然发现一件可怖的事情,七公主她厌恶的东西数之不尽,但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几样。

    垓下学宫,这里主要是各大世家贵族子弟学习的地方。当下民风开放,这里也有不少贵族女子出去,不过相对而言,十分稀少。

    今天一大早,池砚命下人拿了一套简洁的裙裾送到妣云罗房里。

    依照昨晚的记录,他了解到她极其喜欢华丽的服饰,并且对穿着的布料要求极高,如果布料太粗糙,咯到她的皮肤,她就会命人把下人的双手给剁了。

    池砚忐忑地站在外面,这时妣水玥穿着一身寻常的葛布男装,徒然出现在他身后,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心神紧绷的池砚被吓了一跳,妣水玥见状嘻嘻笑了起来。

    “哈哈……”妣云罗换好衣服一出门,先听到女主宛如银铃一般的笑声,然后便见到池砚目含宠溺地与之相视一笑。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妣云罗脑海里闪现这八个字,脚步不由一顿。

    虽然白月光池砚没有与女主修成正果,但是夹在他们之间的男女炮灰下场可都十分凄惨,女的有妣氏三姐妹(妣凰娥,妣云罗、妣芷兰)、五大世家之女;男的有魏国太子魏子彦、公元皓、黎清远…

    这些男男女女,有的喜欢池砚,有的喜欢女主,还有因为喜欢的人喜欢着白月光池砚或者女主,因而对他们心怀敌意,所以死的很惨。

    妣云罗安安静静地立在原地,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外衣,里面的深衣露出一截绯色的衣领,整个风致嫣然,容色绝丽,只是面目尚未张开,还带了几分稚气。

    “小师妹,我们走吧。”池砚只看了一眼,便立马将目光错开。

    妣水玥鄙视的看了一眼,便走到前面,妣云罗同两人保持着两米的距离,缓缓跟在后面。

    近日,郗哲在晋枭王的支持下,展开了变法。这如同一刻石子投入了湖中一般,迅速掀起了波澜。

    池砚带着妣水玥与妣云罗进入这里的时候,妣云罗便听到人们三三两两的议论此事,她环视了一周,发现这些人年纪小的有四五岁,年纪大的有三四十岁。

    因为穿的这本书以春秋战国为背景,因而现在正是百家争鸣的时候,文化氛围极其自由,不管是年纪小还是年纪大,只要说得有理,其言论都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细数封建年代,那些变革大多和土地分不开。大晋由贵族世家组成,绝大多数的土地都掌握在他们手里,平民之占据了一小部分,郗哲第一件事就是想打破这种现状,不过一提出来,就遭到了激烈的反对,不仅其他世家,就连他所代表郗氏一族,都对他的这个举动十分不满。

    “郗佐傅实在太过急功近利了,那些农民没有耕牛,更用不起铁器,平白得了大片土地,仅凭一双手,根本种不过来,这岂不是会让良田荒芜。”公元皓道。

    “就是呀,我们世家大族为他们提供铁器和耕牛,他们帮我们耕种,等秋收的时候,再发他们岁租,这样岂不是两厢得宜,再说那些土地本就是我们买来的,断没有白白退还给他们的道理?”黎清远。

    “就是呀…就是…”

    整个垓下学宫响起一片反对之声,妣云罗默默听着,在心里斟酌着什么,这时候,池砚忽然向前迈步,走上前去说道:“黎兄,新政中并未说要将土地白给农人,而是采用钱财赎买的方式,您这样说,未免有些混淆视听。”

    “三百铜钱便能要赎回一亩地,这和白给有什么分别?”  黎清远用鼻孔出气道。

    “就是,三百铜钱也太低了,还不够当时买回来的钱,并且就算他们出的起钱,也要看我等愿不愿意卖。”公元皓向着池砚拱手道:“这买卖向来自愿,郗佐傅为国为民,推行新法,我等不反对,但也不能怂恿大王,进行强买强卖呀。”

    大晋多山地,平地特别少,还全部都掌握在世家大族手里,再加上如今铁制品才刚出现不久,并未完全普及,普通农人连青铜器都用不起,更别提拥有铁锄,因而并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要去开垦荒山,因为仅凭石制的镰刀和锄头,根本挖不下来。

    妣云罗想到这些,眼睛不由眯了起来,转过头来对着身边的青鸢轻声耳语。

    “七公主,奴婢的阿兄一定会办妥此事。”青鸢将食盒转交给妣云罗,便从人群中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