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23章
    妣云罗唇角淡淡勾起,闲闲地向着场中望去,发现辩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唯有民富才能国强,如今舍以小利,他日便能换得我大晋百年强盛…”池砚还在场中高谈阔论,女主也不知什么时候杀入了场中。

    “那些不愿出卖土地的人,不过是想养私兵,增强一己之利,根本没有为整个国家考量。”

    妣水玥时常被晋枭王待在身边,她曾经问过他:“父王,你是全天下最厉害的人,是不是所有人都要听你的?”

    “并非如此。”晋枭王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我许于世家权利地位,他们则为孤王养兵,征战沙场。”

    “那父王为什么不自己养兵呀?否则有一天他们得了权利,却不听你的话怎么办?”

    晋枭王并未回答,只叹了一口气道:“所以君王一定要在气势上镇得住他们,要有一颗英明睿智头脑,分得清哪些事情是为私,哪些事是为公,你太子哥哥他…唉!”

    妣水玥自幼将自己当做帝星,她想着这些,便觉得这些人目光尤其短浅,说话不由有些过激,因而辩论双方的人越吵越热,吐沫星子是溅,就差打起来了。

    妣云罗对这种无谓的争执并不感兴趣,一个人淡淡地站在一旁看热闹,然而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移到近前,将一把泛着寒光的刀抵在她腰间。

    “妣云罗,这辈子你休想再破坏我和玥儿的感情。”

    少年声音充满了仇恨与厌恶,妣云罗抬起头便望到了一副阴柔的面孔,并且在两人眸光对视上的时候,她在对方瞳孔中瞥到了与年龄不符合的沧桑。

    “你…你是谁?怎么尽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妣云罗瞥见对方眼角那颗泪痣,目光轻闪,面上却浮现出一丝惊慌。

    “妣云罗,你别跟我装蒜,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重活了过来,否则今天站在这里的就是十公主妣芷兰,而郑氏的下场本应该落到你母亲宓氏身上。” 魏子彦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住妣云罗的面部表情,只见对方嘴角忽然翘起,清澈的眼眸忽然变得暗沉,里面还有着对自己的鄙夷。

    “我想我们并没有冲突。你喜欢我九妹,我喜欢池砚。从前咱们便合作得十分愉快,这辈子你若想继续…”妣云罗轻慢的玩着手指甲,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有点紧张。

    魏子彦感觉自己被轻视,面上浮现一丝羞恼,不由将刀往妣云罗腰间送了半分:“你这毒妇,上辈子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我和玥儿怎么历经坎坷才走到一起,如若不是你为了和池砚在一起,给我下毒,我又如何会先走一步…”魏子彦心疼难挡道:“玥儿她孤儿寡母被留在魏国,还不知要被你这毒妇如何刁难。”

    妣云罗听了魏子彦的话,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牙齿有点酸道: “首先,你们历经坎坷,难道不是因为你无能?至于会被毒死,这不是还是说明你蠢你弱你无能,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至于孤儿寡母,我记得我九妹的孩子貌似不是你的,且他未来可是成了廖国的大王,至于你口中吃苦受难心尖痣…”妣云罗嗤笑一声,想到原著——女主虽然感激魏子彦对她的照顾,并且也深爱这她,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与池砚联手,蛊惑了嫁给了魏子彦的妣云罗,让给她给他投毒。

    魏子彦身为魏国国君,他意外中毒身亡之后,女主水玥带着自己在魏国为质的儿子,趁乱逃走,并在在途中遇到一羌国的王子,两人在草原上结了亲,还生了一个儿子,而池砚则借机攻打魏国,也就是这个时候,女配妣云罗为了救他而死,不过却没有收获半点怜悯。

    “可怜之人妣有可恨之处。”池砚说了这句话不久以后,便带着胜利的果实回到了大晋,并因此被封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晋相。

    他受封之后,便立马出使廖国,想要把心爱的女主拯救回来,无奈女主已经嫁给了草原王子,于是他只好失落而回。

    池砚一直默默等着女主,可是到大结局时,草原王子被廖威王杀死,女主重回廖国,儿子被立为太子,不过廖威王没过多久就病死了,于是女主成了廖太后,池砚再次出使廖国,表示愿意抛开一切与女主双宿双飞,不过被女主以放心不下儿子为由给拒绝了,不过没过几年,她又私底下和廖国的宰相走到了一起…

    女主她看似多情,但在妣云罗看来,不过是走肾不走心加物尽其用罢了。她目含怜悯地望着重活一世的魏国太子,冷道:“你不过是个被魏国抛弃的弃子,而我是大晋的公主,你在这里为质,不夹着尾巴做人,还敢拿刀对着我,你这是不想长大,还是想给大晋找到合理攻打魏国的理由。”

    妣云罗语气轻描淡写,却说得魏子彦脊背一寒。

    “我…我并非要要伤你,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魏子彦握紧了拳头,表情十分隐忍道:“上辈子的事咱们一笔勾销,我也不再记恨你,从此以后,你喜欢你的池砚,我守护我的玥儿,咱们各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

    “噗——”妣云罗听了魏子彦天真无比的话,忍不住扑哧一笑,心想“看来重生并不会让一个人长脑子。”,但面上却并无不可地挑了挑眉。

    “如你所愿。现在可以把刀撤走了吧!”

    魏子彦瞧着妣云罗那张趾高气扬的娇艳面孔,恨不得用刀划花,但迫于现实的情况,他却后长呼了一口气,将腰刀放下。

    这个毒妇睚眦必报,嫉妒成性,她必定不会放弃伤害玥儿,所以在回魏国之前,他一定要将其弄死。

    魏子彦眸光晦暗难辨,眼睛不时再妣云罗面上瞟过。

    这个女人上辈子时刻穿红着绿,打扮华丽妖艳,反倒让人忽视了她的长相,如今身着素衣,倒是显得面孔宛若盛开的桃花一样,娇美妍妍。

    “你的脸倒是比从前精巧了不少,看来花了不少功夫呀,就是不知道池砚会不会喜欢上?” 魏子彦想到妣云罗从前的德行,忍不住道:“男人虽然会为美色所迷惑,但那种人大多是昏庸之人,像池砚那种心怀大志的男子,更看重的是女子的才情,你多花点功夫学点本事,少花点时间拈酸吃醋…  ”

    “闭嘴!”妣云罗被对方的聒噪热得烦不胜烦,不由冷道:“你是鸭子投胎来的么。”

    “你…”魏子彦气结,忍不住想要发作,耳旁忽然响起了晨钟被敲响的浑厚之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