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男主黑月光 26入v公告
    这边,妣云罗说是去买东西,但其实在门口等到青鸢回来,便直接回了郗府,并火速换了衣服,拿了令牌,回宫去。

    魏子彦一年前便入大晋为质了,他上辈子被女配妣云罗下毒弄死,不可能什么也不做,而妣云罗猜他若是要下手,肯定会从宓氏这里找突破口,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得回去一趟。

    *

    秋露台,宓氏正为妣云罗出宫的事情,感觉呼吸轻快了不少。

    这些年,妣云罗虽然被送去了王后那边,但却宓氏却感觉自己无时无刻不活在她的监视下,尤其是采莲和季芜,她们两人仿佛那丫头的眼睛一样,无时无刻不盯着她,一旦她有什么异动,便立马去打小报告,并且,就连她交予季芜保管的令牌,也早早就被那丫头收走了。

    如今里里外外的人,她都调度不得,宓氏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些梗塞,再加上最近晋枭王因为变法的事,身体越急越差,她不由得有些惶恐起来。

    这些年她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王后不停的遇到麻烦,才会有她的用处,然而若是晋枭王死了,太子继承了王位,那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顾忌,她很有可能借殉葬为由,把她们这些碍眼的存在给处理掉。

    宓氏虽然对妣云罗又敬又怕,但这些年她已经养成了一种意识,只要内心稍有不安或者遇上坏事,她第一个想起的必然是妣云罗。

    “采莲,你说罗儿她能不能把福气分点给大王,庇佑他长命百岁?”

    宓氏的话,听在采莲耳朵里,有些刺耳,不由在心里为七公主难受。

    这些年,她通过季巫医的口中知道,福娲的福气是有限的,如果用尽了,就会变成普通人一样。

    宓氏她虽然是七公主的亲娘,但却只知道索取,而晋枭王尽管是七公主的父君,但却从来未曾关注过她,七公主凭什么要把福气分给他们。

    采莲想到这些,忽然愤懑不道:“七公主的福气这些年已经被你用了那么多,为什么你这个当母亲的,不想着给她自己留点?”

    “我…”宓氏面上难堪了一下,不过立马便被采莲不敬的态度惹恼:“采莲,你这个小贱蹄子,罗儿是我的女儿,我让她做什么,是我的事,何时轮得到你来置喙,给我滚出去。”

    宓氏气急败坏地怒吼着。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直接将采莲这个小蹄子给打死,可也不知道罗儿分给了采莲多少福气,她这些年,竟然渐渐会做很多精致的吃食,还会许许多多奇怪的方法,让她的脸保持年轻。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宓氏只觉得整个大殿的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她,令她烦不胜烦,于是在采莲退出去后,她把其他人也赶到了外面。

    不过却有一个人未曾离开,反而还讨好的笑着给她沏了一杯茶。

    “宓妃娘娘,这是小的家长带来的药茶,有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不比采莲做的差,你尝一杯,消消气。”

    “嗯。”宓氏听说是美容茶,没有多想便接过来喝了下去,接着便在靠塌上小栖。

    她睡着睡着,便感觉到有些燥意,等她不耐地睁开困顿的眼,便隐隐约约见到了晋枭王的脸,他身上带着一点酒气,急不可耐地向她扑来。

    “大王…”宓氏惊呼一声,却带着欣喜,半推半就地缠了上去。

    *

    黄昏之时,当妣云罗踏入秋露台时,她一路上竟然一个下人都没有见着,整个前宫殿清冷得不同寻常。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妣云罗直觉有事,两忙抬起脚步向着主殿走去,青鸢跟在后面,眉目间也添了一抹凝重。

    “美人,美人,给孤亲一个……”

    “唔…啊——”

    妣云罗与青鸢才靠近便听到一阵令人耳红心跳的□□声。

    那女人声音有些尖细,有些变调,但妣云罗一下子就听出那是宓氏的声音。

    “七公主,大王在里面,我们还是在外面等一会儿吧。”青鸢十五岁,该懂的都懂了,于是脸红地侧身拦住了妣云罗。

    妣云罗被青鸢一挡,脚步踟蹰了一下,这时,耳边又传来了男子浑厚的□□。

    “美人,孤厉不厉害呀…嗯…”

    这人声音咋听上去像晋枭王,可是却要年轻上许多,妣云罗一听,心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青鸢的面色也刷的一下变白。

    在这个宫里,能自称孤的人,除了大王,便是太子了。

    “七公主,走,咱们赶紧出宫,就当做什么也没看见。”青鸢颤抖着拉紧妣云罗的双手,将她往回拽。

    宓氏氏大王的人,太子竟然连自己父王的女人也敢睡,青鸢怕她们贸然撞破这等丑事,会被杀人灭口。

    “青鸢,你给我放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妣云罗把出腰间的羊角匕抵在青鸢的手臂上,脸上闪过前所未有的愤怒之色。

    上辈子,她因为生下是女儿,便被父母抛弃在路边,后来被一对善良的夫妻捡回去,当做独女来抚养,等后来成才之后,亲生父母又找了上来,说是家里太穷,迫不得已…

    妣云罗想到这里,眼里便抑制不住闪过一阵阴霾,如今这辈子宓氏是她亲生母亲,但却比与那对穷苦的夫妻比起来,却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正当她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法宝了。

    妣云罗对着青鸢冷哼一声道:“放手。”

    妣云罗声音里充满了杀意,手里握着的匕首也隐隐将青鸢的胳膊划伤。

    “七公主,你现在不能去呀?”青鸢依旧死死地箍住妣云罗。

    妣云罗没想到青鸢竟然这样衷心,心里的怒气消散了一点,便将手里的匕首移开,无奈道:“我阿娘素来忌怕王后,她还没胆子与太子苟合,这其中必然有问题,此时我若不阻止,只怕待会有人就要带着人来捉奸了。”

    青鸢闻言,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难想象,这恐怕是有人想对付太子和王后。

    青鸢一松开手,妣云罗连忙向内跑去。

    大殿里面,宓氏与太子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太子处在上方,面色通红,妣云罗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大股酒气,宓氏处在下方,娇喘连连。

    “宓氏,你是活腻了么?”妣云罗扬起手中的匕首,向着宓氏走去,宓氏听到妣云罗的声音,吓得一颤,神志忽然清醒了一些。

    “罗儿,罗儿你怎么在这里,我和你父王…你快些出去。”宓氏脸红了一下,不过待瞥见身躯上方之人的时候,她立马被吓得魂不附体 ,双腿不由夹紧,蜷缩起来。

    她无意识的一动,正好让服用了助兴药的太子晟尝到快感,登时猛得向前一挺,释放在了宓氏的身体里。

    宓氏双腿抽搐了几下,神情惊恐中又透着点欢愉。

    妣云罗望着着污秽不堪的一面,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你若是要命就赶紧把人给我推开。” 妣云罗怒吼了一声,上前将匕首抵在宓氏脖子上。

    那冰凉的触感令宓氏打了个冷颤,连忙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太子晟推开。

    “美人,别跑呀,孤还要…”宓氏刚挣脱开来,太子晟有立马缠了过来,青鸢赶紧凑过去拦住他。

    “怎么换了一个小美人,嘿嘿…”太子晟抱住青鸢,就去闻她的脖子。

    青鸢被太子吻了,又羞又恼,不过瞥了一眼太子雄壮的躯体,她忽然面色一动。

    “七公主,只怕不一会儿就有人会来,你赶紧带着宓姬娘娘去唤衣服,这里…这里就交给奴婢。”

    青鸢面色红到了极点,但眼睛却绽放出前所未有的亮光。

    妣云罗闻言,诧异地挑了一下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青鸢,你今日所做,本公主一定会记在心里。” 妣云罗扬唇一笑,赶紧指挥这宓氏将地上散落的衣服全部拾好。

    “赶紧滚去把你这一身痕迹处理掉。”妣云罗嫌恶地瞥了一眼宓氏,宓氏满面羞愧的抱着自己的衣服赶往内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