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第一章都是我的错
    姜美凤又梦到了小闺女回门的那一天。

    桌上是那年月难得的佳肴美食,伴着小闺女羞涩娇娇的表情,让姜美凤在心底叹息又心疼。

    这孩子啊,可人疼得紧。

    多少年了?她的娇女儿,坟头上的草恐怕都已经快一人高了。黄泉的路上,也不知老头子有没有护着这个老闺女,那孩子曾是老头子和她最疼的心头宝。

    想到这里,姜美凤习惯的捂住了传来阵阵刺痛的胸口,忍着那一阵阵的疼,她咬着牙看向梦境里的其他人。

    桌上的菜肴很快就被围在桌上的人食得一片狼籍,大儿子那个白眼狼还装着一副孝子贤孙的虚伪德行,二儿子还是顶着那副蠢得让人不忍直视的傻脸,伴着二儿媳平静中带着几许恨意看向自己的眼神,她怀里,瘦瘦弱弱的小孙女儿似乎还在发出猫叫一般的哼唧声。

    那是她的乖囡,还没有被她这个老糊涂伤害到,一副小婴儿的娇气样。

    那孩子和她姑姑一样乖巧,比她姑姑还要懂事,却落得那样的下场。姜美凤每每想起,只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大的岁数,都是老天让自己更受折磨的。

    她在意的,关心的人,无一不用各种方法离开了她。无奈的,故意的,失望的,无法预料的。人生太多的意外,人总是在失去了才去后悔。

    一如她。

    心脏一如往常那般突然针刺一般的痛了起来,痛得姜美凤猛得瞪大眼睛醒了过来,眼前那灰暗的房梁还有着常年没有打扫的积尘,房里阴暗的光线一如她做梦前。

    还没有死吗?明明那么痛了。

    姜美凤茫然的捂着胸口,熟悉的疼痛浸袭着她,伴着这股刺痛,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大儿媳那张憨厚的脸伴着阴狠的眼神,让人一望生厌。

    “还没死呢?妈,你说你也真是让人厌烦,人啊,活太大年纪啊就不是什么福气,你看看我公公,多顺儿女的心思,摔一跤,人就去了,不用伺侯不用麻烦儿女的,你说妈你怎么就这么不会看眼色呢?”

    大儿媳李华彻底的抛去了唬弄人的那副老实人的面孔,那阴狠恶毒的眼神和如同吐毒一般的语言,让姜美凤又气又恨。

    她当年真的是个睁眼瞎啊!怎么就给大儿子娶了这么个毒妇?

    “妈,这里这么脏又臭的,你非让我进来,你不会自己端进来啊。”

    大孙子顾宝刚一脸的不耐,跟在她母亲的身后走进来,把手里的盆子往地上一丢,先用手捂住了鼻子。

    “真是的,这里味道真恶心。”

    “好儿子,没事了,你出去玩吧。”

    李华一脸的笑,看着自家的儿子眼睛里的宠溺都能溢出来。

    二十七八的大小子,点了点头不耐的扭头捂着鼻子快步走了,那模样简直是对这屋子嫌弃的不行。

    姜美凤惨笑。

    也对,她瘫了足足的快三年了,她瘫了多久,这屋里就多久没人收拾,可不臭了吗?她又不能动,身上都躺烂了,那股味道,她自己都受不了,更不要说娇生惯养的大孙子了。

    “娘,你看,咱家这里啊,马上就要搬迁啦,听说是被开发商买下来的。您说说,我家那一个房子能得多少钱?娘你这房子虽然破啊,可是架不住它地方大,倒能值不少。

    你大孙子就不用说了,娶的媳妇争气,一进门就生了个带把的,你二孙媳妇眼瞅着也要生了,你三孙子也马上要结婚了,哪哪都是用钱的,你自己占着这房子也没啥用,就给你孙子留点钱花吧。”

    李华笑吟吟的说着,走到顾宝刚丢的盆旁边,那里,一盆炭木灰突突的,李华轻手轻脚的点着了,端着盆,放到了姜美凤的床边。

    “娘你看,你媳妇也算孝顺了,这大冷天的,还给你烧炭用,你啊,就安心的去吧,别再给子子孙孙添麻烦了。”

    说着,李华还把姜美凤放置在床边的一个破缸子一倾,水流了出来,一滴滴的滴到了炭上,姜美凤却像没看到一样,只是紧紧捂住了胸口。

    李华不以为意,从那个短命的死丫头死了后,这老太婆就一直是这副鬼样子,她扭头把房里所有窗子一关,又出了门,把门掩得紧紧的。

    呼吸间仿佛带着一股子热度,姜美凤的双眼紧紧盯着那乌突突的房梁,心里想着的却是逝去离开的亲人。

    老二是挺蠢的,可那个傻子孝顺,最听她的话,她说一那傻小子不敢说二,若不是因为小囡囡,那老二也不会早早的去了。

    二媳妇挺孝顺的,可是动了人家身上掉下的肉,做娘的又怎么会原谅她这个婆婆,不然也不会在老二死了后就回了娘家再没有回来。

    还有她的老头子,要不是她一意孤行,老头子也不会因为着急一头栽倒撞到了石磨上,就这样一句话也没留就去了。

    她的小女儿,被那个狼心狗肺的家伙骗得那么惨,一尸两命啊!

    最可怜的,是她的小乖囡了。

    明明她这个奶奶害得她那样惨,可是在最后,却是这个傻孩子咬着牙来照顾她,说什么替她爹尽孝,说她爹死前说了,放心不下她这个娘。

    结果,这样善良乖巧的孩子,被那群惦记着家产的畜生们就那样逼死了。

    现在,终于轮到了她了。

    咽喉处仿佛有无形的手在掐着,姜美凤脸颊潮红呼吸困难,心脏那里,疼痛已经不止从前那般,变得更加的剧烈。姜美凤并没有挣扎,让自己带着这种深刻的痛带着愧疚带着后悔带着几分解脱的绝望深深的闭上眼。

    孩子们,老头子,我来了,我来为自己的罪过恕罪了。

    如果可以,不要原谅我。

    都是我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